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文明:一些狗狗是貴族,一些狗狗是晚餐

貴族狗會是國王宴會的座上嘉賓,但如果不是可能就變成別人桌上的佳餚。 

編譯|Mumu Dylan

 

  如果你是馬雅文明的貴族狗,那你會是國王宴會的座上嘉賓;但如果不是,你可能會成為別人的美食佳餚。這是科學家對3000年前瓜地馬拉城市的動物骨頭進行化學分析得出的結論,描繪出馬雅人如何馴化動物,以及如何對待牠們的景像。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是馬雅人如何管理和馴化動物的最早證據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退休教授、研究古代飲食的人類學家亨利‧施瓦茲(Henry Schwarcz)評論說:「這項研究做得很好,但要證明這些新發現還需要進行更多研究。」他認為該研究很可能解開另一個謎團:馬雅人如何生產足夠的蛋白質,來養活成千上萬的城市居民。

 

  西元前1000年至前950年之間,馬雅文明的主要城市Seibal(今日的瓜地馬拉低地)居住人口高達一萬人。如此巨大的城市需要大量的食物生存,而馬雅人藉由狩獵鹿、西貒和膜賴以維生。然而,巴拿馬城史密森尼熱帶研究所的考古學家愛希莉‧沙普(Ashley Sharpe)和同事從遺址中發現少量的珍貴證據顯示,馬雅人普遍且熟練地馴化動物,很可能是為了維持大量人口的食物需求。

 

馬雅藝術描繪的打鼓狗狗(左圖);阿茲提克《法雅瓦力古抄本》裡的狗(右圖)。

 

  沙普從2010年開始加入馬雅遺址的挖掘工作,目前他們已經發現十種動物的遺骨,其中包括鹿、狗、貓、負鼠、西貒、火雞和貘。動物的飲食會改變它們骨骼與牙齒琺瑯質裡的同位素含量,而研究人員便藉由這些線索瞭解牠們平常所吃的食物。相對較低的碳和氮同位素含量,代表動物吃的是森林裡豐富的植物或獵物。但馬雅遺址裡擁有較高同位素含量的動物,則表明牠們主要食用玉米,換句話說是由人類飼養。

 

  數十隻狗和火雞,以及一隻大型貓科動物(推測可能為美洲豹)具有相同的同位素含量,表明它們是在主要以玉米為食的環境中成長。另外,根據放射性碳定年法顯示,這些狗大約生活在西元前450年至前300年之間,而且幾乎都是小型犬。之前在其他馬雅遺址中發現的古代狗骨骼上的屠宰痕跡表明,牠們被人類飼養的理由可能是宰殺食用,但也有部分特定的狗骨頭沒有任何的屠宰痕跡,沙普認為馬雅人或許是不願花太多資源處理小狗的肉。

 

  火雞成為馬雅人的食物則晚了許多,大約在西元175年至950年之間,與其他的研究證據吻合。這些研究指出,馬雅人可能在這段時期馴化了火雞,這時狗已經幾乎不存在於Seibal。因此,沙普認為在馴化火雞以前,馴化的狗很可能是馬雅人主要的蛋白質來源,儘管其他研究也曾得出馬雅人可能食用狗肉的類似結論,但這是迄今為止最有力的研究證據,表明馬雅人是有目的的培育和飼養牠們。

 

馬雅文明中的狗狗肖像,外表看起來類似今日的「墨西哥無毛犬」。

 

  不過,有些狗的身份更尊爵不凡。生活在西元前400年至300年間的一對狗擁有相同的鍶同位素含量,表明牠們不是來自Seibal,而是大約100公里外的瓜地馬拉火山高地。由於牠們的起源遙遠,加上墓地靠近Seibal中央廣場的金字塔,說明牠們似乎是馬雅儀式的一部分。

 

  另外一隻生活在西元前450年至前350年間,以玉米飼養的貓科動物可能也有類似的命運。馬雅人的手工藝品經常將國王與大型貓科動物描繪在一起。沙普表示:「這非常可能是一種炫耀方式,就像向大家展現:『你們看,我有養一隻美洲豹。』」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研究馬雅文明的人類學家洛麗‧萊特(Lori Wright)提到,雖然她對研究結果感到興奮,但對於馬雅人這麼早就開始馴養動物並不意外,而且不完全相信馬雅人經常性飼養狗來食用。她表示,如果沒有在所有具玉米特徵的骨頭上發現屠宰痕跡,就很難肯定牠們曾被當成食物。施瓦茲對萊特的看法表示贊同,補充說:「該研究已經掌握了所有證據,但還需要排除其他可能的解釋。例如大家都知道狗會食用人類糞便,也有可能是骨骼中含有玉米特徵的原因。」

 

  沙普承認的確這很有可能,但她認為這些狗的同位素含量與預期得到的含量並不相符。她說:「遺憾的是,大多數狗狗很可能真的是人類的晚餐。」

 

 

參考報導:Science

 

圖片出處:DeviantartWikipedia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