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與情人愛犬的不幸相遇

拿破崙和約瑟芬的肖像。

 

  「拿破崙養過哪種狗?他與狗的關係如何?」雖然拿破崙給人一種愛狗的印象,但這個問題的答案相當複雜。拿破崙成長於科西嘉島,家裡沒有養狗的紀錄,早年的軍旅生涯也沒有養過狗。而人們第一次聽說拿破崙和狗的事情,已經是他與約瑟芬結婚之後。

 

  約瑟芬養了一隻名叫「幸運」(Fortuné)的巴哥犬,儘管巴哥犬平常性情溫和,但由於大部分時間都待在約瑟芬的住處,因此每當有男性接近約瑟芬時,牠的佔有慾和敵意就會馬上表現出來。約瑟芬非常寵愛幸運,進而導致1796年她與拿破崙新婚之夜的不幸事件。

 

約瑟芬非常寵愛幸運,因此導致1796年新婚之夜的不幸事件(圖非當事巴哥犬)。

 

  拿破崙將自己與幸運的愛恨糾葛向法國劇作家安東尼-文森‧阿爾諾(Antoine-Vincent Arnault)傾訴,他指著躺在沙發上的幸運說:「你看到那位先生了嗎?牠是我的情敵。新婚之夜牠佔據了夫人的床,我想把他趕下床,但似乎沒有想像中容易。約瑟芬告訴我,我得去別的地方睡,不然就得同意與牠同床共枕。這件事讓我很生氣,但我又必須掩飾內心情緒。最後我屈服了。」

 

  拿破崙接著提到,每當與約瑟芬享受魚水之歡時,幸運不但會從中攪局,甚至攻擊赤身露體的拿破崙,用爪子抓傷他並留下疤痕。他對阿爾諾的描述時補充說:「我的腿上還留有我說的證據。」

 

  自此之後,拿破崙就對家裡的這隻狗沒什麼好感。幾年後,另一隻狗象徵性地羞辱了拿破崙。當法國海軍在特拉法加海戰被英國艦隊擊敗時,詳細地戰報細節交到了拿破崙手裡。內容提到一隻在英國皇家海軍「寧芙號」服役,充當吉祥物的紐芬蘭犬,成為登上法國軍艦「克麗歐佩特拉號」甲板的第一批成員。根據報導指出,拿破崙聽到後憤怒地拍桌,嘴裡喃喃說著:「狗!難道我非得同時在戰場和臥室裡被牠們打敗嗎?」

 

約瑟芬、拿破崙與巴哥犬「幸運」(兩隻都叫幸運)。

 

  有次約瑟芬陪同拿破崙到米蘭指揮軍隊也帶了幸運同行。某天,巴哥犬爭強好勝的天性被激起,讓牠不自量力跑去挑釁拿破崙廚師所養的英國獒犬,結果就被咬死了。雖然約瑟芬因為失去愛犬而心情低落,不過希波呂特‧查爾斯中尉(Hippolyte Charles,法國御林軍一員,也是約瑟芬的情夫之一)為了討她歡心很快又送了另一隻巴哥犬。

 

  拿破崙對於又要和另一隻狗共享臥室感到非常不滿。某天早上,當他經過院子的時候,廚師跑上前向先前的事情道歉。廚師解釋說,自從這件事發生以後,他已經把狗關起來了,結果拿破崙回答說:「把牠放出來,也許牠能幫我幹掉這個新來的。」

 

與約瑟芬的仳離。

 

  但在家裡之外,拿破崙對狗的看法似乎比較正面。負責紀錄拿破崙口述回憶錄的法國歷史學家伊曼紐爾(Emmanuel, the Comte de Las Cases),寫下了義大利戰役期間拿破崙在巴薩諾戰役後的心境:當時拿破崙回到戰場上,看著覆蓋數小時前戰死的士兵屍體,並看見接下來的場景:

 

  「我們孤獨地站在美麗月光映照的夜晚,突然間一隻狗從一具屍體的斗篷裡跳出跑向我們,然後幾乎立刻又跑回死去的主人身邊,用淒厲地聲音嚎叫。他舔了舔士兵那毫無血色的臉龐,接著又跑向我們——就這樣重複來回幾次,似乎是向我們尋求幫助和復仇。事實上,我從未在其他戰場看見能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而我卻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凝視著這幅景象。我對自己說,這個人還有其他朋友,或許就在駐地或連隊裡——但此時此刻他孤單地葬身於此,除了他養的狗以外所有人都拋棄了他。大自然想透過動物傳達給我們什麼教訓呢?」

 

  「人類多麼奇怪!他們的感情多麼神秘啊!我所指揮的戰鬥決定了整支軍隊的命運,內心卻沒有感覺到任何情緒。我親眼目睹那些註定會使許多同袍喪命的戰略,但我的眼睛仍沒有掉淚。突然間我心裡動搖了,被這隻痛苦嚎叫的狗徹底轉變。」

 

拿破崙兵敗後被流放到聖赫勒拿島,在這個小島度過了餘生。

 

  這件事湧上拿破崙的腦海,或許是因為在描述這段回憶的幾個月前,他的生命才剛被一隻狗救活。1815年2月,他決定逃離厄爾巴島終結流放生涯,這個決定最終讓他登陸坎城並回歸巴黎。隨後他將在滑鐵盧慘敗,並被關押至聖赫勒拿島。然而,這些在一百天之內發生的所有事情原本可能不會出現,因為拿破崙在逃離厄爾巴島時不慎失足落水。

 

  拿破崙準備離開厄爾巴島,當船駛離時他站在船舷上,眺望著小島最後一眼。突然間船身傾斜,甲板表面也很濕滑。幾分鐘後,水手發現拿破崙人不在船上:他失去平衡不慎掉進海裡。拿破崙並不擅於游泳,更糟糕的是他身穿全套軍裝,佩戴著在奧斯特里茲戰役攜帶的那把大劍。他不斷在水裡掙扎,這時一隻黑白相間的紐芬蘭犬立刻到了拿破崙身旁拯救他,讓他能將頭伸出水面呼吸,讓水手有時間划船過來救他。最後拿破崙回到了船上,才重新踏上了這段命定之旅。這隻狗的名字沒有被記載下來,但牠後來安全地回到了主人身邊。

 

  拿破崙經常將狗與忠誠的象徵連結,他曾寫道:「你如果不喜歡狗,那你就不喜歡忠誠;你若不喜歡那些依附你的事物;那麼你也不懂得忠誠。」儘管如此,還有其他關於狗的事情讓他心煩。據說,拿破崙第一次取得皇帝頭銜時,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頒布新法律,規定任何人不得將狗取名為「拿破崙」。

 

  拿破崙兵敗後被流放到聖赫勒拿島,並在小島上度過餘生。根據文獻記載,他與一隻黑白毛色、品種未知名叫「Sambo」的狗一起被流放,這隻狗由於耳朵被剪掉讓牠看起來更像是海豹而非狗。拿破崙經常和牠散步,似乎也蠻喜歡牠。1821年5月拿破崙逝世,這隻狗被貝特朗伯爵夫人(Countess Bertrand)接回歐洲,陪伴著伯爵夫人的孩子直到老死。

 

 

圖片出處:WikiartWikipedia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