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神,以女孩的型態:挪威電音歌手Aurora

 

創作歌手Aurora在短時間內獲取極大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她不僅做音樂,還有極為出色的視覺設計概念。

 

  電音創作歌手Aurora Aksnes出生於挪威斯塔萬格,那是個既古老又富庶的沿海都市,當地有北歐港口常見的魚罐頭工廠,也有石油開採業。雖然寒冷,但並不蕭瑟。有趣的是,如果你研究Aurora的英文wiki介紹頁面,會發現有編纂者很堅持她雖然生於斯塔萬格,但是在另一個城市奧斯長大。

 

  撇開爭奪Aurora故鄉的事情不談,挪威是全世界人類發展指數最高的國家,性別平等排名則是世界第三,僅次於冰島與芬蘭。Aurora Aksnes具有一種獨特的沉穩力量。十六歲就開始音樂生涯,Aurora從來無需賣弄性感,也完全不需要過分強調自己的女性魅力。因為她生存在一個女性遠比美國或者英國更安全、更自信的國度。

 

  Aurora Aksnes的表演藝名為Aurora,省去了姓氏,聽起來與其說是人名,不如說像是自然神祇的名稱。儘管北歐人取名為「極光」聽起來好像很普通,但其實Aurora此一名稱是來自拉丁語中羅馬曙光女神的名字,跟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任何一種語言都完全沒有關係。挪威第一個取名為Aurora的人最早只能追溯到1843年,可以想像這對挪威人來說還算是一個相當「外國風」的名字。也難怪她會想用Aurora當做藝名,因為這確實是個年輕、時髦的女性名。

 

 

  2018年Aurora發行第二張專輯《Queendom》,創作主題與第一張專輯《All My Demons Greeting Me as a Friend》相當不同,視覺呈現也大異其趣。後者給人的印象是秋冬光照不足的雪地,女孩奮力想要擺脫前一晚偶然進入夢中的惡戲精靈。前者則是春夏爬滿常春藤的老房子,在溫暖的光線跟眾人擁戴中,女孩宣布自己的王國(Queendom)到來。

 

  《Queendom》這張專輯有個標語,叫做「Be God in the shape of a girl」,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受迫害的人是我的雄獅,不敢說話的人是我的聖樂團。」

 

  在《All My Demons Greeting Me as a Friend》中,她唱〈Murder Song,5、4、3、2、1〉,在這首歌中,描述一個男子持槍抵著她的頭並且扣下扳機,殺死了她,但動機是「為了慈悲」,為了避免她接觸到世界中那些醜惡的事物。於是她灰飛湮滅,而男子哭了又哭。

 

  這首歌寫成的時候Aurora不到19歲。儘管標題稱為謀殺之歌,但描述的不是真實世界中的謀殺,而是關於成長的隱喻。為了不要接觸到世界上醜惡的事情,要有人能把生命連同成長一起停止。與成長一起抹滅的卻是存在的意義與價值。耐人尋味的是,開槍的人是一名男子,暗示世間的醜惡跟暴力或許是跟男性有關的。擁有奪走人的生命力量的,也是男性。

 

 

  《Queendom》則把力量放回了自己身上,在受訪時Aurora表示,她認為自己正在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我的新專輯比起第一張專輯視野更廣闊。世界上有很多好事和壞事,但正如〈Queendom〉第一段中所說,『受迫害的人是我的雄獅,不敢說話的人是我的聖樂團,女人是我的士兵,生命的重量扛在他們的肩膀上。』這是我全新篇章的重要開端。」

 

  顯而易見地,〈Queendom〉的MV有相當強烈涉及LGBTQ的訊息,Aurora也沒有避諱指出MV藝術概念的來源:「這是為了慶祝我們彼此的差異。為了頌揚女人、兒童、動物,當然也包括男人在內。」她更進一步說明,Aurora王國的存在是為了那些安靜的人和內向的人,他們可以唱歌和被人看見,那些害羞的人和孤獨的人,可以聚集在一起孤獨,然後不再孤獨。「Queendom是屬於我們所有人的地方。」

 

音樂資訊

Aurora 在 youtube上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