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暴動與迷醉的象徵:真假t.A.T.u.

 

t.A.T.u.是走過千禧年少女們共同的記憶,一度解散又再重聚,但已改變太多。

 

  2001年出道的俄羅斯雙人組合t.A.T.u.,在各種意義上都是超強的商業作品。紅色長髮帶點雀斑天真無邪的蕾娜,跟黑色短髮叛逆纖細的尤莉亞,在經紀人的指示之下,「演出」一對被世界拋棄的少女同志戀人。介紹t.A.T.u.的詞彙是:「我們這個時代暴動與迷醉的象徵!」如此視覺印象強烈、憂而不傷、沒有侵略或危險性的議題炒作,正是那個時代流行樂壇最需要的。

 

  漂亮可愛的女同性戀,一直都是大眾媒體視覺消費的客體。二十年來西方影視戲劇中,總是不乏雙雙性感迷人的女同志戀人,她們的存在不是為了真的挑戰什麼常規,而是為了給予異性戀觀眾一些情慾的刺激。不管散戲後是真是假,t.A.T.u.扮演的事實上也是這樣的角色。這給予她們數年驚人的名氣,卻也掩蓋了她們真正的藝術才能。

  

  t.A.T.u.的構成,必須從被演藝事業摧毀的童星說起。蕾娜與尤莉亞這兩個被俄羅斯當紅兒童合唱團Neposedi開除的少女,身為尷尬的過期童星不知何去何從。1999年,十四歲的她們剛好同時參加了原本為兒童心理學家的音樂製作人伊萬─沙普華洛夫的海選,並且脫穎而出,被賦予t.A.T.u.這個團體名。

 

  t.A.T.u.同時與刺青諧音,在俄羅斯語中又有她(主詞)/她(受詞)的意思,成軍的當時,伊萬─沙普華洛夫就決定利用蕾娜跟尤莉亞的外型與歌聲,塑造出一對如真似假的叛逆同性戀少女超級偶像──而他成功了。這對每次現場演唱、錄製MV必定激吻的青少女,唱著暗示濃厚的歌詞,成了流行音樂中同性戀女性挑戰世俗秩序的象徵。

 

2000年左右的俄羅斯樂壇比起歐美國家更前衛,t.A.T.u.因此拍攝了不少挑戰尺度的宣傳照。當然,歌迷很高興。

 

  t.A.T.u.的俄語單曲和英語單曲,成為排行榜常客。她們的歌詞大多是在吶喊不為世人所接受的痛苦,少女感情與慾望的驅動,以及逃離這一切的渴望。儘管沒有明說,但從她們超短制服格子裙的扮相(暗示著宗教學校的束縛),以及演唱時的互動,聽眾都可以了解t.A.T.u.的命題為何。

  

  除了話題炒作之外,尤莉亞與蕾娜有著辨識度極高的聲線,而編曲的方式也相當前衛,具有一點電音風格。然而t.A.T.u.卻很快的分崩離析,一方面是因為,未成年少女偶像的保存期限短暫,另一方面卻也是因為她們與製作人意見不合分道揚鑣。究竟叛逆偶像唱完〈她說的一切〉、〈他們抓不到我們的〉之後,還能怎樣展現自己更深刻的一面?或者還能提供什麼樣更強烈的刺激?以及,該如何與歌迷一起成長,邁入人生下一個階段?

 

  t.A.T.u.是個註定短命的團體,她們的感情跟性傾向或許只是炒作,但她們當初帶給全球歌迷的震撼與感動卻是真實。曾經,有兩個非常美麗的未成年少女,她們用清澈高亢的聲音,奮力的舞動與韻律,帶來世上獨一無二的t.A.T.u.。

 

 

影片:2001年t.A.T.u.在莫斯科出道,現場演唱〈All the Things She Said〉俄文版本〈Ya Soshla S Uma〉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5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