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危險世界:從防彈衣到Siri

現代社會依然存在著各種偏重於男性的工業設計和疾病調查,而女性生活在這個危險世界裡。

 

  「男性生命」在人類歷史的絕大部分時間往往用來代表全人類,這種忽略女性存在的沉默無所不在:女性生命在電影、新聞、文學、科學、城市規劃、經濟和人類講述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故事都「被缺席」,並導致了性別數據的差距。

 

  這些沉默和差距產生了後果,每天影響無數女性的生活和安全。小至拿不到頂層貨架的標準身高差距,大到汽車安全測試、警用防彈背心等致命危險。現代社會依然存在著各種偏重於男性的工業設計和疾病調查,而女性生活在這個危險世界裡。

 

  辦公室很常看到一個奇怪現象:夏天時,女同事覺得冷穿著外套,但男同事卻穿著短褲在辦公室閒晃。辦公室的標準溫度公式在六O年代依據男性的平均靜止代謝率制定,荷蘭最近的研究發現,從事輕度辦公室工作的年輕成年女性的靜止代謝率明顯低於男性同事的標準值。事實上,這個公式把女性的平均靜止代謝率高估了35%,意味著現行的辦公室標準溫度對女性來說低了五度。

 

  這種情況不僅不公平,而且按照商業常識來說也很糟糕:不舒服的員工等同沒有生產力的勞動力。但職場的性別數據差距後果,遠比單純的不舒服和效率低落還更嚴重。過去一百年間,職場整體來說變得更安全:二十世紀初英國每年約有4400人死於工作,2016年這個數字已經降到135人。儘管男性在工作中受重傷的情況有所減少,但研究證據顯示女性受重傷的情況反而增加。性別數據差距的問題再次浮現,這跟傳統職業研究偏重於男性脫不了關係。

 

職場的性別數據差距不僅只發生在女性為主的產業。

 

  英國每年約有8000人死於與工作相關的癌症,儘管該領域的大多數研究針對男性進行,但目前還不清楚男性是否受到的影響最大。過去五十年間,工業化國家的乳腺癌發病率明顯上升,但因為未能對女性的身體、職業和環境進行研究,導致相關研究缺乏確切背後原因的資料。斯特靈大學職業與環境政策研究教授羅里‧奧尼爾(Rory O 'Neill)說:「我們對礦工的肺塵病瞭若指掌,但你無法對暴露在化學物質的『女性工作』說出同樣肯定的話。」

 

  奧尼爾指出,癌症是潛伏期很長的疾病,所以即使現在就開始研究也需要一個世代的努力才能獲得可用資料,但至今仍沒有研究開始。相反地,人們繼續依賴男性的研究數據,假裝這些數據也適用於女性,特別是「白人男性年齡介於25至30歲,體重70公斤」的標準模型,好像他足以代表全人類的身體。當然,他不能。

 

  男性和女性的免疫系統和分泌激素不同,這對化學物質的吸收情況具有重大影響。女性通常比男性矮小,皮膚也更薄,這兩個事實減少了她們能安全接觸的毒素程度。較低的耐受性與女性較高的體脂百分比有關,有些化學物質會在體脂積累,但目前的化學物質實驗仍在隔離狀態進行,這不是普遍女性接觸到它們的方式。

 

  加拿大研究員安妮‧羅孔‧福特(Anne Rochon Ford)指出,美甲美容產業的勞動力幾乎為女性(通常是移民),她們每天接觸到大量化學物質,經常暴露在亮光劑、清潔劑、凝膠、蟲膠、消毒劑和黏著劑等化學原料的環境。這些化學物質多數與癌症、流產和肺部疾病有關,還可能改變身體的荷爾蒙功能。此外,化學物質的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皮膚吸收情況,但很多美甲店使用的材料容易在室溫環境揮發被人們吸入,磨水晶指甲時也會產生大量粉塵,但這些東西如何影響女性勞工從未受到重視。

 

