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差別格鬥S1】自給自足

 

 我稱維繫我生命的傢伙為卡特斯。

 

  我是吃自己的大腦長大的。

  並不是割開頭蓋骨,切下一片片大腦皮質,置於盤中的那種吃法,更不是徒手掐出整個腦袋食用,那種狼吞虎嚥的吃法。

  不需要將它取出來,我便能吸食著它的聰明才智和喜怒哀樂過活,我稱維繫我生命的傢伙為卡特斯(Cactus)。

  卡特斯是株仙人掌,追求著陽光,每日都毫不畏懼地向上仰望著。

  鑽入惡臭幽黑土壤中的根,僅僅淺埋及可,若寒澈刺骨地冷水,每日澆在它身上的話,它只會腐爛罷了。

  至少卡特斯是這麼說的,在我眼中,它冰潔如玉壺,直率狂妄,且從不卑躬屈膝。

  長久以來,它是我唯一的支持,而我總是對它深信不疑。

  當卡特斯遇上蘿絲(Rose)、歐奇德(Orchid)、莉莉(Lily)和戴恩塞斯(Dianthus)時,身上的刺便直直豎起,插穿我的腦門。

  如果卡特斯是配置給每個人類的維生工具就好了,每個人的卡特斯相互合作,打造一個零紛爭、無人批評的世界。

  窗外映照的若是那樣的世界,卡特斯肯定會同意讓我去進行社交行為吧?

 

  可惜直到現在,我從來沒有遇見過另一個卡特斯。

  也許靈魂具有渴求擁抱等親密肢體接觸的欲望,在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孤單無可遏止的擴散,接連的影響了卡特斯的心情。

  「卡特斯,也許可以到對面新開的餐館吃頓飯?」

  「吃飯?從便利商店買就行啦?」卡特斯沒好氣的回答。

  「不過......」我彎著身子,環抱住自己,發現自己雙手所能掌握的,僅僅是左臂到右臂這樣狹窄的範圍而已。
  「妳敢向服務生點餐嗎?一個人吃飯看起來多蠢妳知道嗎?」卡特斯打斷我,對我的睥睨全流露在語氣之中。
  「或者回老家看看爸媽?」
  「妳期望得到關於『正當』工作的問題轟炸嗎?還是鄰居的冷眼?」
  「這麼久了,我想也許是出去試試看的時候。」我說得很小聲,支支吾吾,心虛的扳弄著手指。
  「身為靈魂的妳,比身為大腦得我聰明嗎?」
  「明明四十年後腐爛的會是你。」頂多六十歲,以房間角落堆積的,添滿化學物質的便利商店空飯盒來判斷,那是我粗估的,肉體的生命盡頭。
  「妳不懂得化妝,憑什麼得到外面的善意。」
  「網路上都說,最近盛行的是淡妝,所以……」
  「妳的鼻子那麼塌,妝再濃都掩蓋不了這個事實。」卡特斯再次打斷我,以不耐煩的語氣說著。「妳的畫是唯一能被外面所接受的,別忘了連父母都不支持妳的時候,我是怎樣陪在妳身邊的。」
  「我只是想要和大家相似一點。」
  「妳想變平庸?」卡特斯像是被惹毛了,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我為了保護妳不受傷,小心翼翼的扶持妳,直到妳總算爬上與眾不同的高嶺,而妳現在竟然反悔了?」
  「我一點都不後悔,我依然不想去過無聊普通、整天斟酌社交詞彙的生活。」當感受到自己與現實間格格不入時,就害怕到不敢再踏進去一步了。
  「只有我們能讓彼此活下去。」卡特斯自信滿滿的笑著。

  我沒有再答腔,只是望著白漆粉刷的牆壁,默默祈望著這片壁壘瓦解,或者轉為透明,好讓外面的蘿絲、歐奇德、莉莉、戴恩賽斯或甚至是另一個卡特斯能夠注意到這裡。

  在四片水泥牆中,有顆同時被自命不凡及自卑困住的心臟,依然跳動著。

 

 

(本文為【小說無差別格鬥】第一季主題「牆」投稿作品)

 

圖片credit:crodriguesc@flickr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