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魔戒到諸神的黃昏:華格納《齊格飛》

《齊格飛》為德國劇作家華格納《尼貝龍指環》系列中第三部,描述中古日耳曼文學中少年英雄的冒險。(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照片版權Tato Baeza)

 

  在柏拉圖《理想國》中曾經提到一枚神奇的黃金指環,戴上的人可以隱形。牧羊人在洞穴中從死掉的巨人手上撿到了這枚指環,於是誘惑了皇后,殺死了國王,統治了宮殿。

 

  柏拉圖的這枚隱形指環僅是個比喻,當無上的權力降臨在凡人身上的時候,正義與不義的限制模糊了,他自己就是神。還有什麼能夠阻止持有指環的人為惡呢?

 

  如今我們談起令人墮落的神奇指環,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英國奇幻小說家托爾金的《魔戒》。然而托爾金的《魔戒》故事設定又有許多部分與德國劇作家華格納的歌劇《尼貝龍指環》四部曲雷同。《尼貝龍指環》融合了受到基督教影響之前的歐洲兩大文明:古希臘哲學與北歐神話。反映的卻是當下的問題,工業化劇烈改變了華格納身處的世界,人類是否會自尋毀滅,迎來「諸神的黃昏」呢?

 

  《尼貝龍指環》四部曲分別是:《萊茵黃金》、《女武神》、《齊格飛》、《諸神的黃昏》。描述尼貝龍族矮人阿伯利希因為貪婪而奪走萊茵的黃金,鑄造成一枚指環跟一頂頭盔,頭盔可以讓持有者隱形跟變身,指環則能賦予統治世界的權力。神族的洛基(華格納劇中寫作洛格Loge)與奧丁(華格納劇中寫作佛旦Wotan,以下皆統稱為奧丁)見到耀武揚威的阿伯利希,就用計擊敗他,並從矮人裡奪走了頭盔與指環。剛好神族想從巨人族那裡贖回青春女神芙萊亞,於是在智慧女神艾達的催促下,就把財寶都給了巨人族。

 

  巨人族一拿到指環,就開始互相殘殺,令原本想要保留指環的眾神之王奧丁心生恐懼,但卻沒有放棄取得指環的想法,刻意在人間生養許多子女,等待奪取指環的一天。這個計畫引發了嚴重的後果,奧丁的子孫齊格蒙在不知情的狀況之下與從小分散的雙胞胎妹妹齊格琳德相戀。奧丁為了平息自己的配偶婚姻女神佛麗卡對近親通姦的憤怒,而下令女武神布倫希德讓齊格蒙戰敗。布倫希德卻因為同情這對不幸的人類戀人,而在齊格蒙死亡之際救走了懷有身孕的齊格琳德。布倫希德因為抗命,而被禁錮在岩石與火焰之中,並且必須嫁給第一個發現她的男人。齊格琳德生下了孩子不久即身故,那個孩子由尼貝龍族的迷魅撫養,便是帶來諸神末日的勇者齊格飛。

 

齊格飛作為一個孤兒,並不知道父母長什麼樣子,也不理解恐懼是什麼。(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照片版權Tato Baeza)

 

  《尼貝龍指環》故事錯綜複雜,而且有一部分來自於中世紀日耳曼敘事詩《尼貝龍之歌》,不完全依照北歐神話的原始版本。但在神族描述的部分,相當忠實的傳達了北歐神話諸神的角色設定。北歐神話中最重要的事件就是諸神必將毀滅,稱為「諸神的黃昏」(Ragnarok)。這個概念遠比基督教更早就存在了,北歐神話中,諸神與巨人(Jætter)的關係經常衝突緊張。諸神事實上代表了人類文明的力量,而巨人則代表了自然的混亂。但諸神仍然能夠勉強保持與巨人之間的關係,讓世界保有秩序。神與巨人的鬥爭可以被解釋為象徵人類與危險的大自然鬥爭,自然不斷威脅要摧毀所有人類,但也給予人類了巨大的財富。

 

  但與字面上意義不同的是,巨人未必都長得很可怕,事實上許多北歐神話中的巨人有著人類的面貌,甚至還有美麗絕倫的女巨人。巨人的祖先是伊米爾,是世界上第一個生物。因此巨人比諸神更加了解這個世界,有些巨人長老被描述為「非常有智慧」。換句話說,巨人是崇高的生物,並不特別原始或者野蠻,他們有時候會幫助人類跟諸神,有時候則與之作對。巨人擁有世界上許多有價值的資產,通常呈現為三種面貌:黃金、婦女與自然資源。

 

  因此,華格納歌劇中提到的「萊茵的黃金」並非憑空想像,這本來就是北歐諸神經常想要從自然中搶奪的東西。而邪惡的矮人搶走萊茵的黃金之後,製成指環與頭盔,奴役其他同種族的矮人,則表現了人類社會中財富與權力經常是同一回事。

 

  何以萊茵的黃金無法以原來的型態發揮作用,必須打造成特定形式呢?北歐諸神儘管可以像是奧丁那樣,以法術來接收巨人的財寶,或者像是索爾那樣,以蠻力來接收巨人的財寶。但財寶本身並沒有辦法直接利用,很多情況下都需要請求女巨人的協助才能讓財寶為諸神所用。意味著自然界的資源如果不經過人類工業的轉化,就無法展現其交換價值。

 

《尼貝龍指環》系列呈現出的是人與神的對抗,然而某種從面上來說,卻也是保存與破壞之間的對抗。

 

