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台誕生的滾石樂團:當米克傑格與基思理查茲再次相遇

米克‧傑格邊抽菸邊聽著基思‧理查茲彈吉他。攝於1971年理查茲的別墅。 

文|Mumu Dylan

 

  即便搖滾樂催生了無數的音樂搭擋,例如賽門與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披頭四的約翰藍儂和保羅麥卡尼、綠洲(Oasis)的蓋勒格兄弟檔,卻也經常聽聞雙方由於理念不合或其他因素分道揚鑣,甚至終身互不往來。很少人能夠像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的米克‧傑格(Mick Jagger)和基思‧理查茲(Keith Richards)一樣,荒唐嗑藥、出外廝混和創作表演超過五十年。

 

  雖然傑格和理查茲從小就認識彼此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他們並非原本就是興趣相投的摯友。在愛上藍調、創作歌曲和組成世界上最知名的搖滾樂團以前,傑格和理查茲只是兒時經常一塊騎三輪車的玩伴。1995年傑格受訪時回憶描述:「我甚至不記得還不認識他的時期。由於我們都住在同一條街上,他母親和我母親也認識彼此,而且我們七到十一歲的時候還讀了同一所小學。當時我們不是最要好的朋友,但確實是彼此的玩伴。」

 

傑格和理查茲的青澀模樣(攝於1963年)。

 

  兩人從小出生在大倫敦東部的達特福德鎮上,當理查茲一家搬到不同的社區時,傑格和理查茲也因此讀了不同的學校,漸漸不常再看到對方。然而,巧合的是他們都在青少年時期各自開始愛上搖滾樂。傑格還自組了樂團,他說道:「大概是十五或十六歲的時候,週末的晚上我經常和不同樂團去表演。如果確定拿到一場演出,我會用盡力氣做些瘋狂地舉動,你知道大概就像是跪著演唱或是在舞台上打滾。」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生活和交友圈,理查茲也只有聽說過傑格的週末演出。

 

  傑格當時就讀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並認真考慮未來成為一名記者或政治家,而不是搖滾巨星;至於對讀書沒太大興趣的理查茲,則跑去讀了席德卡普藝術學校(Sidcup Art School)並開始練習吉他。這段看似沒有太大交集的兒時玩伴關係,卻在1961年10月17日早晨的達特福德火車站月台上像電影情節般有了重大轉變,兩人的再次相遇改寫了彼此的未來和搖滾歷史。

 

超過五十年的滾石樂團至今仍活躍於樂壇。

 

  當時剛滿十八歲的傑格和十七歲的理查茲正準備搭火車去各自的學校,理查茲回憶說:「在一個像達特福德這樣的城市,如果要去倫敦或是其他地方,就必須去達特福德火車站搭車。米克和我再次相遇時,他剛好帶著兩張專輯:查克‧貝瑞(Chuck Berry)的《Rockin’ at the Hops》和馬迪‧沃特斯(Muddy Waters)的精選輯《The Best of Muddy Waters》,當時我只有聽說過後者的名字。」

 

  傑格手上拿著兩張專輯,理查茲則背著吉他,讓原本早已形同陌生人的兩人開始在列車上熱烈地聊著搖滾和藍調音樂。路途中,理查茲還得知專輯是傑格直接從芝加哥的切斯錄音室(Chess Records)訂購,因為它們剛好都沒有在英國販售。由於話題投機和共同興趣,再加上怎能錯過試聽稀有專輯的好機會,於是理查茲便邀請傑格當天過來喝杯下午茶。兩人就這樣伴隨著搖滾樂的噪聲續攤,而演出經驗豐富的傑格也邀請了還只是新手的理查茲,作為吉他手加入他當時所屬的樂團「Little Boy Blue and the Blue Boys」。

 

很少人能夠像米克‧傑格和基思‧理查茲一樣,荒唐嗑藥、出外廝混和創作和表演超過五十年。

 

  次年,他們搬到切爾西租了一間公寓並在這裡遇見了布萊恩‧瓊斯(Brian Jones),沒多久三人就共組了一支全新的搖滾樂團。他們以之前相遇時傑格所帶的馬迪‧沃特斯專輯歌曲〈Rollin’ Stone〉為靈感將樂團定名為「Rolling Stones」,開始了往後的搖滾之路。

 

  2015年2月,達特福德鎮議會決議在月台掛上藍色的紀念牌匾,以紀念達特福德火車站為搖滾樂未來立下的功勞;期盼讓每天通勤和路過的旅客都能意識到,這座車站曾經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促成了歷久不衰的滾石樂團。

 

2015年2月達特福德鎮議會在月台掛上藍色的紀念牌匾,紀念這座火車站為搖滾樂未來立下的功勞。

 

 

圖片出處

BBCMirrorPasteDailymail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