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司祭》:是否值得將生命託付於崇高的理念與目標

《熱血司祭》海報。 

 

  九潭區,市政廳門口掛著「清廉的區廳長」布條,顯得極其諷刺,議員、警察所長、區廳長、檢察部長和企業的勾結,全都掩蓋在建立無犯罪家園的口號下,「不是因為有權力才能腐敗,而是那些原是腐敗之人追求權力。」

 

  金海日神父,原是國家情報院反恐特遣組要員,因為某次反恐行動,聽從上級指示誤殺十一名無辜的孩子而退出反恐組,走上贖罪的道路成為神父。人們自古以來對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冠上神話故事的名義,將一切視為人類能掌握的知識,我們也能將那些無法承擔的痛苦交給某個比人類更強大的上帝、其他的宗教或是崇高的道德理念嗎?

 

  對初期的金海日神父來說,李英俊神父是他的上帝,是李神父拯救他脫離酗酒和混沌不明的生活,造成李神父被殺害後,金神父對於真相和證據窮追不捨的動力。編劇拋棄陳腔濫調的英雄典型,金海日神父是不完美的,他是一名神父也是凡人,他的脾氣暴躁,只會使用暴力解決問題,這時候突顯配角的重要,協助金神父揭發那些賄絡案件、吸毒、販毒、謀殺……一層一層破壞權力金字塔的結構。

 

《熱血司祭》劇照。

 

  在劇情的後段,李准,那位指示金神父殺害無辜的十一名孩子的反恐隊隊長,為了得到前期姜部長和其他人合作得來的不法現金,威脅並傷害金神父身旁親如家人的合作同伴,導致金神父背棄上帝、脫下司祭袍並為他所愛的人、他要捍衛的價值而反抗。從武打的畫面可以看出金神父的改變,從前的打架方式只是為了防禦,而後期使用暴力的目的是為了殺人(但並沒有真的殺人),金神父的眼神從明亮轉變成迷失,他迷失在李准給他的憤怒,他迷失在同伴被傷害的痛楚當中。金神父遠離上帝後似乎變得更強大,思想變得更自由,他重新拾起他所要承受的岩石,他就是現代版的薛西佛斯。

 

  當金神父拿槍指著李准,李准說:「如果你只放了一發子彈,那就瞄準。喂!快點開槍!這不是你最擅長的嗎?你就算殺了我也是正當防衛,不會進監獄的,你要是殺了我的話,就可以像以前一樣當個殺人機器,多好啊!還可以賺很多錢。」李准打算利用死亡成為金神父所要承擔的責任的一部份,折磨他直到生命的盡頭,並提起金神父想要忘記的那段以殺人為目標的日子,當金神父的槍逼近李准的腦門,李准得意的笑了,以為他再次成功引起金神父的憤怒,身旁的同伴們勸神父:「他沒有那個價值,神父為什麼要因為這個人脫下你的司祭袍?」金神父的手顫抖著,他究竟是要獨自一人扛起所有的岩石,或是將這些痛苦昇華至他所相信的信仰,而在天主教的理念當中,他必須原諒這個罪人,最後他說:「我向你宣佈,不止是七次,儘管是七十七次,我也要原諒你。」這時候還會覺得背棄上帝的人,背棄崇高道德和目標的人更強大嗎?或許更自由是正確的,沒有任何教條的規定,掌控自己生活的方向,但沒有變得更強大,攻擊和反抗是捍衛價值的方法,而包容和原諒是另一種。

 

《熱血司祭》劇照。

 

  《熱血司祭》是一部犯罪喜劇,劇情內容和現實生活中的新聞緊密連結,反映南韓政商的陰暗面,具大英刑警無奈的說:「因為這裡是南韓啊!」作為無法解決官商勾結的理由,販毒的夜店消遙法外,而且被警察署擁護著,明星成為吸毒案件的焦點,好讓其他在權力中心的人物能成功脫身,踩著別人的屍體爬上頂端。而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們,因為大人們貪圖利益而受到傷害的孩子們,為了保護慈善機構免於成為洗錢機器的李神父失去性命,金海日神父的任務是拯救身陷在迷途中不知悔改的罪人,還有被害者們,而他本身也有自己的傷痛,背負十一個生命走在懺悔的道路上,所以對他而言,「原諒」是痛苦也是無法達到的事。

 

  朴京善檢察官到教會辦告解聖事時,金神父請她回去乞求當事人的原諒再回來,並說:「總之像檢察官您這樣的人經常到教堂、寺廟吧!會掏很多錢,也會犯很多罪,但是大家都是為了心安理得才來的,根本不考慮因為自己而受傷的人,總之,並不是用聖水在額頭上畫十字架就能上天國。為了安心犯罪才到教堂來的人們,即使是用聖水泡澡,都是沒法上天國的。」他說這些話同時也在宣判自己一輩子都得不到安寧的心。

 

  題材如此沈重和陰暗,但加入喜劇的元素,劇情不再單調枯燥,演員們突然從嚴肅的氣氛轉而搞笑並不會讓觀眾覺得錯愕,多了對現實世界的嘲諷,和無法改變現況又積極反抗的荒謬。

 

 

影劇資訊

《熱血司祭》(열혈사제)-SBS,2019(台灣愛奇藝可收看)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