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亞瑟王式勇者的浪漫

美國藝術家N. C. Wyeth畫的亞瑟王,繪於1922年。

 

文|Amy Shearn

 

  《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出版二十年後,「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熱潮仍未出現退燒跡象:破記錄的百老匯劇、重新發行的全套收藏版、主題遊樂園區,巡迴特展還成為大英博物館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展覽。

 

  有理論認為《哈利波特》故事系列之所以迷人,部分原因是它重寫了美國神話學家約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於經典著作《千面英雄》(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定義的「神話模式」:英雄從平凡世界踏入超自然領域與神奇的魔法力量搏鬥,回歸後用變強的能力去幫助別人。

 

《哈利波特》的許多魔幻情節其實就是十四世紀亞瑟王傳說的現代版本。

 

  毫無疑問,《哈利波特》故事取材於西方文化最具代表性的英雄故事架構,畢竟作者J‧K‧羅琳(J.K. Rowling)在艾希特大學就是主修法語和古典學,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哈利波特》故事充斥著中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的元素。學者海瑟‧亞登(Heather Arden)和凱薩琳‧洛倫茲(Kathryn Lorenz)在合著論文《哈利波特故事與亞瑟王式浪漫》(The Harry Potter Stories and French Arthurian Romance)中,條列出《哈利波特》與諸多中世紀冒險故事「主題、人物和情節架構」相仿的部分。

 

  亞登和洛倫茲指出:「儘管霍格華茲以外的非巫師(麻瓜)社會已經進入21世紀(有汽車、電話和火車),巫師偶爾也會移動到那個世界,但霍格華茲本身仍停留在中世紀,從信件使用封蠟至霍格華茲的紋章徽章可以見得。」霍格華茲的許多教授是中世紀梅林爵士團的成員,而巫師世界大部分生物的靈感來源似乎也出自中世紀冒險故事,包括獨角獸、龍、蛇怪、狼人和鳳凰。

 

就像亞瑟擁有圓桌武士,哈利身邊也伴隨忠誠的夥伴。

 

  英雄本身也是如此。中世紀浪漫主義英雄珀西瓦里(Perceval)是身手矯捷的天生戰士,而哈利也非常擅長駕馭飛天掃帚,並是魁地奇球賽的好手;亞瑟王以忠誠和勇敢的性格聞名,而哈利也一樣。亞登和洛倫茲還提到,書裡的許多魔幻情節其實就是十四世紀亞瑟王傳說的現代版本:「在這兩個故事之間,角色可以轉變成其他角色的形象,甚至能夠經歷魔法般的時間變化,如同妙麗在阿茲卡班所做的事。這兩個故事皆涉及一件魔法斗篷、一扇魔法之門,還有一場特殊的水底冒險。」

 

  當然,哈利的摯友也是公式的一部分。據論文作者表示:「雖然哈利最後往往得單獨面對邪惡的敵人,但就像亞瑟擁有圓桌武士,哈利身邊有時也伴隨忠誠的夥伴,他們輔助哈利並協助他完成任務。」像亞瑟王一樣,哈利也從物體中拔出一把劍(見《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像亞瑟一樣,哈利也注定要娶名字叫金妮的女孩(亞瑟王妻子桂妮薇兒的衍生字);像亞瑟一樣,哈利也是兩個種族的混血。

 

  亞登和洛倫茲寫道:「從本質上說,這是一種雙重外來者模式。」與亞瑟和珀西瓦里一樣,哈利也離開(超自然)原生家庭,接著又離開第二個(麻瓜)家庭。儘管他與生俱來的能力在魔法世界中具有重要意義,但他仍作為局外人進入霍格華茲,藉由通過各種考驗來證明自己。假如真有哪種故事備受讀者喜愛,而且從中世紀的亞瑟王傳說便是這樣:那就是一名非常勇敢的局外人,最後被證明是天選之人。

 

 

參考報導:JSTOR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