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姬芙精神崩潰後,芙烈達‧卡蘿寫信給她

芙烈達‧卡蘿和喬治亞‧歐姬芙。

 

  很少有重要的二十世紀畫家能一帆風順地度過一生,例如以自畫像著名的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在短暫生命中所經歷的感情挫敗與肉體苦痛,但當別的藝術家遭遇苦難時,卡蘿則給予其心靈上的慰藉。

 

  從耶魯大學拜內克古籍善本圖書館(Beinecke Rar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的館藏可以看見一封卡蘿於1933年3月1日寄出的信,寫給以荒涼的內陸景觀聞名的美國畫家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歐姬芙精神崩潰後,芙烈達‧卡蘿寫信給她。

 

   當時,歐姬芙因精神崩潰未能按時完成無線電城音樂廳的壁畫項目,隨後被送進醫院治療並診斷為「精神官能症」。歐姬芙在出院後前往偏遠的百慕達休息療養,被阻止繼續作畫直到1934年。卡蘿的信從底特律寄出,當時她正陪同壁畫家丈夫迪亞哥‧利弗拉(Diego Rivera)完成藝術學院的27幅壁畫委託,信件的內容如下:

 

  喬治亞,

 

  再次聽見你的聲音真是太高興了。自從幾個月前打電話給你後,我每天都想寫信給你。我寫了很多想說的話,但每字每句都顯得更加愚蠢與空洞,所以我把它們都撕碎了。我無法用英語寫出我想說的話,特別是對你說的話,我寄這封信是因為我曾答應過你。當西碧爾‧布朗(Sybil Brown)告訴我你生病時,我感到非常難過,但我還是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

 

  親愛的喬治亞,如果你無法提筆寫信,煩請施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代筆回信,並讓我知道你最近的感覺好嗎?我會在底特律再待兩個星期,我想告訴你自上次見面以來我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但是大多是悲傷的事情,你現在不應該聽到悲傷的消息。畢竟我不應該抱怨,因為我在許多時候都很快樂。迪亞哥對我很好,你無法想像他在這裡創作壁畫有多麼開心。我也畫了一些畫,這對我很有幫助。我經常想到你,而且永遠不會忘記你美麗的雙手和瞳色。我們很快會再見面,我相信在紐約我會更快樂。如果我回來的時候你還在醫院,我會帶花給你,但是好難找到我想送給你的那種花。如果你能寫信給我,即使只有幾個字我也會很開心。喬治亞,我非常喜歡你。

 

  芙烈達

 

這封信保存於耶魯大學的拜內克古籍善本圖書館。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