  諸神為了保持種族優勢,不允許女神與巨人通婚,但倒是不排斥娶女巨人為側室。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諸神與人類繁衍後代之時。像是劇中偉大的英雄齊格飛,表面上是人類,但因為祖先是奧丁的後代,也可以想成是血統不純正的神。因此齊格飛有可能像是諸神或矮人那樣,棄絕愛情佔據指環,但也可能良心發現而把指環歸還給河中水仙子萊茵女兒。

 

  然而齊格飛沒有做出以上任何一種選擇。他作為一個孤兒,並不知道父母長什麼樣子,也不理解恐懼是什麼。齊格飛的生活事實上危險四伏,隨時都有人要謀害他,他卻在命運的驅策之下,偶然解救了被封印的女武神布倫希德,才因為「第一次看到女人」,而「知道了什麼是恐懼」。

 

《齊格飛》故事中充斥著許多自然元素:水、火、森林,如何在舞台上呈現這些元素便是有趣之處。(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照片版權Tato Baeza)

 

  為什麼一個武術高強的英雄,教會他害怕的卻是女人呢?他見過矮人、斬殺過巨龍,唯獨沒見過同為人類外型的女性。齊格飛的前半生說起來實在很無聊,生活在沒有同伴的地方,只是不停被感情不睦的養父迷魅命令要去殺死洞穴裡的巨龍,但迷魅所鑄的劍不夠堅固劍老是斷掉。他沒有生存的樂趣,但也沒有罪惡感,只能說是漫無目的地活著。

 

  忽然之間,他意識到愛情的可能性,也就是他的生命或許有意義的可能。這種感受令他害怕。在萊茵女兒的提醒下,我們知道指環發揮作用的前提必須是「棄絕愛情之人」。因此指環並沒有讓齊格飛發狂,相反的他把指環送給了布倫希德作為定情物。

 

  齊格飛雖然沒有成為指環的傀儡,但由於他本身並沒有行善的動機,聽見萊茵女兒懇求,也無意主動將指環歸還原處,最後招來殺身之禍。而種下這一切惡果的奧丁等人,則如同神話預言的那樣,宮殿在詛咒的火焰中焚毀。

 

  據說華格納在撰寫《尼貝龍指環》第四章〈諸神的黃昏〉之際,對於要以樂觀或者悲觀的方式看待諸神末日此一預言,感到非常猶豫不決。第三章〈齊格飛〉的結局是齊格飛與布倫希德棄絕神界共結連理,而最後一章則要毀掉齊格飛,同時讓眾神毀滅。

 

  在北歐神話中,諸神的黃昏是由自然災害開始的,世界將會迎來連續三年沒有夏季的凜冬,接著眾神與巨人陷入混戰,即使是最偉大的神也將全數戰死。最後是整個世界陷入火海,地球沉入海中,一個的嶄新的地球浮上來,只剩少數倖存的神和一對人類夫婦留在這個世界上。

 

  諸神的黃昏不是世界的終結,因為在舊世界墮落之後,新世界將會升起。諸神將會復生,新世界的草地會更加璀璨,一切都會比舊世界更好。

 

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創造了一個更具科技感與未來感的《齊格飛》版本。(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照片版權Tato Baeza)

 

  華格納的《齊格飛》成功帶領全世界人們理解北歐神話故事,以及它背後的世界觀與啟示。在今年臺中國家歌劇院的《齊格飛》公演中,則可以一窺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更具科技感與未來感的版本。

 

  拉夫拉前衛劇團由卡盧斯・帕德利薩領軍,並不打算呈現給觀眾一個沈重的《齊格飛》故事,反而以結合舞蹈、雜耍、馬戲、機械操作與互動技術的表現方式,透過磅礡音樂交織奇幻視覺、機械巨龍與高難度人體特技詮釋故事中的重要角色。劇中好心提示齊格飛如何破解敵人詭計的林中鳥,以及受到指環影響的強敵法夫納巨龍,都將以耳目一新的方式登場。

 

  劇中靈魂人物齊格飛是《尼貝龍指環》四部作品中台詞量最多也是最難唱的男聲角色,由世界最佳詮釋指環男高音文森.沃夫史坦納飾演,35歲才踏入樂壇的他,以清晰和強大的聲音活力展現驚人天賦,2013年成為紐倫堡國家劇院獨唱歌手,擔綱演出《指環》全系列主角;飾演男高音迷魅的羅德爾.羅塞爾是美國各大歌劇製作公司競相邀演的歌者:飾演阿伯利希的男中音內森.貝格以技巧無懈可擊名聲著稱樂壇,屢獲葛萊美獎和朱諾獎提名。

 

  去年《女武神》站在機械手臂上,採飛行之姿演唱的臺灣聲樂家,演出後廣獲佳評,今年再度受邀演出,女高音張嘉珍將詮釋大地之母艾達一角;女高音林孟君飾演林中鳥,首度亮相以鳥語歌聲指點齊格飛遠離險惡,森林呢喃的綺麗場景以及精細的管絃樂手法展現最美樂章。2018年的《齊格飛》必然與過去各種版本都有所不同,但對整體人類來說,齊格飛依然是一個關於英雄如何找到自我,以及抵抗命運的故事。

 



 

演出資訊

2018歌劇院巨人系列-華格納歌劇《齊格飛》
演出時間 |
10 / 10 (三) 17:00
10 / 12 (五) 17:00
10 / 14 (日) 15:00
※節目全長約5小時,每幕約80分鐘,含2次中場休息,第1次25分鐘、第2次35分鐘
※德語發音,中、英文字幕
地點 |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更多資訊介紹► https://bit.ly/2MGYaoS

 

參考資料

華格納研究:神話、詩文、樂譜、舞台-2013年臺北華格納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羅基敏、梅樂亙(Jürgen Maehder),2017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