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家預見戰爭了嗎?江戶川亂步×丸尾末廣《芋蟲》

 

江戶川亂步×丸尾末廣《芋蟲》中文版書封。

 

 

  日本推理大師江戶川亂步極度崇拜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因此將筆名取為諧音的「Edogawa Ranpo」。很自然的,他留下來的作品除了推理之外,更多是呈現人性陰暗面的驚悚小說。

 

  稍有涉獵的讀者都應該對〈人間椅子〉印象深刻,但提起另一篇小說〈芋蟲〉,則不免會想到2011年翻拍的電影《慾蟲(キャタピラー)》。電影版刻意把時空平移到二戰跟中國,呈現的是導演若松孝二自己的後見之明,事實上江戶川亂步發表〈芋蟲〉時是1929年,距離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還有十年之久,他在小說中想像的戰爭其實發生在俄國,靈感很明顯的是來自於先前的日俄戰爭,是這場戰爭讓日本真正開始有了強國的自我意識。

 

  回到小說本身,〈芋蟲〉是一篇殘酷得驚人、獵奇得讓人不敢逼視卻又目不轉睛的故事。軍人之妻時子無法生育,領養的孩子又夭折,她的悲痛遭到丈夫須永中尉嗤之以鼻。然而一趟往西伯利亞的戰役,讓夫妻之間的強弱平衡奇妙的扭轉,須永成了無法聽、無法說、四肢截斷的廢人,血親無不避之惟恐不及,只有時子的照料跟微薄的撫卹金能夠讓他活下去。

 

  而時子在不見天日的漫長照顧中,取得了自己的「樂趣」。儘管須永聽不到,但她卻持續一邊嘲笑他,一邊照顧他,並且瘋狂的與他做愛。為了維持丈夫活著,時子盡心盡力,但卻不能說這不是一種自虐般的報復。為了報復這個男人之前的冷漠跟鄙視,她盡可能地把他當成性玩具;但沒有一技之長,更沒有娘家可以依靠的時子,似乎也沒有離開這個選項。〈芋蟲〉給人的恐懼感與〈人間椅子〉是異曲同工的,尊卑高下的壓力、無處可逃的封閉感,將人變成了怪物。

 

  在丸尾末廣的描繪下,江戶川亂步將近一百年前的黑色預言,變成了更加濡濕、色彩撩亂、彷彿有氣味的作品。這個版本的《芋蟲》沒有寺島忍,沒有打算對軍國主義說教,既不左派也不唯美,任何意義上都不美,但卻更真實,更像是江戶川亂步當初寫下來的樣子。

 

  那時候是1929年,數年前發生了關東大地震,日本正面臨一場日後稱為「昭和金融恐慌」的經濟不景氣危機。在經濟蕭條之下,原本縮減的軍備後來又擴增了。1931年,日本進軍中國東北。1939年,二戰爆發,〈芋蟲〉被禁。

 

  大作家應該預見了什麼,在空氣中,這個國家正在變化。像是時鐘在轉動一樣,隱隱約約的,災難即將臨頭。然後他在想,到底這場名為國家的災難中,「人」是什麼東西。

 

 

 

 

 

書籍資訊

書名:《芋蟲》芋虫

作者:江戶川亂步(原作)、丸尾末廣(繪)

出版: 臉譜

日期:2016

[TAAZE] [博客來]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