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線時孤獨,離線時不安:雪莉‧特克《在一起孤獨》

 

人是很脆弱的,和機器人交往的美好很難令人抗拒。

 

  雪莉‧特克在她的作品《在一起孤獨》中探究科技如何改變人與人相處的模式,和親密關係的建立,藉著思索這些問題的同時也思考人的本質。

 

第一部 機器人時代:孤獨感,新的親密關係

 

  雪莉‧特克一方面從機器人的發展,另一方面從網路的連線,檢視科技如何重新定義了親密和孤獨之間的界線。書中提到許多設計用來陪伴以及人類互動的科技產品,例如:菲比、乖寶貝、愛寶還有巴洛。作者把這些產品帶到學校和安養中心,觀察孩子和老人對它(他?)們的反應。這些受測者到最後都喜歡上它們,認為它們「夠像有生命」。人們覺得和機器人在一起很安心,它們會無條件的接受人類,而我們卻不需要付出所有,這樣的關係既可靠又可預測,有所不滿的時候,只要關機重來就好,一切都能掌控。

 

  人是很脆弱的,和機器人交往的美好很難令人抗拒,因為誰沒有在投入感情時受過傷,又有誰沒有試圖在建立一段關係時受到拒絕?每個人可能都曾想過,為何想找到一個能看見我的特別之處,一個能真心愛我的人會這麼難。但當我們願意把陪伴、友情甚至是愛情全都交付給機器時,我們又會失去些什麼?作者認為機器人的關懹和愛,全都是預先設定好的「表演」,「模擬的思想或許是思想,但模擬的感覺不是感覺,模擬的愛絕對不是愛。」

 

  我們所愛過的人和那些愛過我們的人,使我們成為現在的我們,如果我們願意去接受一段全部都預定好的關係,那麼我們不會再成長,我們會失去了「可能性」,因為我們被侷限在一個封閉的世界裡。如果只有接受卻沒有付出,我們終將會失去愛的能力,和機器人之間的關係其實是依戀也可以說是自戀,那不是互相的,而是單方面的。一份「真實」的愛就是會有開心有難過,也包含責任和負擔。一個「完美機器人伴侶」就像一場十分美好的夢,但夢終究不是現實,機器人可以對我們表演栩栩如生的愛是一回事,但欺騙自己那是真實就是把自己從人降格成機器了。

 

第二部 網路世代:親密感,新的孤獨方式

 

青少年甚至害怕講電話,因為那會透露出太多的情緒。

 

  全天候網路生活的經驗似乎已成為現代人的生活方式,永不斷線的連結看似令人們更親密,實際上卻加深了心裡的孤獨。作者訪談了許多青少年,研究他們使用網路的狀況。面談結果顯露出受訪者對於網路生活矛盾的感受。他們喜歡時時刻刻的連結,卻也同時對這感到焦慮。他們覺得失去隱私,卻又享受被注目的感覺。他們花很多的時間在線上建立自己的檔案,希望展現出討人喜歡的樣子,用即時通和人互動的時間多於面對面的相處。脫離了電子裝置,有很多人不知道怎麼和他人溝通,他們不懂得察言觀色,也失去了同理心,分不清楚虛擬和真實的界線。青少年甚至害怕講電話,因為那會透露出太多的情緒,而講電話所要求的專注,他們無法給予。這些人同時也要跟連線裝置爭奪父母和朋友的關注,他們渴望的親密接觸彷彿遙不可及。

 

  許多人覺得自己沈溺在網路上無法自拔,卻不能忍受斷線時的不安。網路連線應該要讓人更自由,但反而把人束縛住,再也找不到可以離線的理由,川流不息的電子通訊使人沒有喘息的時刻,它們要求被立即回應,在數位生活中不被干擾的時刻難以獲得。

 

  網路和科技的發展是無法回頭的列車,人們也很難不藉由它們的幫助來生活,但我們可以有更大的選擇權,也應該可以自己決定要如何來應用它們。仰賴科技並不是問題,問題是人們沒有思考科技會破壞什麼或使人喪失什麼。作者說:「我們陷入麻煩不是因為發明,而是以為發明能解決一切。」若是受夠了在臉書上表演的壓力,那麼離開它一、兩天也不會使人失去太多,與其把時間用來追蹤別人的動態,關注自己的真實人生會是一項更好的投資。在喧囂的數位生活中,或許我們需要的只是一處可以讓心靈平靜的淨土,能讓人在充分享受過孤獨之後恢復活力重新面對世界的紛亂。

 

 

《在一起孤獨》中文版書封。

 

 

 

書名:《在一起孤獨:科技拉近了彼此距離,卻讓我們害怕親密交流?》 Alone Together: Why We Expect More from Technology and Less from Each Other

作者: 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

出版:時報出版

日期:2017

[TAAZE] [博客來]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