羅馬尼亞不只有吸血鬼,還有富裕女巫

羅馬尼亞不只有吸血鬼,還有富裕女巫。

 

  位處東歐的羅馬尼亞不只是吸血鬼傳說「德古拉伯爵」弗拉德三世(Vlad al III-lea Ţepeş)的故鄉,還盛產許多號稱能預見未來的女巫。儘管大多數的羅馬尼亞人信奉東正教,但迷信在這裡也同樣廣為流傳。當地報紙經常可看見女巫招攬生意的廣告,表示自己能為你排解疑難雜症和預見你的未來。

 

  雖然《聖經》不允許占卜和算命,並認為是褻瀆上帝的行為;然而,在羅馬尼亞算命本身就是一種須繳稅的正當職業。羅馬尼亞政府甚至在幾年前頒布法令對女巫進行制度化管理,她們不但要具備開業執照,還得向顧客開具發票和繳稅給國家。

 

女巫瑪麗亞‧卡皮納坐在金色的沙發座椅上。

 

  從小就著迷於神秘學事物的斯洛伐克攝影師露西亞‧塞克科娃(Lucia Sekerková),在去年透過伊拉斯謨計劃(Erasmus Programme)以交換學生的身份來到神秘且擁有豐富民間傳說的羅馬尼亞,並打算用鏡頭記錄女巫的神祕世界。塞克科娃在網路上找到了許多女巫的地址和聯絡方式,雖然大多數女巫會要求金錢回報且願意議價,每次會面的價格通常介於二十至五十歐元之間,但這對塞克科娃來說是筆昂貴的支出。

 

  在經過幾天的搜索和討價還價後,她找到了自詡為「算命女王」的女巫瑪麗亞‧卡皮納(Maria Câmpina)願意與她達成協議拍攝照片。塞克科娃稱自己是一間斯洛伐克報社的記者(比較容易說服對方),並承諾讓她的故事登上報紙版面,換取無償與她會面和拍攝系列作品的機會,而瑪麗亞的照片後來也被斯洛伐克的週報《SME》刊登。

 

浮誇的金色座椅、大尺寸的平面電視,以及金碧輝煌的裝潢擺設。

 

  對塞克科娃來說,與女巫打交道最難的部分在於說服她們誠實以對。或許是職業性質的關係,女巫們通常會誇大自己的故事和經歷塑造出良好的形象;此外,她們的住處也會極盡所能地展現財富,包括浮誇的金色座椅、大尺寸的平面電視,以及金碧輝煌的裝潢擺設。

 

  當然,塞克科娃也順便測試了她們的算命功力。女巫的算命方法有很多,包括撲克牌、看星相、聽鳥鳴叫的聲音、觀察雷鳴閃電、或者用數字和顏色等包羅萬象的花招。她們給出的建議也不盡相同,有些是積極正面而有些則為消極負面的意見,但這些建議都有一個共同點:極為簡短且非常普通。

 

  例如,一名女巫告訴塞克科娃會在一年內結婚,並且養育三個孩子。但她來到羅馬尼亞已經一年多的時間,卻沒有任何一項「預言」發生;還有一個奇怪的女巫走到塞克科娃身旁扯她的頭髮說:「凡接近你的人必死無疑。」幸好,這則詭異的預言同樣沒有應驗。

 

蘇妮塔預言塞克科娃的生活中將出現重大轉折,並告訴她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

 

  東歐地區的女巫大多數為羅姆人(Roma,即為俗稱的吉普賽人),算命在羅姆文化中也是一門古老的生意:它不僅是羅姆婦女唯一被允許練習的生意,也是在其社群中贏得尊重和獲取成功的唯一途徑。羅姆少女直到成年以前,都會被母親、阿姨或是祖母教導如何算命,因此女巫們也經常自稱其巫術為「祖傳秘方」。

 

  塞克科娃沉浸於這項拍攝計劃,不只是因為她拍攝了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受尊敬的女巫,她也對這些女性用古老的民族儀式,成功建立現代化的商業模式感到敬佩。塞克科娃說:「她們的傳統習俗與過去完全一樣,改變的是人們看待她們的眼光。」

 

塞蓮娜正在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女巫。她仍在高中念書,但同時也向阿姨學習算命。

 

女巫經常用點蠟燭的方式「打開心眼」,接著再施展咒語或預知未來。

 

女巫拉薇塔告訴塞克科娃說,她能看見她微笑背後的悲傷。

 

「魔法靈藥」也是女巫文化中的重要物品。

 

伊凡娜告訴塞克科娃說,她的前男友希望附合,而她愛的人很快就要死了。

 

號稱能預見未來的水晶球。

 

圖片出處:Lucia Sekerkova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