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的說話雕像

十六世紀的羅馬城內,公元前三世紀希臘化時代的雕像竟然開始「說話」了。

 

  十六世紀的羅馬城內,一座公元前三世紀希臘化時代的雕像竟然開始「說話」。這座名為「帕斯魁諾」(Pasquino)的雕像豎立在熙熙攘攘的納沃納廣場路口,口無遮攔地公然批評專制的教宗政權。接著,刻畫賽立納斯半人半羊模樣的狒狒噴泉(Il Babuino)、扛著大桶子的腳夫噴泉(Il Facchino)、身材魁梧的盧克萊齊亞夫人(Madama Lucrezia)、身穿長袍的路易吉院長(Abbot Luigi)和懶洋洋躺著的河神馬弗里奧(Marforio)也陸續說起話來。

 

  這些被稱為「智者的集會」(Congregation of Wits)的雕像本身並不會說話,而是民眾藉由它們暢所欲言,在雕像上悄悄地張貼匿名的拉丁文詩詞諷刺教宗和其他權貴人士。

 

「帕斯魁諾」豎立在熙熙攘攘的納沃納廣場路口。

 

  這些詩讓羅馬民眾毫無顧忌地說出被禁止的言論。修辭學學者克里斯托夫‧吉爾伯特(Christopher J. Gilbert)在著作《修辭學與公眾事務》(Rhetoric and Public Affairs)寫道:「帕斯魁諾是最早和最主要為民眾發言的聲音,他對羅馬公眾說話,而羅馬公眾也回應了他。」

 

  在十六世紀說出或貼出這些不敬言論的後果不堪設想。歷史學家羅利‧努斯多費(Laurie Nussdorfer)在《十六世紀期刊》(The Sixteenth Century Journal)寫道:「1636年,一名羅馬貴族因此人頭落地,只因為他擁有一份諷刺詩的草稿,而這篇稿嘲笑了教宗烏爾巴諾八世的政權;1520年代的教宗亞德六世,一度想把帕斯魁諾扔進台伯河;1720年代的本篤十三世頒佈一道法令,誓言把任何在雕像前留下詩句的人判處死刑。然而,在黑夜的掩護之下,這些詩詞仍繼續為人民發聲。例如兩座雕像在十九世紀初的絕妙對話,河神馬弗里奧問:『帕斯魁諾,為什麼油價這麼昂貴?』帕斯魁諾則回應:『因為拿破崙需要它炸掉共和國,並膏抹自己為皇帝。』」

 

懶洋洋躺著的河神馬弗里奧雕像。

 

  這些雕像至今仍在說話。2011年,義大利時任總理西爾維奧‧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爆出性醜聞後,帕斯魁諾隨即發表了〈義大利不是妓院〉與〈義大利的身體是非賣品〉等聲明。最近的清潔作業清除了狒狒噴泉背後的塗鴉,並將帕斯魁諾身上的文章移至鄰近的佈告欄,但正如吉爾伯特在帕斯魁諾被包起來修復時所寫的:「某天,出現了以下的諷刺詩:『你可以把帕斯魁諾包得密不通風,但他永遠不會閉嘴。』」

 

  儘管各類媒體的崛起和越來越不受限的言論自由,讓說話雕像的重要性不如以往,但公開議論的形式已經永遠影響了羅馬的政治表達。藝術史學家霍華德‧里薩蒂(Howard Risatti)在《藝術期刊》(Art Journal)寫道:「十八世紀末和十九世紀初,更低廉的印刷技術和紙張改良,將諷刺詩轉變成針砭政治的圖畫海報。」今日,說話雕像雖不像從前那樣貼著無數的紙張,但這些石頭雕像仍然象徵民眾的集體聲音,無時無刻提醒著「人民永遠不會沉默」。

 

 

參考報導:Jstor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