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歸在加入車隊前的胡思亂想,也已預示著他的逃亡並不是因為他想追隨楊東的腳步。被「毛時代」推著走,無法決定自己命運的莊子歸,其實只想安分地當個小人物,逍遙如「莊子」,然而卻不可得。

30年後,她唱著〈性不是敵人〉。殘酷的年輕男孩可能是敵人,但性愛不是。可笑的審美標準也許是敵人,但生為女性不是。「不管他們說什麼,我都不會感到罪惡\不會自認骯髒,就買帳他們捏造的悲慘\不會被羞辱,因為相信愛是自由\愛是心臟的燃料,性才不是我的敵人」。

《崩壞人生》由知名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指導,他也指導過許多著名的作品,如:《花神咖啡館》、《藥命俱樂部》、《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等等優秀影片,這次他用一種截然不同的角度去闡釋當失去摯愛的苦痛過程。整部片的基調其實極為沉悶與不和諧,當開始觀看時總不能理解導演到底要讓我們看到些什麼。

  • 你不相信死神住在/櫻桃的太陽裡面?春天的吻/殺不死你嗎?
  • 無所畏懼-炫麗色彩於沈寂黑色空間潑灑,不斷提昇的城市。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
  •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在自己的土地,唱出咱的歌曲。
  • 探訪回憶,再見真實──2016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