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樹林幽深美麗:導演與尼可拉斯凱吉的《絕地重生》(Joe,2014)

 導演大衛高登葛林推出震撼人心的南方歌德寫實主義電影《絕地重生》(Joe),由尼可拉斯凱基擔綱大樑。

 

  曾執導過《菠蘿快遞》(Pineapple Express)導演大衛高登葛林(David Gordon Green)推出震撼人心的南方歌德寫實主義電影《絕地重生》(Joe),由尼可拉斯凱吉擔綱大樑,飾演一名有著傷痛過往的抑鬱男子。

 

  這是一部激昂且充滿社會寫實的南方歌德式電影,強壯、憂鬱、滿臉絡腮鬍的尼可拉斯凱吉在片中展現了實力派演員的精湛演技,這部電影同時似乎代表著當代電影史最古怪的獨創導演的歧路徘徊已到終點。

 

尼可拉斯凱吉與謝爾丹在《絕地重生》完美搭配。

 

  在2000年時,二十五歲的導演大衛高登葛林發表了他的電影處女作《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以北卡羅萊納州為背景,運用其明亮、不疾不徐和華美的拍攝手法,成熟的構圖畫面似乎向世界宣告了他就是名導泰倫斯・馬利克(Terrence Malick)的接班人。接下來的幾部作品,葛林曾試圖做過微小改變想顛覆旁人的刻板印象,在這個時期他是一位富有真實坦率的靈魂,嚴肅且深沉的電影工作者。

 

  然而怪異的事情發生了。2008年,葛林突然在電影風格上急轉彎,投入通俗喜劇的懷抱,推出的《菠蘿快遞》帶給我們一趟很鏘的冒險。接著在201年,先後交出了惡搞中世紀的低俗喜劇《王子殿下》(Prince Avalanche)以及HBO的笑料影集《體育老師笑傳》(Eastbound and Down)。說真的,如此迥異的風格,令人難以和他之前大受好評的作品聯想在一起,這些笑鬧的商業作品讓一部分電影評論家非常錯愕,並有惡意的評論說葛林的行徑是罹患腦瘤的證據。我個人和其他人一樣驚訝但並不覺得被冒犯,我還認為《王子殿下》很有趣,並且評價是被大大低估了。老實說,《菠蘿快遞》還是有一些殘存的「嚴肅」片段:當兩個男子嗑到很嗨的時候,從情緒和速度的轉變,簡單來說我們還是能夠窺見葛林以往具有遠見的手法 。如今,格林推出的此部新作,重拾了他最初的馬利克式風格,然後有趣的是其中還悄悄蘊藏了細膩的古怪幽默。

 

葛林找到了尼可拉斯凱吉來詮釋一名有著傷痛過往的抑鬱男子。

 

  《絕地重生》是一部步調緩慢的電影,至少和先前葛林拍攝快節奏的通俗喜劇相較之下是緩慢了不少。所以,這也許這是他真正的風格;又或許喜劇最終將變成他真正擅長的。無論如何,不管是步調快的電影、剪接節奏火速的超級英雄片或是動作驚悚片,緩慢的電影並不比它們來的更真實。這是一種由人塑造出來的刻板印象而已,但這表現手法讓《絕地重生》成為一部如此深刻且引人入勝的電影。

 

  葛林這次找到了正確的演員來幫助他回到更能讓人深思的風格:尼可拉斯凱吉這個功力深厚、擁有鋪張又荒謬氣質的馬臉演員,讓他能夠同時詮釋嚴肅的劇情片和喜劇。(他也非常適合在《王子殿下》軋上一角)

 

  他在片中飾演喬,一個大塊頭,曾經因為和警方發生衝突而短暫入獄,平時也常與人發生口角,然而他改過自新,在伐木業擔任管理人員的職務。他的工作是清理林地,在那些需要被砍伐的林木上,先替需要被砍伐的樹木注射毒藥,用一種有特殊化學配方的斧頭執行。幾乎不可能再有更尖銳的象徵,足以顯示這部電影的冷峻無情與對自然世界的充分關懷:毒害樹木。喬,未婚,有一隻心愛的狗,和一個時常分分合合的女友,他光顧當地的聲色場所(但討厭他們養的狗),四處蹓躂。電影鏡頭就這樣跟著他一起隨意遊蕩。

 

  直到有天,一個孩子向喬請求工作,促使喬開始進行自我反思。這個孩子是蓋瑞(蓋瑞一角由泰伊・謝爾丹(Tye Sherida)精采詮釋,他同時也在傑夫・尼科爾斯(Jeff Nichols)的《泥土》(Mud)及馬利克的《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中扮演類似的青年角色),他是一名貧窮但勤勞且有禮的孩子,曾遭受父親家暴。父親韋德由業餘演員蓋瑞・保爾特(Gary Poulter)飾演並表現精彩-他曾是一個遊民,特別被這部片找來演出。喬認為自己能擔任蓋瑞父親的腳色。

 

《絕地重生》是一部步調緩慢的電影,至少和先前葛少拍攝快節奏的通俗喜劇相較之下是緩慢了不少。

 

  尼可拉斯凱吉和令人欽佩的謝爾丹在電影中合作無間。在片中他們有場「有趣」的對手戲,當這對如父子的夥伴下班後一起喝個爛醉,喬像是導師般的教導蓋瑞如何讓自己看起來令人神魂顛倒來把妹:要怎麼做呢?比如說,讓你露出那種「內心潛藏著某種傷痛情緒的微笑」。這看似是凱吉用自身的演技在片中即興發揮,也是個輕鬆有趣的片段,實際上它更深化了全片的層次。

 

  尼可拉斯凱吉的影迷們在看片前必定已經無時無刻的做好心理準備,等著凱吉突然拉大音量的演出傾向。不過他在本片中並不會大吼大叫,但其中也不乏有著非常凱吉式的戲劇性表演。當他無畏的(是的,又一次毫無畏懼)抓起一隻致命毒蛇,掐住牠的頸部後張開牠的毒牙,並向膽怯又在旁竊笑的同事們展示。凱吉是來真的,就像這部電影一樣是沒在鬧的。

 

 

電影資訊

絕地重生》(Joe)- David Gordon Green,2014

 

原文出處:《The Guardian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