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世界一團糟,但我還有愛我的人:〈Crazy On You〉

Ann Wilson與Nancy Wilson。

 

  1975年初,紅心合唱團(Heart)的安‧威爾森(Ann Wilson)與名為麥克‧費雪(Michael Fisher)的青年陷入熱戀。為了躲避徵兵,費雪住在溫哥華一個被安稱之為「有漂流木床的托爾金之家」的地方,兩人在這共度了幸福美好的夜晚,同時也擔憂社會上的紛紛擾擾。

 

  安回憶說:「當時,整個世界陷在地獄般的局面,文化正徹底地翻轉,而一切都陷入了困境。炸彈、邪惡、越戰與石油危機,這些事情讓人意志消沉,於是我把沮喪情緒傾注到歌詞裡。我和麥克的關係很親密,當你身處在這種處境之下,你只想依偎在愛人的腿上說:『哦,天啊,我們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這就是歌曲想表達的感覺。」

 

  安把歌詞拿給妹妹南西看,南西回憶說:「我記得當時我得了嚴重的流感,神志有點不清。但歌詞實在太棒了,讓我整個人從病床坐了起來。兩天後,病情有所好轉,我們開始為它配上旋律。那時我們聽很多The Moody Blues的音樂,他們有一首節奏強烈快速的歌曲〈Question〉,完全符合我們想要的感覺。然後吉他手羅傑‧費雪(Roger Fisher)編出一段以A小調和F調組成的重覆樂段,為歌曲注入美妙的活力。」

 

  當時,紅心在溫哥華擁有許多當地樂迷,並固定在一間名叫「Lucifer’s」的俱樂部演出。她們說:「那裡就是我們第一次演唱〈Crazy On You〉的地方,我認為在俱樂部演出讓這首歌更完整,在表演當中不斷改進總是有所益處。」

 

〈Crazy On You〉單曲封面。

 

  就像所有年輕、渴望成功的樂團一樣,紅心也想發行專輯。但是,加拿大的每間廠牌(加上一些美國廠牌)已經至少拒絕他們兩次。最終,樂團決定將一切賭在溫哥華的獨立廠牌「Mushroom」上,雖然Mushroom缺乏人力與財力資源,但它們擁有自己的錄音室和設備,讓樂團至少能開始錄製專輯。

 

  南西說:「在歌曲開始以前,我想編寫一段木吉他前奏。於是我沉澱了好幾天嘗試寫出第一段,我希望前奏能讓人印象深刻,但起頭是最困難的部分。現在,當我每次彈起前奏時,所有人都可以馬上認出它。」隨著基本的鼓/貝斯/吉他音軌陸陸續續完成,安走進錄製人聲的錄音間。她說:「那不是個能自動調音或處理的時代,所以你是真的在錄音間唱歌和表演。如果你唱錯某個音或歌詞,就得停下重新再來一遍。雖然這會花很多時間,但這種方式讓你非常專注。」

 

  作為紅心發行的第一張單曲,〈Crazy On You〉讓威爾森姐妹打進音樂圈,在加拿大和美國的廣播電台上播放。儘管當時女性解放運動正如火如荼的發展,但音樂產業仍是男性主導的天下。安說:「我們兩姐妹是樂團主唱、創作者和領導者,所以我們和他們平常看到的團體都不同,這讓我們過了一段時間才被業界接受。」

 

  自從〈Crazy On You〉走紅以來,安粗估她已經至少唱了「16000多次」。她說:「經過多年重新演繹,這首歌仍然令人滿意。它完全沒有一句廢話,由於我對這個世界的感覺還是一樣,裡面的一字一句依然能引起我的共鳴。這首歌也給許多人希望,當他們面對生活中的挑戰與困難時會想到:『雖然這個世界一團糟,但我還有一個愛我的人。』曾經有歌迷跟我說:『如果不是因為〈Crazy On You〉,我不可能熬過難關。』這句話讓人非常感動,我沒辦法具體描述這種感覺,但它讓我深深地感到高興,似乎告訴我多年付出的努力確實有意義。」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2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