  職場的性別數據差距不僅只發生在女性為主的產業。建築業女性受傷的數據很少,紐約職業安全與健康委員會(NYCOSH)指出,美國一項對木匠工會的研究發現,女性手腕和前臂扭傷、拉傷和神經問題的發生率高於男性。由於缺乏數據很難確定發生原因,但可以肯定地是至少部分原因得歸咎於專為男性身材設計的建築工地「標準」設備。

 

  英國女性設計服務公司前總監溫蒂‧戴衛斯(Wendy Davis)對水泥袋的標準尺寸提出質疑,她認為水泥重量對男性來說很輕鬆,但袋子不用設計成那麼大,她說:「如果尺寸再小一點,女性也能輕鬆搬運。」戴衛斯還對標準磚的尺寸提出質疑,她說:「我的成年女兒沒辦法用單手拿磚頭,但她丈夫的手就很合適,為什麼磚頭非得做那麼大?」紐約職業安全與健康委員會也承認:「像扳手這種標準工具往往做得太大,造成女性的手無法抓握。」

 

如果不做乳房縮小手術,許多女警無法順利、長時間穿上防彈背心。

 

  英國法律要求雇主必須免費提供員工保養良好的個人防護裝備,包括護目鏡和全身防護服。但大多數的個人防護裝備是以歐美男性的平均身材製作,英國全國工會總會也發現,雇主往往認為女性員工只要用最小的男性尺寸就行。然而,胸部、臀部和大腿的不同會影響安全吊帶的配戴,而以美國男性臉型為「標準」的防塵口罩、防災口罩和面罩並不適合大多數女性,也不適合許多黑人和少數族群男性。

 

  英國全國工會總會於2017年的報告發現,緊急服務機構的個人防護裝備不合身情況最為嚴重,只有5%女性認為自己的個人防護裝備從來沒有妨礙到執勤效率,防彈背心、防刺背心、反光背心和外套都被特別標記為不適合女性。1997年,一名英國女警以油壓剪攻堅公寓時遭歹徒刺死,由於防彈背心影響她使用油壓剪,她只好脫掉背心來執行任務。兩年後,一名女警透露因為防彈背心影響健康狀況,她不得不去做縮胸手術。這些事件不斷受到基層員警抱怨,同警隊的700名警員更挺身而出投訴不合適的「標準防護背心」。

 

  雖然過去二十年經常出現投訴,但情況至今仍沒有改變。英國女警的調查報告指出,她們經常被裝備弄到瘀青和擦傷,不合身更讓一些人得接受物理治療;還有更多人抱怨防護裝備沒有預留胸部空間,不僅穿起來不舒服,還會讓背心變太短無法得到應有的保護。

 

  公共廁所也有不當規劃的問題,我們總是能在觀光景點和娛樂場所看到女廁大排長龍,而男廁幾乎不用等待的景象。從表面上看,男女公廁空間大小相同好像非常公平和平等,但事實上男性廁所既有隔間又有小便斗,能使用的平均面積比女性廁所還來得多。

 

  然而,即使讓男女廁所能使用的的平均面積一樣,這個問題也無法解決。因為女性如廁的時間為男性的2.3倍,原因包括懷孕降低膀胱容量,女性患尿道感染的可能性為男性的八倍。此外,女性更可能需要陪伴孩子、殘疾親屬和老年人如廁。更別忘了有20至25%的女性隨時可能處於月經期間,必須到廁所更換衛生棉條或衛生棉。突然之間,平等的建築空間似乎沒有那麼平等。

 

女性跟男性付同樣的錢,卻只得到相對劣質的服務和產品,還得面臨嚴重的安全隱患。

 

  大量數據表明,女性的手平均比男性小,但我們仍然繼續以男性的手為標準,彷彿男性等於所有人。現在智慧型手機的平均尺寸為5.5英吋,大多數男性單手使用手機時相當舒適,但女性的手並沒有比手機本體大多少。蘋果等科技公司的設計顯然既煩人又愚蠢,因為研究表明女性擁有iPhone的可能性比男性還大。無法單手使用智慧型手機看似沒什麼大不了,但如果危險發生必須用單手操作拍照、錄影或撥打電話等功能時,手機的尺寸大小就會是關鍵因素。

