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差別格鬥S3】約會

 

她現在有一個酒做的腦袋,血管都急著擴張開來。 

 

  這男人手指輕扣著賓利的方向盤,看起來頗為自在。她別過頭去看窗外風景各種光線裡流逝,聲音只在車外,一路前進。

 

  她穿一件真絲的連身裙,橙橘寶藍潑灑的花樣,絲綢涼冷分外貼身,刻刻在提醒她有這個身體呢,這個身體存在著呢。不舒適的反而是空無遮蔽的雙腿,銀色嵌駝色的魚口高跟包鞋到大腿間別無他物。這男人時不時就來掃描一下她全身,假意在聊天,但聊的什麼她都沒在聽。

 

  她覺得有幾分醉意,但不開心。腦袋裡一股子熱。好像剛剛晚餐的白酒,都全部運送往頭腦裡。她現在有一個酒做的腦袋,血管都急著擴張開來。

 

  他的側臉稱不上難看,甚至有點稍長、看來流氣的頭髮,也增添了幾分稚拙的美感。他戴昂貴的機械錶,西裝什麼的,也都好好的打理了。絕對沒有那種公事包太重,把外套揪出一股往右的壓痕的狼狽感覺。說得也是,以國家財產作為籌碼的操盤手,當然與那些卑躬屈膝的銀行理專有所不同。

 

  兩個禮拜前,他們在一場晚宴上碰面。從那刻開始,他就用驚人的效率,計畫好這天。先是交換名片,交換Line,然後是送花,約吃晚飯,約第二次晚飯,現在。他與他爆棚的自信,具體化成一台流水般的賓利,載著她往溫泉飯店去。值得一提的是,是很好的飯店,一晚抵過好些人兩三個月房租。

 

  她有什麼說不的理由?當然,該除毛的地方除毛過了。胸罩與內褲是成套的,而且是好女人該有的高級、性感但不下流的款式。皮膚狀況完美,當然,這接過的睫毛,楚楚可憐的超防水好感妝容,跟縫過的完美雙眼皮,是泡了溫泉也掉不下來的。

 

  旅館到了。泊車小弟去泊車,他們走進電梯,電梯裡鋪的毛皮極軟,中央還有充分的餘裕放張茶几,茶几上插著鮮花,百合跟飛燕草一類的花材。百合的雄蕊都被摘掉了,這也是必要的,那些鵝黃鵝黃的花粉,隨著上下樓震動後掉了就難看。

 

  他獻寶似的打開門,一眼望過去注意的不是大得誇張還有薄紗垂幕的雪白床鋪,而是穿過床去,那巨大的室外私人浴池。暴露在星空下,觀音石造的溫泉浴池,足以讓小個子的人在裡頭游泳。

 

  遠方只有樹林,跟遠處路上的燈光,有一股蟲的聲音,現在特別清晰。並不巨大,只是清晰。

 

  浴池旁有木製涼椅,奶油白洋傘桌,跟從上方某處設計垂吊而下的木秋千。所以旅館期待客人怎麼使用這樣的設備?儘管假裝一副峇里島度假風的模樣,但怎麼想,都覺得脫離不了情色的用法。

 

  如果真的是情侶的話,這時候她應該心滿意足了吧。就算只是一晚的逢場作戲,這樣的排場,也不會失了她的面子。從緊實的臀部到大腿曲線看起來,他的腰力不會太差才對。

 

  因為兩人的沉默此刻有點長,主要都怪她發呆的緣故。他說他先去淋浴。他建議兩個人一起淋浴,但她拒絕了。

 

  她脫下一點都不保暖的毛皮小外套,三環白金細鏈輕微地發出瑣屑聲響。她只是想不透。

 

  他居然真的不記得她。

 

  也許是因為她大學畢業之後改了名字,也許是因為她念了不同的研究所,也許是因為她一口氣把眼睛上能做的改變都做了,雷射近視、縫雙眼皮,或許是出社會後她不再穿著運動服跑來跑去了,她認真開始化妝、重訓,這對胸部跟美腿可是貨真價實。

 

  那為什麼她一眼就認出他來?他也跟以前都不一樣,至少少了20公斤,輕微自然捲的頭髮現在配著他因為瘦削而顯得稜角分明的臉,看來不再那麼噁心。他也不再穿著難看的花格襯衫跟顏色醜陋不堪的T恤了,詭異的汗臭也被清新的男性淡香水取代。但透過現在這張春風得意的臉,這個小跳步般的俐落身影,這個嶄新的都會優質輕熟男,她還是分明看到那個被班上漂亮女同學呼來喚去的該死肥宅。

 

  他抱著人家叫他買的飲料在校園裡跑,一臉氣喘吁吁的樣子。叫他買飲料、影印筆記、寫團體報告的人,那些天生就知道怎麼運用自己的年齡跟美貌的女生,卻在系辦圖書室的沙發椅上,跟外表與個性襯得上她們的男性,親吻、愛撫、發出咯咯的笑聲。要是用長波紫外線照那張長椅,必然會看到各種體噴濺溢流的痕跡,絕不會有人想再靠在上頭一秒。

 

  她一直看著他,就像看見車禍現場不能移開視線一樣,看這個卑賤的肥宅,成天追著漂亮的女生跑,樂此不疲的樣子。可能有時候看得太靠近了,擋著他的路,還會被他從油膩不堪的眼鏡後面狠瞪一眼。

 

  「嘿!醜女,滾遠一點,別擋著我幫美女跑腿了,你這沒價值的存在。

 

  從他不耐煩的表情後面,她幾乎可以聽見他內心這樣的聲音。

 

  天啊,這人真是賤。她忍不住這樣想。但是即使是這樣犯賤的人,也看不起不化妝、不打扮、每天往學術型社團跑的女性,像是她。在他內心的小殿堂裡,世界的階級順序想必是超級正妹、普通正妹、他自己、其他一切男性、醜女。

 

  居然被可悲的人認為自己可悲了。可能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忘不了吧。

 

  又或者是,她當年就料想到一件事情──這個肥宅家裡很有錢,送出國去買個學位,回來卡個爽缺應該不成問題。那些正妹與其跟沒未來的熱舞社青年打砲,不如好好養成這個傢伙才對。

 

  可是正妹不想。那種透著卑微的殷勤,正妹就是討厭。他的殷勤裡充滿了阿宅味跟窮酸,一點浪漫的成份都沒有。這就是大學食物鏈的奧妙之處。她簡直就成了觀察食物鏈的專家,有一種沾沾自喜的得意。幾乎可以忘了,自己被某些男人歸類成浮游生物的等級。

 

  她自從重逢之後,就一直在等他何時會發現,發現了又有什麼反應。但讓她失望的是,他始終沒有察覺。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莫非還想更了解這個前任肥宅一點?可是不管是當時或現在,他有什麼值得被人知道的內心世界呢?她莫名地煩躁了起來,想趁著水花四散的聲音掩護,偷偷打開門,偷偷離去,叫一部計程車,就這樣走掉。

 

  反正,他們也從沒有認識過彼此。

 

 

(本文為【小說無差別格鬥】第三季主題「肥宅」投稿作品)

 

 

圖片credit:

Julia Shashkina@flickr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