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賭一次

 

但悲觀的性格其實仍躲藏在他的咖啡裡。即使是輕度烘培的豆子如非洲肯亞,仍無法擁有陽光熱情的透徹明亮。

 

 

  上次去咖啡廳坐坐,那位老闆與我是老同學。他沖煮精品咖啡,好幾台帶著點歷史痕跡的虹吸壺排列在斑駁的吧檯上,透過弧形的玻璃壺看見他滿臉鬍渣的臉被滑稽地扭曲。

 

  就在這吧檯邊,高腳椅上,我們常常討論(或是激辯)許多事情,人生觀、社會現象、咖啡、和咖啡店經營。討論來討論去,常常這些似乎都是同一種事。

 

  這麼說吧,雖然不那麼明顯,但我總覺得我這位同學是一位黑暗悲觀的人。

 

  很難想像,因為他總是開朗活潑,喜歡開玩笑。但是與他多年深談的經驗裡,他有種深層的無奈感,和對這社會結構與價值種種的無可奈何的悲觀和厭煩。

 

  他的咖啡好喝,這點無庸置疑。尤其在單品咖啡的部分,因為對沖煮原理嫻熟,了解咖啡豆特性,有敏銳的嗅覺,所以總是能發揮豆子本性,釋放其好味道。不只如此,他也能因客人的不同喜好,調整沖煮過程細節,製出令人滿意的咖啡。

 

  但悲觀的性格其實仍躲藏在他的咖啡裡。即使是輕度烘培的豆子如非洲肯亞,仍無法擁有陽光熱情的透徹明亮。在他的手藝之下,在非洲草原上會飄來幾朵厚重的積雲,遮掩住太陽半邊臉,不時飄著細雨,水氣裡有一種嗆鼻的泥土味。

 

  這無關咖啡品質或好壞,是僅是他的風格。

 

  他肯定喜歡他的工作,不然他不會放棄多年的廣告工作,從中國上海回來,拜師學藝,租下一間小巷的10幾坪空間,做咖啡。

 

  而我除了看見他努力做咖啡之外,卻也看見他在憤世忌俗的泥沼中爬上爬下,始終掙脫不開。

 

  開了四、五年了,一直都很穩定的咖啡廳最近陷入瓶頸。原因很多,而他覺得最大的原因是這個逐漸沒落、人潮趨少的區域,喝精品咖啡的族群不夠支撐。對此,我不想討論什麼是真正的原因,因為沒人是經營之神,而這種事情確實讓人拿不定主意。

 

  離開熟悉的區域,怕原有舊的客人不來,對於全新的地點不熟,不確定生意來源在哪。不離開呢?又無法解決現在的問題,更害怕即將漲價的房租。這永遠是店家經營的兩難。

 

  「就賭一次吧!另找地點。」我說。這種建議其實不應該亂給,但我忍不住。

 

  原本看著落地窗旁的鳥籠發呆的他回頭看我。「我可以想像一、二年之後,你仍坐在這裡抱怨地點太差,生意才會不好,然後懊悔早知道那時就搬了…」我繼續說。

 

  信心是最大的問題。因為缺乏自信,害怕改變,緊抓著舊有的,不去冒險做有機會的事情。

 

  因為不改變,即使失敗了,我們仍可以怪罪於環境,小環境或是大環境,就是可以不用怪自己。

 

  「可是…」他仍猶豫。「我相信你和你的咖啡。不做比較容易,但做了,至少未來你不會後悔。」我跟他說。邊說,我瞥見鳥籠裡的兩隻可愛的鳥,認真啄著小門的彈簧,欲振高飛的翅膀不停地拍打。

 

 

圖片credit:Ptr ndrgrnd@flickr

 

編按:《咖啡生活》專欄至此已全數刊登完畢。請期待作者的另一個新專欄《廣告人生》。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