 

  語音辨識可能是解決智慧型手機尺寸的方案之一,但語音辨識軟體也無可救藥地偏重於男性。2016年,華盛頓大學語言學研究員瑞秋‧塔特曼(Rachael Tatman)發現,Google的語音辨識軟體辨識男性語音的準確度比女性高70%。

 

  女性跟男性付同樣的錢,卻只得到相對劣質的服務和產品,還得面臨嚴重的安全隱患。例如,汽車的語音辨識軟體旨在減少駕駛分心並提高安全性,但如果它們沒有反應就會產生反效果。汽車論壇Autoblog的文章引用一名女性駕駛的故事,她新買的福特房車語音控制系統,只聽得懂丈夫的話。另一名女性因為別克的語音啟動系統沒有反應打電話向製造商求助,她回憶說:「對方不客氣地告訴我,我永遠也沒辦法讓這個東西啟動,叫我去找個男人幫我設定。」英國《衛報》記者也親自坐在富豪的越野車測試,試圖用語音辨識系統打電話給妹妹,但都沒有成功。在歷經五次撥號失敗後,她刻意降低音調說話,然後就成功了。

 

  2014年,蘋果大張旗鼓地推出健康監測系統,吹噓它擁有「全面」的健康追蹤系統,可以追蹤血壓、血液酒精濃度、乃至鉬和銅的攝取量。但當時許多女性抗議,這個系統連基本的「月經記錄」功能都沒有。當蘋果的Siri正式上線時,美國的使用者發現透過Siri可以問到性交易和壯陽藥的門路,但問不到墮胎診所。如果你突然心臟病發Siri會協助你,但如果你告訴Siri你被強暴,她會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被強暴』是什麼意思?」

 

碰撞測試假人,它們的原型一直是用男性的平均身材比例製作。

 

  男性比女性更可能捲入車禍事件,也是嚴重受傷的主要群體。但是,當一名女性遭遇車禍時,即使研究人員控制身高、體重、安全帶使用和車禍強度等因素後,她受重傷的機率高出47%,中度受傷的機率高出71%,死亡率也高出了17%。一切都與汽車的設計,還有為誰設計有關。

 

  女性開車時必須坐得更靠前,因為女性的平均身高較矮,腿必須離踏板更近才能踩到,而且還要坐得更直才能看清楚儀錶版。然而,研究人員表明這不是開車的標準坐姿。不符合標準坐姿讓女性受到正面碰撞時的內傷風險更大,而女性較短的腿伸向踏板時的膝蓋和臀部角度,也會讓她們的腿變得更脆弱。

 

  女性發生追撞事故的風險也更高,由於脖子和上半身肌肉量較少,她們更容易受到衝擊,而汽車的設計也放大了這種脆弱性。瑞典的研究表明,現代汽車的座椅過於堅固,無法保護女性受衝擊時的傷害:座椅將女性向前推的速度比男性還要快。這種情況發生的原因很簡單:汽車的安全測試是用「標準男性」身材的碰撞測試假人。

 

  碰撞測試假人於五O年代首次出現,幾十年來它們的原型一直是用男性的平均身材比例製作。最常用的假人身高177公分、體重76公斤(明顯高於一般女性),並且還具有男性的肌肉量和脊椎。八O年代初,密西根大學的研究人員主張在汽車安全測試中加入女性平均身材比例的假人,但汽車製造商和監管機構沒有理會建議。直到2011年,美國才開始使用女性的碰撞測試假人,但這些女性假人究竟有多「女性」還是個問號。

 

  孕婦的情況更糟。儘管早在1996年就有懷孕的碰撞測試假人,但無論是美國還是歐盟,政府並沒有強制要求製造商用它進行安全測試。雖然胎兒因車禍死亡的主因是由於母體受重傷,但至今仍沒有製造商開發適用於孕婦的安全帶。

 

參考報導:Guardian

 

圖片出處:darkday@flickrdarkday@flickrgreg westfall@flickrFord Motor Company@flickr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