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禁忌到主流:《基督宗教的勝利》

十六世紀義大利畫家Tommaso Laureti的作品《基督宗教的勝利》(Triumph of Christianity)。

 

  多年來,美國著名宗教歷史學者巴特‧葉爾曼(Bart Ehrman)一直想寫關於基督教早期傳播的書,但由於議題範圍實在太廣始終沒有提筆。葉爾曼最後下定決心,將焦點放在最引人注目的核心議題上:「整個西方歷史都因為基督教接管羅馬帝國這件事從此改變,隨後成為西方文明在宗教、政治與文化力量的主導者。」

 

  葉爾曼的新書《基督宗教的勝利》(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講述基督教的崛起,以及後來的異教滅亡。葉爾曼堅稱儘管書名如此,但他不是對基督教傳播的好壞下定論。他說:「我沒有說基督教的勝利是天大好事,也沒說是壞事。單純以身為歷史學者的角度來探討這個議題,基督教確實贏了,但這場勝利有明顯的好處和壞處。」

 

  人們對於基督徒為何熱愛傳教感到不解,葉爾曼解釋:「這一點是基督宗教在古代世界截然不同的原因之一。它與基督教的本質相關:基督徒從一開始就認為耶穌的死亡與復活讓人們能與上帝同在,如果某人不願與上帝同在,那麼就會下到永恆煉獄付出慘痛代價。所以如果有人不改宗,那就會帶來地獄般的後果。基督徒堅信他們是唯一正確的宗教,因此其他人必須改信他們的宗教,否則死後就會下地獄。」

 

  「此外,基督徒相信他們要學習基督的愛,並且『愛鄰舍如同自己』,因此當他們看見鄰居不信基督教會下地獄,再加上他們愛這個人,所以就會極盡所能讓他們改信基督教。這就是基督徒起初就在做的事:試圖改變別人、讓他們進到教會,以及避免下地獄。」

 

《聖彼得講道》(St Peter Preaching),由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畫家Masolino da Panicale所繪。

 

  葉爾曼指出,早期的基督教並沒有強迫他人改宗,多數人基本上是自願的。他說:「我認為在基督宗教初期,人們改信基督教通常是自願的決定。信徒們只是不斷強調基督教的上帝是唯一真神,而非傳統異教的多神論,在前幾個世紀一直是如此運作的。我們並沒有找到強迫他人改信基督教的實際文獻記載,而人們認為基督徒應該會揮舞劍逼迫異教徒改宗的事情,我們也沒有找到那樣的東西。」

 

  然而,相對寬容的傳教方式直到四世紀末逐漸消失,葉爾曼找到一些基督教開始對其他宗教不寬容的確切記載,這種趨勢顯現在政治層面上,讓異教變成了非法宗教。他說:「這時的基督徒……已經沒有必要強迫別人皈依基督教;他們只要強制讓其他宗教非法化,如此一來異教信仰自然就會因非法而消亡。」

 

  他提到歷史學者經常使用的「異教」一詞並不帶有貶義意味,只是歷史學者用來統稱所有遵循古代傳統多神信仰的人。這些宗教相當多元,約有成百上千的異教信仰。葉爾曼表示雖然將它們統稱為「異教」並不公平,但某方面來說「異教」的概念也是基督教主導之下的產物,意指所有非猶太或基督教的宗教。

 

  這些宗教更著重「實踐」而非信仰本身,也就是他們重視的是祈禱與獻祭儀式,他們崇拜神不是為了永生或復活,而是因為神可以在今生提供所需:例如神可以控制天氣、保佑穀物豐收、牲畜繁殖或治癒病人,並藉由獻祭取悅神祇換取自己無法掌控的事物。這些宗教雖然有不同的儀式,崇拜的神祇包羅萬象,但它們的共同點非常明顯。

 

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大教堂內描繪的耶穌肖像。

 

  但人們為何願意放棄家族世代相傳的傳統宗教,而改信另一種新宗教呢?葉爾曼認為是由於基督教主張的教義,似乎也能滿足異教徒需求。異教徒崇拜神祇是因為神能提供他們無法掌控的事物:人無法控制天氣、牲畜繁殖、疾病發生,甚至管不好自己,但神卻可以。

 

  葉爾曼說:「基督徒主張上帝比所有的神都更強大,這讓上帝成為世界上最熱門的神。祂不僅藉由耶穌的死亡與復活帶來救贖,繼續活在信徒的生活,同時也能治癒病人、趕走惡魔,或讓死人復活。這些因素使基督宗教崛起,基督徒試圖說服人們相信他們的上帝最偉大,而且比其他所有的神都還厲害,最終在這場眾神之間的競爭取得優勢。」

 

《基督宗教的勝利》(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書封。 

 

書籍資訊

書名:《基督宗教的勝利》(The Triumph Of Christianity

作者:Bart Ehrman

出版:Simon & Schuster

日期:2018

 

圖片出處:Wikipedia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