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禮物》:我和我的冠軍外甥女

《天才的禮物》男主角法蘭克依妹妹遺願接下養育外甥女瑪莉的責任。

 

  《天才的禮物》原文片名:Gifted,意思是「有天賦的」。而這個單字源於Gift,既是禮物、也是天賦,於是中文片名藉文字遊戲巧妙地結合了兩者,迸發出對於電影想傳遞的訊息能一言以蔽之的總括,可以說是言簡意賅,卻也語意未明。

 

  如果作為一名天才(當然是非選擇性的)是上天給的一份禮物,你會欣然接受並樂於貼起這樣的標籤嗎?你能心甘情願地服從其他「凡人」所說的「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的道理嗎?開門見山地說,扶養一名天才兒童(child prodigy),究竟應該讓其接受超前學齡但符合天資的菁英教育,徹底開發天賦領域的潛能;抑或是捍衛她童年的純真與快樂,使其學習融入同儕並自在生活呢?

 

數學神童瑪莉就讀公立小學,過著單純平凡的童年。

 

  《天才的禮物》男主角法蘭克依妹妹遺願接下養育外甥女瑪莉的責任,一方面客觀地遵從妹妹所求,讓數學神童瑪莉就讀公立小學,過著單純平凡的童年;另一方面也主觀地恪守這個原則,極力避免瑪莉像她母親那樣一生困結於數學殿堂裡難解的迴圈,望穿了知識高塔的天窗卻望不穿自己的心門。

 

  而我們可以從法蘭克母親的出現漸漸知悉法蘭克妹妹的遭遇,所謂天才不過也是乘載著家長厚望的一葉小舟,在汪洋無邊的大海裡慌亂摸索自己的價值,一開始會奮力破浪,最終被暗礁磨得失了魂魄。這時候父母的管控與安排,仍只是為了孩子好嗎?還是摻入了自己能夠引以為傲的私利,並用為大眾謀福祉來包裝這個動機?也可能法蘭克的母親因為受教育的背景與未竟的目標,是真切盼望後輩能完成造福全人類的遠大任務?而現在這位已然失去女兒的外婆,竟不怕重蹈覆轍地執意介入外孫女瑪莉的人生選擇。

 

天才神童也不過是個平凡的孩子罷了。

 

  電影看到這裡,觀眾不禁被引導至排斥、反對外婆的立場,卻又心中暗自對於外婆主張的社會通念萌生些許認同感。於是我們也感到罪惡了,愧疚於以一個不痛不癢的旁人角度評判舅舅與外婆的見地孰優孰劣,更令人不捨的是,在這座未知且無解的因果迷宮裡,真正的當事人瑪莉卻是沒有話語權的,她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可能是舅舅的成全、外婆的堅持、律師的策略、法官的定論,而種種聲音中,沒有她的裁量空間。

 

  電影中經常切入數學的素材,使觀眾接觸這個相對陌生的領域時感受到距離。而瑪莉的母親終其一生致力欲解開的「納維-斯托克斯方程」(Navier-Stokes equations),是美國克雷數學研究所在2000年提出的七個千禧年大獎難題之一,這個方程式的難解,不正是孩童教育的複雜,最貼切的隱喻嗎? 這也是法蘭克何以數度透露自己的糾結的緣故,因為連他也沒有把握怎樣才是對外甥女最好的決定,甚至可能沒有「最好的」決定的存在呢?

 

在漫威宇宙中飾演肩負拯救世界重任的美國隊長,由他道出只是希望瑪莉「to be a kid」的渺小心願。

 

  《天才的禮物》最值得一看的是它的精緻,導演馬克‧偉柏(Marc Webb)營造出自然的溫暖氛圍,也在衝突場面時置入手持運鏡增添臨場感。愛玩乒乓球的獨眼貓咪弗雷與瑪莉的獨特性如影隨形,貓咪被丟棄即象徵了她童趣被剝奪的悲鳴。橘暖夕陽下的剪影,法蘭克任瑪莉恣意像隻小猴子般在自己身上攀爬,沒有任何一刻會比這幀畫面使你更認清這個天才神童也不過是個平凡的孩子罷了!

 

  克里斯伊凡(Chris Evans)在漫威宇宙中飾演肩負拯救世界重任的美國隊長,由他道出只是希望瑪莉「to be a kid」的渺小心願,是多麼誠摯地為不凡者責無旁貸的原罪傾訴出解脫。而將瑪莉一角詮釋地淋漓盡致的麥肯娜‧葛瑞斯(Mckenna Grace),其演技天賦有目共睹,惟看過她上節目的談吐、坐姿、眼神和應對,你可能也會心疼這是另一個因天資與環境而早熟世故的天才童星。

 

  回歸現實,有多少家長像《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裡的父親一樣,傾盡望子女成龍鳳的全力要把孩子推到自己未能企及的高度,如果達至某個領域的冠軍寶座則真是夢寐以求。就算我們不是天才兒童,也都很可能經歷過在才藝班、補習班計算著童年的歲月,一句「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推波助瀾,扼殺了多少順應本能發展的初苗,我想,這也是《天才的禮物》丟給世人再思考的另一個命題吧。

 

 

電影資訊

《天才的禮物》(Gifted)-Marc Webb,2017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