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人看世界比較準

「憂鬱現實主義」假說認為,憂鬱的人的想法並非過度負面,而是他們更能看清世界和現實的真相。

 

  你經常憂鬱嗎?奇怪的是,這可能代表你比別人更能看清世界和判斷現實。憂鬱症在美國非常普遍,根據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2015年的數據指出,美國有1600多萬人(約佔6.7%人口)受憂鬱症影響,這是否意味著90%以上的人是戴著玫瑰色眼鏡,過於樂觀的過日子呢?

 

  某些心理學研究似乎支持這種說法。一般人處在沮喪憂鬱的狀態時,往往傾向於用樂觀的妄想來填補悲傷,而「憂鬱現實主義」(Depressive realism)假說則認為,憂鬱的人的想法並非過度負面,而是他們更能看清世界和現實的真相。

 

  「憂鬱現實主義」的想法最初是由心理學教授蘿倫‧阿洛伊(Lauren Alloy)和琳恩‧艾布拉姆森(Lyn Yvonne Abramson)在1979年發表的論文提出。他們找來憂鬱和非憂鬱的受試者,來評估他們在危急時刻的反應程度。研究結果發現,憂鬱的受試者判斷緊急程度的準確度較好,而非憂鬱的受試者則太容易屈從於錯覺,還認為自己判斷的更好(實際上他們高估了自己)。

 

憂鬱的人可能剛好缺乏關鍵的樂觀思維(幫助人們度過傷痛、毫無道理的壞事和死亡)因此更能看清事物本質,但我們知道現實往往非常殘酷。

 

  《憂鬱現實主義》(Depressive Realism)一書的作者、雪菲爾哈倫大學榮譽教授科林‧費瑟姆(Colin Feltham)表示:「憂鬱現實主義被許多人認為是有成效的假說,但並非所有心理學家都認同它。」費瑟姆認為,憂鬱現實主義可能與其他心理學理論有關,例如恐懼管理理論:該理論認為人性實際上與自我欺騙脫不了關係,當人們意識到自己處在危難情況時(例如死亡)將不可避免地陷入焦慮之中,而為了緩解焦慮和出於生存本能,大腦會主動採取防禦機制--透過自我肯定的方式,例如說服自己活在這個世界有其意義。簡單來說,大多數人都活在自我欺騙的幻覺中,而也許只有那些容易感到憂鬱的人才不太容易被假象騙到。

 

  費瑟姆指出:「事實上,部分心理學家承認自我欺騙對幸福而言是必要的存在。」憂鬱的人可能剛好缺乏關鍵的樂觀思維(幫助人們度過傷痛、毫無道理的壞事和死亡),因此更能看清事物本質,但我們知道現實往往非常殘酷。

 

  那麼哪種人最有可能經歷憂鬱現實主義呢? 費瑟姆認為最有可能是「內向」、「男性」和「高智商」族群,而且經常發生在輕度憂鬱症患者身上。相比之下,患有重度憂鬱症的人則可能過度地扭曲現實,反而沒有看清世界。

 

假如憂鬱現實主義最後被證明為真,那麼認知治療真的幫助患者更準確地看待現實嗎?還是只是為患者戴上另一副玫瑰色眼鏡而已?

 

  當然如上述所說,並非每個人都相信憂鬱現實主義的影響。紐約艾德菲大學的心理學家麥可‧摩爾(Michael T. Moore)綜合了75項包含7000多名受試者的憂鬱現實主義的相關研究,他分析後歸結說:「這些研究肯定得出了某種結論,但這些所謂的證據只不過是限縮在非常小的特殊條件範圍之內,就像壞掉的時鐘一天總會準時兩次。」

 

  摩爾相信不是因為憂鬱使人看清世界,而是這些研究的可控條件導致人為的實驗結果:「這些研究不一定意味能應用在廣泛的人群中,它們只是在非常限縮的實驗條件下看起來很準而已。」摩爾強調,目前還不知道如果將假說擴及到更廣泛的群體是否也能得到同樣結果,而現階段相關研究的同質性都太高,這也是為何憂鬱現實主義至今還沒有定論。摩爾還指出這是一項重要的心理學課題,因為它可能對人類如何預防和治療憂鬱症有著重大影響。

 

  目前治療憂鬱症的主流方式是透過「認知治療」,憂鬱症患者往往只願記住消極負面的事,而沒有察覺到其他積極美好的部分。認知治療則被認為有助於改變患者,使他們能更全面和更現實的看待事物,從而幫助患者的想法變得更好。

 

  但是,假如憂鬱現實主義最後被證明為真,那麼又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認知治療真的是幫助患者更準確地看待現實嗎?還是只是為患者戴上另一副玫瑰色眼鏡而已?因此,儘管研究結果讓我們有理由相信,確實有某些輕度憂鬱的個體看待世界的表現更好,但是否能適用所有人仍有待觀察。

 

 

圖片出處

Boudewijn Berends@flickrPaul Sahner@flickrlauren rushing@flickr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