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孩不容易被診斷為自閉症患者?

自閉症男孩之所以比女孩多,是因為女孩的症狀往往比男孩更不明顯,她們更「擅長」隱藏自閉症。

 

  每年有許多男孩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但女孩卻很少。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數據顯示,自閉症男孩比女孩多出4.5倍。單從數據來看,會以為男孩好像更容易受到自閉症困擾,但現在有一些證據表明,自閉症的性別差距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大。

 

  芝加哥若許大學醫學中心的精神科醫生路易斯‧克勞斯(Louis Kraus)博士認為,數據上自閉症男孩之所以比女孩多,是因為女孩的症狀往往比男孩更不明顯,她們更「擅長」隱藏自閉症。

 

  克勞斯博士:「女孩傾向於參與社交,並嘗試融入成為團體的一份子。而男孩則往往傾向於孤立自己。」這種差異使自閉症男孩更可能在早期被發現;相反地,女孩更難被診斷出來,或是因為症狀不明顯而被忽略。克勞斯表示,這意味著女孩往往沒有得到早期介入的幫助。

 

現年八歲的自閉症女孩 Poppy,過去一年她幾乎每個星期都試圖自殺。

 

  自閉症光譜(ASD)是一種複雜的發展障礙,常見特徵包括重複性強迫行為、對社交互動缺乏興趣、很少或不與人眼神接觸,目前仍沒有判斷自閉症的醫療檢驗方法,只能藉由醫生觀察孩子的行為和發展情況來診斷。實務上經常將自閉症患者分為低功能與高功能二種:低功能自閉症多數缺乏語言能力,自閉傾向明顯且學習能力較差;高功能自閉症則剛好相反,但在語言理解、表達能力、人際互動關係方面仍有困難,而亞斯伯格症和高功能自閉症皆屬「廣泛性發展障礙」也被列入自閉症的範疇。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兒童與成人神經發展門診的臨床主任亞曼達‧古斯魯德(Amanda Gulsrud)表明,男孩更容易表現侵略性、格格不入的情緒,而女孩似乎擁有所謂的「社交迷彩」,她們會自動壓抑自己的古怪,盡力變成社會期待的樣子。

 

  古斯魯德致力為校園的自閉症兒童開發介入手段,目前一部分介入措施是基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研究人員進行的早期研究,這項研究觀察了自閉症的男孩和女孩在學校操場上與同儕的互動情形。古斯魯德表示,從研究結果能明顯地看出男孩與女孩的明顯差異:當其他男孩在操場上一起運動時,自閉症男孩往往孤立在群體的周圍和角落,或者躲在樹木背後;而自閉症女孩則沒有那麼明顯,她們會靠近其他女孩讓自己好像與群體有所聯繫,但實際上並沒有產生真正的互動。古斯魯德說:「她們沒有進行深入、有意義的對話或交流。」

 

女孩似乎擁有所謂的「社交迷彩」,她們會自動壓抑自己的古怪,盡力變成社會期待的樣子。

 

  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的心理學家瑪里斯拉‧韋爾塔(Marisela Huerta)表示,自閉症女孩通常很安靜,表現出「很合群」的感覺。韋爾塔是一項自閉症臨床調查的共同作者,該調查比較了自閉症男性與女性的症狀嚴重程度。調查結果指出,其中70%的自閉症症狀有明顯的性別差異:男孩更可能表現出重複性的強迫行為、固執堅定的興趣且不太參與社交行為;女孩則更傾向於嘗試言語和社交互動,至少在年輕的時候如此。這可能是為什麼家長和老師經常沒有發現自閉症女孩,或者評估時忽略的主要原因。

 

  精神科醫生克勞斯說,自閉症的其中一種特徵為強迫行為的傾向,而女孩和男孩在這方面又出現了差異。例如自閉症男孩可能癡迷於石頭之類的東西,不管多重還是把它放到背包裡,並且無止盡地談論它們。克勞斯說:「這種固執的堅持使他們抽身遠離社會,但女孩的著迷傾向似乎沒有將她們排除在社會發展之外。例如自閉症女孩可能會蒐集貝殼,但這種行為被認為是「說得通且文化上可接受的行為。」

 

  著有《Odd Girl Out》的作家和記者蘿拉‧詹姆斯(Laura James),就是一位直到45歲時才被診斷出自閉症的女性。當她被診斷出自閉症後回想過去,才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行為與大多數人不同。例如一群女孩在操場開心聊天時,她卻只是站在旁邊;考試時呆坐在座位上哭泣,甚至寫不出自己的名字;在夜裡望向一群走出酒吧的女性談天說地,很想知道這是什麼感覺;辦公室天花板的燈泡嗡嗡作響時,卻沒有聽見桌前響著的電話鈴聲;或是週末早上研究一個特別感興趣的事物,回過神時發現已經晚上七點,自己卻還穿著睡衣整天沒有進食。這些孤獨或古怪的經歷,直到四十年後她才得到解釋。

 

著有《Odd Girl Out》的蘿拉直到成年才被診斷出自閉症,過去那些孤獨或古怪的經歷直到四十年後終於得到解釋。

 

  科學家正試圖更深入了解自閉症光譜中的性別差異,喬治華盛頓大學自閉症和神經發展障礙研究所所長、兒童心理學家凱文‧佩利雷(Kevin Pelphrey)是兩個自閉症兒童的父親,而他領導一項關於自閉症女孩的研究,將焦點放在遺傳基因、腦部功能和童年及青春期行為方面。

 

  初步的研究結果表明,自閉症女孩和男孩的大腦有所差異。根據大腦成像顯示,自閉症女孩處理社交訊息的大腦區域似乎沒有受到太多干擾,因此女孩更可能明白社會對她們的期望,即使自己並不能完全滿足他們。佩利雷說:「這很可能變成女孩的壓力來源。」

 

  克勞斯博士指出,自閉症延誤診斷對所有兒童將造成傷害,研究結果顯示越早診斷與越早開始介入,其效果也比較好。

 

 

圖片出處

GuardianMirrorLance Neilson@flickr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