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士‧貝利:19世紀前鋒醫學家,以及他是女人

直到貝利博士去世後,清洗遺體的女僕才發現「他」其實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女性」。

 

  1865年,英國外科醫生詹姆士‧貝利博士(James Barry)去世時造成社會不小的轟動,所有資料都顯示出貝利豐富多彩的一生:他是一位著名的軍事外科醫生,並被拔擢為軍隊最高的醫療職位「軍醫院總監」,服役範圍遍及整個大英帝國領土。他的脾氣也是出了名地暴躁,不但曾與上司爭吵、跟同袍進行決鬥,甚至還斥責過南丁格爾(Norwegian Nightingale)。他以古怪的性格聞名軍隊,是一名奉行人道主義的醫生、熱誠的公共衛生改革者、滴酒不沾的禁酒者和素食者,而且還喜歡帶著小動物旅行。

 

  但是,上述事蹟皆與他死後引起的爭議毫無關聯。直到貝利博士去世後,清洗遺體的女僕才發現「他」其實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女性」,而且腹部還有生過孩子的妊娠紋。貝利的真實性別震驚了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社會,從不知名的小報記者到大作家狄更斯都對這樁離奇的事件做出評論:小報猜測她其實是喬治三世的私生女,狄更斯則在一篇題為《一樁懸疑故事》的文章裡探究此事。

 

  在女性被禁止接受大多數正規教育和允許行醫的時代,貝利巧妙地逃過愛丁堡大學、英國皇家外科醫學院和英國軍隊的法眼,成為英國第一位女性醫師。正如《愛爾蘭時報》對新出版的傳記《貝利博士》(Dr James Barry)所下的評論:「作為詹姆士‧貝利的她度過了大膽前衛的一生:英國第一位成為醫生的女性;第一位在非洲成功執行剖腹產手術的醫生;醫院改革和改善衛生的先驅;第一位在英國軍隊官拜將軍級別的女性(由維多利亞女王簽署的貝利委員會至今仍然存在)。」

 

貝利精明地謊報真實年齡,以解釋自己沒有鬍子的下巴和嬌小體格。繪於約1813至1816年間。

 

  貝利的真實身分其實非常平凡,退休外科醫生麥克‧杜‧普雷茲(Michael du Preez)與傳記作者傑瑞米‧德龍菲爾德(Jeremy Dronfield)合著的《貝利博士》新傳記與1958年伊莎貝爾‧雷的第一本貝利博士傳記的推測相符,經過研究追查新的文獻產生了無可辯駁的證據,表明貝利博士的真實身分為1790年出生於愛爾蘭科克的瑪格麗特‧波克利(Margaret Bulkley)。

 

  瑪格麗特是一位愛爾蘭零售商的女兒,其叔叔為著名的愛爾蘭藝術家詹姆士‧貝利(James Barry)。她的青少年時期充滿艱辛和悲劇,父親因欠債入獄多年,十幾歲時還遭到一名家族成員強姦,被迫生下孩子。但十八歲時的瑪格麗特已經長成聰慧成熟的女孩,她嚴厲譴責那揮霍無度的哥哥說:「如果我不是女孩,我會成為一名軍人!」結果次年,她還真的走向了這條不太可能實現的夢想之路。

 

  瑪格麗特受到精神導師和監護人、委內瑞拉籍將軍法蘭斯科‧米蘭達(Francisco Miranda,與瑪格麗特的叔叔貝利交情深厚,並幫助她保守性別秘密)的鼓勵,脫下裙裝穿上馬褲,取了已故藝術家叔叔詹姆士‧貝利的名字,從姪女轉變成姪子身分,並運用叔叔留下的一小筆財產,前往愛丁堡大學就讀醫學院。她精明地謊報真實年齡,以解釋自己沒有鬍子的下巴和嬌小體格。

 

詹姆士‧貝利博士,攝於1840年代末。

 

  貝利擅長結交朋友,而這些貴人也經常幫助他擺脫困境。當校方懷疑貝利的年紀太輕(身材矮小、聲音清脆、皮膚細膩和光滑)試圖阻止他參加考試時,巴肯伯爵出面干預。貝利於22歲拿到醫學學位,當時人們懷疑他其實只有12歲。而在通過英國皇家外科醫學院的考試後,貝利報考了軍隊的助理外科醫生,但軍隊指揮官也懷疑他只是個未成年的小男孩,這時巴肯伯爵不得不再次介入,協助他順利進入軍中。

 

  貝利的軍旅生涯遍及整個大英帝國,他先在南非開普敦的殖民地服役12年,積累足夠的資歷後,最終負責當地所有的軍事醫療事務,接著前往西印度群島、地中海和加拿大等地服役。貝利也是一名技術高超的外科醫生,他成功在非洲執行首次剖腹生產,並大力抨擊當局對營房、監獄和收容所管理不善,承諾改革衛生條件,而無論病人貧或富、是殖民者或是奴隸,他皆一視同仁對待。

 

貝利博士與管家約翰,攝於1862年牙買加。

 

  當貝利去世後,許多人紛紛跳出來宣稱早已猜疑他其實是女性,有些人甚至聲稱親眼目睹過直接證據。但事實上在他有生之年中,很少有人懷疑他的真實身份。在瑞秋‧福爾摩斯2002年撰寫的傳記裡,曾提出貝利是雙性人的可能性:她根據貝利在愛丁堡大學撰寫的疝氣論文,推測他出生時可能具有男性和女性特徵,從小以女性撫養長大,成人後才選擇以男性身份生活。但普雷茲和德龍菲爾德則駁斥了這種觀點,並認為貝利決定以男性身份生活「動機更多是出於追求志向,而非身份認同」。

 

  也許當初簽署貝利死亡證明的醫生所言甚是:「不管貝利究竟是男還是女,這都不關我的事。」貝利博士不該只因聳人聽聞的性別問題被世人銘記,而是她致力於改善英國士兵及平民健康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參考資料

Dr James Barry: A Woman Ahead of Her Time》-Michael du Preez、Jeremy Dronfield,2016

 

 

圖片出處:Wikipedia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