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靜一靜:徐四金《夏先生的故事》

 

 

 

  「沒有人不認識夏先生,因為夏先生總是在路上。從清晨到深夜,夏先生都在這一帶行走⋯⋯」徐四金的《夏先生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回述自己童年的過往,在記憶裡曾經有一個人的人生道路和他的人生道路有過交會,而那個人就是夏先生。

 

  雖說大家都認識夏先生,但卻沒有人真正地瞭解關於他的一切,只曉得他從早到晚在路上不停走著,一天要走上十二、十四甚至是十六個小時。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而走,要走去哪,什麼時候才會停。夏先生從不和人交談,就算開口也像是自言自語,令人無法聽清楚他說的話。

 

  至於主角是個喜歡爬樹的小孩,因為樹上很安靜,不會有人去煩他,只有風聲和寬闊的視野。更重要的是,爬樹是飛翔很好的替代品,當人長大變得很重的時候就飛不起來了,但爬樹卻可以是一輩子的事。

 

  有一天,下起一場暴風雨,甚至降下了冰雹,主角和爸爸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夏先生,爸爸想載夏先生回家,但夏先生只說了一句:「讓我靜一靜,別再煩我!」爸爸說:「這個人徹底瘋了。」

 

  然後又有一天,當主角因為生氣,因為體悟到整個世界的卑鄙和不公平,還有它的惡毒和下流,他決定要報復這個世界,他想到的方法就是從樹上往下跳,就在那時他看到躺在樹下的夏先生,發出痛苦的呻吟,那是一種哀求的呻吟,彷彿一個飽受折磨的病人,得不到解脫和平靜。

 

  最後一次,主角在湖邊看見了夏先生,他沒有出聲打擾夏先生,因為那次他在樹上聽到的呻吟聲,那句夏先生在大雨中說的話:「讓我靜一靜,別再煩我!」讓他保持了沈默。

 

  夏先生為什麼要一直不停地走著,是什麼原因驅使了他?他生病了嗎?就像主角的媽媽說的,他得了幽閉恐懼症,或是像主角的姊姊說的,他要不斷地走,是因為不想讓人看見他停下來時抽搐的樣子,還是如同爸爸說的,他瘋了?主角說夏先生好像是想躲避敵人的埋伏,彷彿一停下來就會被敵人追上,而那個敵人是死亡。我想這些可能都是真的,也可能都是假的,又或者半真半假?畢竟所有的人都只用自己的想法來詮釋夏先生的舉動,但是有兩件事應該可以確定,第一,夏先生不快樂,因為他在雨中那瞪大的雙眼,表現出恐懼,還有在森林中的哀嘆,顯露出痛苦;第二,夏先生需要靜一靜,我想他需要的是一種內心的平靜,一種不需要再一直走動的平靜,而他找不到他要的這種平靜,所以只好一直走一直找。

 

《夏先生的故事》德文版書封。

 

  會不會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像夏先生一樣,想停卻停不下來,找不到內心的平靜,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一直這麼趕,就好像主角說的:總是有壓力,感到進退兩難,時間永遠不夠,老是有人拿著鐘在催促你,叫你做這做那,總是無法不受干擾。這時候的你會不會也想像夏先生那樣說出:「讓我靜一靜,別再煩我」?

 

  又或者不是別人的命令,而是自己的內心有一個聲音一再出現,它可能在說:「不能停下來,停下來就輸了,會被別人超越」、「快點多賺點錢,才能買更多東西」、「玩手機、瀏覽臉書、還有上傳照片、再回個訊息⋯⋯」喧囂忙碌,善變快速多工,追求效率和績效,我們或許不像夏先生一樣不斷地的走,但我們又何嘗停過?無法忍受寂寞和無聊,迫使人們把時間都填滿,過多的活動和過度的刺激,把人變得精疲力竭和神經衰弱,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會突然驚覺,我們其實離爸爸口中所說的:「徹底瘋了」沒有多遠?

 

  矛盾的是,我們看起來好像隨心所欲地做每一件事,事實上卻被內心的焦躁和外在的刺激給制約,必須立即做出反應,就像夏先生要一直動個不停,雖然在動但一點都不自由。或許夏先生說的那句:「讓我靜一靜,別再煩我!」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吧,為了要鬆開對自我的束縛。

 

 

 

書籍資訊

書名:《夏先生的故事》Die Geschichte von Herrn Sommer

作者:徐四金(Patrick Süskind)

出版:商周

日期:2017

[TAAZE] [博客來]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