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情深》:一廂情願愛上你

 

任何奇幻故事,因為背景設定不是現實世界,為了說服觀眾,奇幻故事裡的角色的行為模式和動機必須更為合理。

 

  我喜歡本片的色調,我喜歡啞女的各種小動作和表情,我喜歡奇幻愛情故事,可是我無法喜歡上《水底情深》。

 

  任何奇幻故事,因為背景設定不是現實世界,為了說服觀眾,奇幻故事裡的角色的行為模式和動機必須更為合理和貼近現實,如同冰與火之歌、哈利波特,兩則故事都藉由非常寫實的人物刻畫,在情節推展之中說明規則,並在規則之下完成角色的成長。

 

  本片主要故事情節如下:

 

  一個在科學研究機構工作的啞女,遇見了不明水中生物,水中生物被邪惡男軍官虐待,啞女藉由餵雞蛋、聽音樂等方式和水中生物交流,而水中生物從未攻擊啞女。

 

  因為研究進度遲遲沒有進展,上級決定解剖水中生物,啞女得到眾人幫助,把水中生物裝進洗衣籃養在家裡。

 

  水中生物和啞女發生關係,但因水中生物健康情形惡化,必須放生。

 

  在放生前一刻,邪惡男軍官對著啞女開槍,啞女死在雨中。水中生物突然振作,攻擊邪惡男軍官,帶著啞女躍入水中,啞女頸上的傷痕在水中一開一合,如鰓。

 

  本故事最大的問題在於啞女和水中生物之間毫無互動更無從建立關係。

 

水中生物所能使用的手語顯然無法達成溝通或形成新的句子。

 

  首先,我認知中的關係是在有所選擇的情況下,兩個主體依據自主意志選擇與對方交流,並取得一定共識或情感支持。在本片裡,啞女在養著水中生物的池子邊放雞蛋,放了很多雞蛋,放黑膠唱片,教了水中生物雞蛋、音樂、我和你在一起等手語,在自己家裡的浴室和水中生物發生關係。

 

  放食物,約莫就是給小狗小貓罐頭或是乾糧的意思。放音樂,新聞裡也常有放古典音樂給乳牛聽安撫情緒的案例。而且,水中生物所能使用的手語顯然無法達成溝通或形成新的句子,在啞女因即將分離而崩潰哭泣的場景,水中生物只能坐在雞蛋前面比手語,甚至讓人覺得水中生物無法理解悲傷,也無法安慰啞女。

 

  發生性關係的話,我對於水中生物為何要有類似於人類男性的性器官,其實是相當不能理解的,如果撿回家之後發現水中生物沒有性器官、對人類女性沒有性慾的話,這個故事就不成立了嗎?

 

如果撿回家之後發現水中生物沒有性器官、對人類女性沒有性慾的話,這個故事就不成立了嗎?

 

  水中生物的特殊能力,例如療傷、長頭髮、發螢光,對於啞女來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水中生物不會講話,而且可以溫柔地看著她,不認為她有所缺陷。關於水中生物如何看待啞女,本片沒有提供任何方式讓啞女確認,全部都是啞女看眼神自行解讀。啞女在片中的設定是不會說話,但有聽力和智力,我認為寂寞並不代表可以隨便愛上任何一個有溫柔眼神的不明生物,不要低估寂寞的人的智力,更別說啞女有熱心的好同事,有可愛溫柔的畫家鄰居,只是沒有談戀愛的對象,啞女也是人,請自行想像自己處在相同情境下是否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水中生物在整個故事裡,只有最後帶著啞女躍進水中並治癒或喚醒她是主動的。因此,這整段關係非常詭異,一直都只有啞女不斷地以自己的想像或解讀投入感情,到最後水中生物才主動治癒她,而這個動作是出於報恩、出於愛或出於本能要喚醒同類,我們完全無法判斷。

 

  導演完全不交代片中水中生物的感覺。如果我是水中生物的話,已經被人類虐待了這麼久,管你雞蛋不雞蛋,一定是看到人就咬。而且我是有神性、有野性的動物,憑什麼要乖乖聽話、憑什麼要跟你們這種沒有鱗片的生物發生關係。沒有任何一種合理的方式可以交代水中生物的心理轉折,除非水中生物是為了求生而靠著本能勉強配合啞女的各種要求,但如此一來整個故事就變成監禁狀態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沒有任何一種合理的方式可以交代水中生物的心理轉折,除非水中生物是為了求生而靠著本能勉強配合啞女的各種要求,但如此一來整個故事就變成監禁狀態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另外,片尾暗示啞女可能有水中生物的血統,但是我依然不覺得兩個主體之間會因為血緣或種族關係自動自發地相愛。最簡單的原因就是,我們也不必然跟家人有親密的感情,不要隨便把血緣和感情定義在一起。

 

  我相信真愛存在,也相信一見鍾情,但是當對象是人形的水中生物的時候,需要更多互動上的細節而不是用浪漫的剪接帶過。我喜歡水中的光影,喜歡水中生物眨眼的方式,喜歡啞女和鄰居坐在椅子上跳舞,喜歡水煮雞蛋,喜歡啞女的紅衣紅鞋,喜歡片尾啞女頸上的鰓,所以我希望能聽見一個更好更完整的故事,而不是只有敘事如水般支離破碎。

 

 

 

 

電影資訊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Guillermo del Toro,2018 [台灣]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