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性別平等同時期待浪漫求婚?簡直有夠蠢

「求婚」是現代美國人生命中最制式的時刻之一。

 

 

  「求婚」是現代美國人生命中最制式的時刻之一。許多女孩在成長過程中被灌輸一種觀念:未來的某天,男友帶我到一個浪漫的地方,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他突然單膝跪下而我喜極而泣,他說出我心中想的那個問題,然後我會答應他,求婚多麼令人期待啊。

 

  求婚似乎就該像電影演的那樣,但它並沒有反映出當代女性想要的平等關係。婚姻是許多人一生中排名前幾的重要決定,而它經常不是雙方溝通後所做出的選擇;相反地,它變成了一場必要的演出,上演著老套的結局:「我願意。」

 

「社會非常抗拒改變這項傳統,它似乎是試圖向女性表示,雖然現在是性別平等的時代,但求婚這方面必須很傳統。」

 

  自1970年代第二次女權運動興起後,美國幾乎所有過時的性別傳統規範都受到挑戰和衝擊,但只有求婚例外。絕大多數異性戀情侶的求婚過程,男性仍是主要提出問題的人。常青州立學院婚姻與家庭史教授史蒂芬妮‧昆茨(Stephanie Coontz)表示:「社會非常抗拒改變這項傳統,它似乎是試圖向女性表示,雖然現在是性別平等的時代,但求婚這方面必須很傳統。」昆茨提到,傳統求婚讓情侶沒有時間停下腳步溝通討論、向朋友徵詢意見,以及深思熟慮規劃未來。

 

  求婚確實在某些方面有所改變,但卻朝著完全相反的方向倒退。它變得越來越不平等:缺少溝通、過度精緻化和不切實際。阿帕拉契州立大學社會學助理教授艾倫‧拉蒙特(Ellen Lamont)曾採訪105個人的求婚過程,她說:「女性需要一個故事向親朋好友訴說,人們也對公開求婚更感興趣。如果它變成一場溝通對話,就不會有那麼好的反應。」

 

  拉蒙特將這種趨勢歸因於社交媒體。當一對情侶訂婚時,Facebook或Instagram成為密不可分的重要過程。拉蒙特說:「女性想要一張完美照片:男友單膝跪下,自己則驚訝地把手放在臉頰上。」但在拉蒙特的研究中,大多數男性表示自己並不在乎求婚細節,她說:「男性的態度就像是『不管怎樣都得由我求婚,如果能讓對方開心,那我就這麼做』。」

 

「女性想要一張完美照片:男友單膝跪下,自己則驚訝地把手放在臉頰上。」

 

  美國流行文化也固化了社會對求婚的想像,人們在現代電視與電影中,看過無數令人難忘的求婚畫面,其中大部分依循著熟悉的套路。至於為何求婚比其他傳統更慢實現平等,拉蒙特認為這是一種「象徵性的性別界定」。

 

  「現在,我們期望女性和男性平等,而女性正尋找方法來界定性別。」拉蒙特指出,在異性戀的戀愛關係中仍存在一種強烈觀念,那就是女性和男性需要的東西不同,因此兩者的行為模式也應該不同。隨著越來越多女性在職場上承擔起傳統男性角色,男女在戀愛關係中的性別特徵變得更難以區分。拉蒙特說:「例如求婚這種象徵性的行為,變成重新界定差異的一種方式。」

 

「如果沒有按照預期想像進行下去,就會讓所有人痛苦不堪—女性不得不拒絕,男性感到被羞辱,旁觀者只能尷尬面對。」

 

  但是,負責任的決定沒有辦法在求婚當下產生,它應該是藉由對話溝通,經過謹慎思考後的產物。即使一對情侶已經同居,婚姻也會是重大進展,仍有許多問題需要思考與討論:婚後的財務如何管理?你願意搬到其他城市工作嗎?我們要生小孩嗎?如果要生,你會幫忙換尿布嗎?但這些問題在男友單膝跪地,朋友躲在樹叢時,沒有時間得到答案或去懷疑。大多數夫妻或許不會承認,面對這個特殊的人生里程碑時,腦海浮現懷疑是自然不過的事情,這不代表你不愛對方。

 

  複雜的求婚儀式反而阻礙了溝通,並施加對方說出「我願意」的壓力。昆茨表示,如果婚姻能跳脫求婚環節,那麼女性將可以自由、毫無拘束地告訴伴侶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她說:「但當求婚突如其來的發生時,它仍是那個被束縛的老舊傳統,男性必須採取主動,女性必須表現得很高興。如果沒有按照預期想像進行下去,就會讓所有人痛苦不堪—女性不得不拒絕,男性感到被羞辱,旁觀者只能尷尬面對。」

 

談論你們想打造怎樣的未來,達成共識邁出下一步,想像你們如何走過未來五十年——這才是真正的浪漫。

 

  今天,某些夫妻會嘗試同時擁有這兩種方式:溝通和表演。他們會先確保彼此在婚姻方面達成共識,然後女性等待男性選擇合適的時間與地點進行求婚。雖然這種方式對未來肯定有幫助,但也讓人重新思考求婚的必要性。

 

  不幸的是,許多夫妻未曾有過這種對話,求婚變成了做出人生重大決定的實境秀。拉蒙特訪問的一些女性坦承,儘管自己沒有想結婚,但當下她們還是答應了對方。面對精心設計、要價不菲的求婚過程,她們意識到眼前一切可能化為烏有,自己似乎必須在訂婚與分手之間做出抉擇。一名女性告訴拉蒙特說:「我覺得我若拒絕他,就好像在否定這段感情,而不是單純拒絕求婚。」另一名女子則表示:「我不覺得在拒絕以後,我們還能像從前一樣相處。」

 

  比起男性,女性往往更積極避免尷尬場面發生,文化力量迫使她們為對方著想,但也因此屈從於他人感受。這種力量不斷暗示她們:「開心點!順其自然!就去結婚吧!」

 

  理想狀況下的婚姻是一種夥伴關係,由雙方共同決定是否共度未來,求婚不該成為夥伴關係的根基。談論你們想打造怎樣的未來,達成共識邁出下一步,想像你們如何走過未來五十年——這才是真正的浪漫。

 

 

參考報導:Atlantic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