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德國的首部電影:《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海報。

 

  在文學史中,戰後初期的德國文學被稱為廢墟文學,而此「廢墟」沒有影射含義,指的就是因戰爭而被轟炸成瓦礫的城市廢墟景象。廢墟文學所呈現的,便是藉此廢墟景象將戰爭帶來的壓抑、煎熬與創傷付諸於紙上。然而,這樣的風格不僅反映在紙本形式的文學作品上,連電影也是,例如戰後德國的首部電影作品《兇手就在我們之中》(Die Mörder sind unter uns)。

 

  此部電影中的男女主角都是二戰生還者,女主角蘇珊(Susanne)從集中營被救了出來,而男主角漢斯(Hans)在戰時是軍醫,卻在戰後因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影響成為了一蹶不振的酒鬼。柏林在二戰時幾乎被夷為平地,以至於在戰後初期的可住房屋數量相當少。在此情況下,房東不可能將房子空閒著,等待一個不知道能否平安歸來的房客,因此蘇珊的房子便被轉租給了漢斯。當蘇珊回來後,發現屋裡住了一個酒鬼,但念在漢斯無處可去,便不忍心將他趕走,只好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或許是日久生情,蘇珊對於漢斯所承受的痛苦逐漸從憐憫轉為愛戀。一次蘇珊發現了個信封,漢斯告訴她,那是他在戰時身亡的長官託他帶給妻子的遺書,而直到蘇珊代將遺書交給其妻子,漢斯才得知昔日長官竟沒死。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劇照。

 

  得知熟人生還乍聽之下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這名長官事實上就是漢斯的創傷來源。昔日長官戰時曾在波蘭下令槍殺輔擄的121名人質,當中過半是女人與小孩。此舉當然與以救人為己任的醫師職責相悖,所以漢斯便向長官求情:「長官,您不是認真的吧,要槍殺所有人?裡頭還有女人與小孩啊,小孩做錯了什麼?……而且今天還是聖誕節……」然而,漢斯只是被訓了一頓,而所有人質依舊遭到了槍決。

 

  漢斯從蘇珊口中得知,昔日長官不僅逃過了死劫,還經營了一間工廠,手下有逾百名員工,過著富足的日子。漢斯無法接受,當他每天在為過往的死者哀悼時,真正的殺人兇手竟然在享樂人間。他因此決定要為無辜的死者復仇,要殺了昔日長官。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劇照。

 

  然而,上帝似乎不忍漢斯獨自承受罪惡,一再地阻止他也成為殺人兇手。第一次,漢斯把昔日長官騙到無人之處,正當他要扣下板機之際,從一旁的破屋跑出了一名老婦,說自己的女兒生了重病,而漢斯醫師的天性出現了,決定把復仇先擺在一旁,去幫忙治療老婦的女兒。在治療好老婦的女兒後,漢斯再度體會到了救人的喜悅,使他原本黑白的世界再度恢復了色彩。只是,這並不代表殺人兇手可以無罪。

 

  漢斯第二次試圖槍殺前長官是在聖誕節當天,他看見對方在工廠的講台上向員工致詞:「今天是聖誕節,是一個屬於家人的日子,而你們也如同我的家人……讓我們一同努力,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未來吧……」這番話使漢斯再度想起了不堪回首的過往,隨後便埋伏在其辦公室旁等待時機。正當他要扣下板機之際,蘇珊出現了,她成功地阻止了漢斯。劇末,漢斯重新振作了起來,再度成為了一名外科醫師,並透過正當的法律途徑使昔日長官入獄服刑。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劇照。

 

  戰後德國對於納粹與戰爭的檢討聲音相當多,甚至至今都還在持續著。導演在這部電影中加入了關於動用私刑的討論,而他的立場很明顯是否定的。許多戰爭期間的受害者在戰後都想「不擇手段」對那些罪惡之人進行報復,或使之接受制裁,而這樣的「不擇手段」亦反應在1961年著名的「耶路撒冷大審」事件上。當時的猶太裔德國檢察官弗里茨.鮑爾(Fritz Bauer)費盡心思要抓出所有的前納粹軍官,而他好不容易追查到了漏網大魚,亦即被稱為「納粹劊子手」的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下落,但因當時的政府體系中仍存在著一部分的前納粹官員,鮑爾便鋌而走險,背負了叛國的罵名,將艾希曼的蹤跡透露給了以色列情報局,成功將其帶上法庭受審,而這又是另一個關於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故事開端了……。

 

 

電影資訊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Die Mörder sind unter uns)-Wolfgang Staudte,1946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