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內,情慾之外──《羅丹:上帝之手》(Rodin)

「我不想迎合這世界,我只呈現真實。」

 

  為紀念羅丹逝世一百周年,Jacques Doillon所拍攝的,以文森林頓(Vincent Lindon)所飾演的羅丹(Rodin)視角切入,從1880年40歲的羅丹首度接受法國政府委託,創作取材自但丁《神曲》的《地獄之門》談起。此時,羅丹與卡蜜兒(Camille Claudel)間是師徒兼協力打造《地獄之門》系列裸像的好搭檔,藉由對話間表現羅丹對於肉體張力及生命韌度有很深的追求,以及擔當助手的卡蜜兒自身的雕塑才華也對羅丹造成不小的影響。

 

 

  談到羅丹藝術作品於電影中的展現,自羅丹耗費三十七年才完成的《地獄之門》(1880-1917),為官方單位創作的《加萊義民》(Els burgesos de Calais),以學生兼情人卡蜜兒為模特兒的《達那伊德》(La Danaïde),和最末討論最多、也是羅丹爭議性最大的作品《巴爾扎克》(Honoré de Balzac)等等,私毫不馬虎的以不同詮釋方式呈現一整個創作的歷程。片中交代《巴爾扎克》,從爭議時羅丹所言:「我不想迎合這世界,我只呈現真實。」到藝術圈連署支持,最末羅丹還是妥協再重塑一座雕像,將大眾覺得粗糙、醜惡、裸露、生活化的真實,用塊厚重的睡袍將之全數包裹起來。

 

蘿絲也曾是羅丹的模特兒,身為農家女孩的她,有著結實健壯的身軀,符合羅丹對強韌生命力的喜愛。

 

  無可避免地在談論到羅丹鬼斧神工的作品背後,提及這段創作的全盛時期,不免會回到糾結他生命中最難分難解的堅實情感:羅丹與他的天才學生卡蜜兒刻骨愛戀於此時期轟烈展開。但在談論卡蜜兒之前,事實上,羅丹早已有胼手相伴多年的合夥人蘿絲(Rose Beuret),兩人育有一子。她於羅丹生命中扮演相當複雜的角色,儘管在此部電影中蘿絲被卡蜜兒貶為女傭,但蘿絲也曾是羅丹的模特兒,身為農家女孩的她,有著結實健壯的身軀,符合羅丹對強韌生命力的喜愛,且蘿絲也扮演著維繫羅丹生活所需的重要幫手。從羅丹早期的雕刻作品中,不難見到兩人緊密的關係。

 

  卡蜜兒的出現讓三人陷入空前的情感衝突,卻也締造羅丹前所未有的創作巔峰。三人間複雜微妙的關係運行下,導演以一段羅丹和蘿絲似親暱似疏離的室內追逐來表現,那樣揪住、拉扯、掙扎、脫離,再去追求的過程相當有意思。回到談論羅丹與卡蜜兒,在此片之前,1988年Bruno Nuytten也曾以兩人間的故事拍攝《羅丹的情人》(Camille Claudel)從卡蜜兒視角說故事,這使得很多人對羅丹的印象變得惡劣。而後還有以卡蜜兒晚年為主軸,由Bruno Dumont拍攝的《最後的卡蜜兒》(Camille Claudel 1915),儘管全片以卡蜜兒與弟弟保羅書信往來和診斷紀錄去改編,並沒有要做什麼道德批判,但接續在《羅丹的情人》之後,仍促使觀眾面對到羅丹與卡蜜兒的關係,餘下情慾和那些分開後遺留下的負面效應。

 

法國歌手Izïa Higelin飾演的卡蜜兒。

 

  然而,《羅丹:上帝之手》又開啟不同於前者的切入角度,主要是由羅丹出發,訴說他與卡蜜兒間的關係,於此不同前者,少了許多卡蜜兒自身苦痛掙扎,多了許多紀載中羅丹為她持續提供協助的部分,但也許這些正是卡蜜兒後來崩潰,覺得自己好似一輩子脫離不了羅丹掌控的原因。畢竟,是以紀念羅丹為主軸的電影,卡蜜兒於此主要扮演著靈感泉源的角色,穿插於片中各個細微之處。先是從師徒、工作夥伴、創作謬思及生活支柱,再到情人、伴侶,最終走到末路。兩人間情感刻劃細膩而唯美,儘管仍少不了肉體情慾的交融,實則更著重在美好戀情的描繪。換個角度想,如若沒有這樣的段落,也許很難想像《達那伊德》(La Danaïde)那柔軟細膩的女體線條是如何被形塑的。

 

  回顧羅丹作品中以卡蜜兒為題材者還真不少,可想見羅丹對卡蜜兒用情至深,也更凸顯這段戀情的悲劇性。電影耗費龐大的篇幅在剖析兩人間的複雜關聯,好比說兩人分手後,羅丹仍持續對卡蜜兒工作室經濟援助,卡蜜兒明白自己永遠逃離不了羅丹標籤,無論她的作品再好、她再怎麼努力,使得後續兩人產生出巨大的嫌隙,種種負面描寫收放得宜。藉由羅丹參觀卡蜜兒的雕塑作品展覽之所見所感,表現失去摯愛的悲傷惋惜,從卡蜜兒雕塑作品《華爾滋》(The Waltz)表達兩人共舞取不到平衡、《乞求》(L'Implorante)與《成熟》(L'Age mur)似對負心者的哀求、控訴。於此,羅丹也以卡蜜兒的形象做《告別》(L'Adieu),僅有頭部與雙手,雙手指尖隱約遮住雙唇,欲說還休。電影以作品傳遞出的意象,為最末兩人從熱戀走向末路的無可奈何做了最佳註解。

 

 

電影資訊

《羅丹:上帝之手》(Rodin)- Jacques Doillon,2017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