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自我的本質不過是虛幻:韓國音樂劇《光的來信》

再會了我的光,我的噩夢。

 

無論信的主人是誰,

我都無法不愛上他。

 

二十九歲的天才小說家金海鎮,接獲來自「光」的粉絲信件,從而引發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遭遇。(圖片提供:臺中歌劇院)

 

  今年首度登台的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有著相當引人注目的題材。設定於1930年代的韓國京城,一名熱愛文學的少年世勛提筆寫了粉絲信給自己的偶像天才小說家金海鎮。基於某些理由,世勛沒有留下自己的真名,而是使用了化名「光」。這個虛構的「光」卻讓寫信和收信的兩人都捲入了狂風暴雨之中。

 

  「光」是個中性的名字,但二十九歲的小說家海鎮卻自動認為如此優美細膩的文筆必然出自於一位才華洋溢的女性粉絲。而從不戳破這個美麗誤會的十八歲少年世勛,卻也把這份誤解視為展現自己文學才能的機會,甚至為光的身分增添血肉。罹患肺結核的海鎮漸漸愛上了不存在的「光」,將她當做自己的繆思女神,將生命寄託在對光的思念之上。世勛則騎虎難下,他無法讓海鎮真的與「光」見上一面,這場小試身手的惡作劇,已經超出了界線,變成難以控制的怪物。

 

懷抱創作熱情的世勛,幻化出了另一個既是他亦非他的女性角色「光」。(圖片提供:臺中歌劇院)

 

  故事設定在1930年代日本治下的韓國,並不只是為了讓筆友一事變得合理。即便是現在,人們在網路上也隨時都在認識性別、身分不明的「朋友」。愛上虛幻的身分,其實是永久不變的課題。1930年,距離君主制的舊韓國滅國20年,距離新韓國誕生還有19年,這是一個韓國人「舊身分消滅」、「新身分誕生」的時代,這也是韓國人重新思考「我是誰」的時代。

 

  但人該如何知道自己是誰呢?幼稚的世勛被企業家父親送去日本留學,卻失敗退學回國,徬徨的他處於人生空窗的轉捩點,世勛不知道自己是誰,所以捏造了「光」這個角色,並且悠遊於其中。但反過來說,即使站上了現代文藝界的高點,受到眾人擁戴的小說家海鎮,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他的創作能量就是來自於自己的固執跟神經質,跟許多藝術家一樣,海鎮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他不僅是因為當時常見的慢性疾病肺結核而與世界隔離,他也是因為自己的性格而跟世界隔離。


▲音樂試聽:〈海鎮的信〉(中字/無雷)

 

  於是,兩個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人,瘋狂的繞著「光」這個虛構角色打轉。在《光的來信》音樂劇中,非常具有藝術效果的部份就是每當「光」被想起時,都會由真人女演員演出。一開始,光的造型很單純樸素,像個女學生,跟世勛看起來很近似,就像是鏡子裡的倒影。相當美麗的一幕是光與世勛牽著手如鏡像般旋轉,他們都很快樂。因為,創作是多麼讓人快樂。然而隨著事態越演越烈,光的樣子越來越不像世勛,她的妝容、衣著都染上了強烈的當代摩登風格,而光也不再是世勛的好朋友,她如同鬼魅一般糾纏著海鎮與世勛,冷笑著、挑釁著,帶來悲傷與罪咎。

 

「光」終於超越了原本的虛構想像,而成為主宰兩人生命的無情鬼魅。(圖片提供:臺中歌劇院)

 

  很難想像《光的來信》這樣故事與音樂俱佳的傑作竟是原創音樂劇,甚至還是對外公開徵選企劃的結果。許多偉大的音樂劇都有本事,像是百老匯音樂劇《貓》脫胎自《老負鼠的貓經》、《歌劇魅影》改編自同名小說、《壞女巫》則是來自《綠野仙蹤》。一部沒有知名本事撐腰的音樂劇其實並不容易推廣,然而《光的來信》卻訴求人性中共同的經驗,輕易的解決了這個問題。更別提劇中原創歌曲的旋律性極佳,演員的演唱和舞台表現也是水準之上。

 

  最後想談談《光的來信》的誕生緣由,意外的它是從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主辦的2015年「Glocal Musical Live原創劇本大賽」脫穎而出。「Glocal」這個字表示「全球在地」,意思是要把地方的文化變成世界的文化。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是由該國的廣播影像產業振興院、文化產業振興院、遊戲產業振興院、文化產業中心、韓國軟體振興院、數位化文化產業團合併,旨在實現讓南韓「成為世界五大文化強國的偉大理想」。從韓國政府官網看到這段充滿野心的介紹之時,還真的嚇了一跳。然而,從《光的來信》的完成度看起來,南韓成為世界文化五大強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演出資訊
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팬레터/Fanletter)
演出時間 |
8 / 17 (五) 19:30
8 / 18 (六) 14:30
8 / 18 (六) 19:30
8 / 19 (日) 14:30
地點 |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更多資訊介紹► https://bit.ly/2JDcIzU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