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第一個抽象畫家:Hilma af Klint

克林特1907年繪製的《Altarpiece #1》;克林特的肖像,約攝於1900年。

 

  瑞典藝術家希爾瑪‧克林特(Hilma af Klint)從未將1906年至1915年之間創作的193幅畫作形容為「抽象藝術」,而是視為她與朋友在1890年代探究精神世界的啟發。儘管克林特沒有把作品稱為「抽象藝術」,但已經足夠讓歷史學家將她譽為世界上第一個抽象藝術家。

 

  事實上,克林特繪製的抽象畫遠比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或羅伯‧德洛涅(Robert Delaunay)等抽象藝術先驅都還早很多,而且相較於大師們皆為藝術團體成員,克林特則是孤身一人獨自進行創作,並且規定作品只能在她逝世二十年後才能公開展示。克林特於1944年逝世,一直到42年後(1986年)她的作品才在洛杉磯的公開展覽《藝術中的精神》上被世人看見。

 

克林特逝世42年後,作品才終於被世人看見。

 

  1862年,希爾瑪‧克林特出生於瑞典的一個海軍家庭,她的父親是一位對數學有濃厚興趣、擅長小提琴的海軍將官。雖然家人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但克林特對科學快速發展的世界非常感興趣(包括醫學、X光線和進化論),並對當時熱門的精神科學充滿好奇。

 

  克林特熱衷於數學、植物學和藝術,最早的一些畫作是對植物的詳細觀察。但父親無法理解女兒對藝術的熱情,甚至不贊同她投身繪畫。但克林特還是在1882年進入斯德哥爾摩美術學院學習肖像和風景畫,並在1887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雖然她的作品很好技巧也不錯,但也稱不上無可取代或是能傳達特殊意義的畫作。

 

手持調色盤的克林特。

 

  克林特繪畫的重大轉折點來自於妹妹的死亡。1880年她的妹妹去世後,克林特加入一群對精神世界感興趣的女性團體,尤其對促進科學和精神結合的神秘理論,以及布拉瓦茨基提出的神智學思想特別熱衷。她與四位女性朋友組成的秘密團體被稱為「The Five」,她們期望藉由降靈會(Séance)與靈界的「High Masters」進行溝通聯繫,並在祂們的指導下自動地書寫和繪畫作品。

 

  透過和「High Masters」的接觸交流,1906年克林特開始繪製一系列的抽象畫作。這些圖像是為展現出「物質世界與靈界和睦相處的途徑,以及其他的二元性:信仰與科學、男性與女性,善與惡。」

 

  在「High Masters」的指導下,1906年至1915年間克林特共畫出193幅作品,以及數以千計的筆記描述她與「High Masters」的對話過程和作品意義:藍色代表女性、黃色代表陽剛、粉紅色代表性愛、紅色代表心靈的愛、綠色代表和諧;螺旋意味著進化,看起來像字母「U」的標誌代表精神世界,波浪或像字母「W」的標誌代表物質世界,圓形或圓盤則意味著團結。克林特相信她正在創造一種新的視覺語言、一種新的繪畫方式:將精神與科學結合。

 

克林特的125本筆記本充滿著符號、標誌和文字,試圖分析她所創造的圖像意義。

 

  這些畫作的尺寸通常都有十英尺以上,但克林特的身高只能觸及五英尺左右,因此她把畫布放在地板上進行創作,部分作品還能看見弄髒畫布的腳印痕跡。克林特相信她的作品是為了建造一座「神殿」,而這座神殿是什麼或有何涵義從來沒有明確說明。克林特只知道一切是受到精神的引導:「這些圖像直接藉由我的手畫出來,沒有任何草稿只有強大力量指引,連我自己也無法解讀這些圖像。儘管如此我仍致力創作,不改變一絲筆觸。」

 

  克林特沉浸在新科學與奧秘思想中,認真研究奧地利哲學家魯道夫‧斯坦納(Rudolf Steiner)提出的理論。但是當克林特將自己的繪畫作品給這位神祕學大師看時,斯坦納感到非常震驚,並告訴她這些畫至少在五十年內肯定不會被世人看見,因為沒有人能理解它們。

 

《Doves #2》,1915年。

 

  斯坦納的反應讓克林特心灰意冷,隨後停止繪畫並專心陪伴瞎眼瀕死的母親身邊,四年後才重拾畫筆繼續創作。1944年克林特逝世後,她租的工作室(一間穀倉)被不滿地主的佃農縱火,一位親戚很快把克林特所有的繪畫和筆記裝進木箱裡,放到錫屋頂的閣樓中保存,但這一放就是三十多年。

 

  1970年,克林特的畫作原本要贈送給斯德哥爾摩的現代藝術博物館,但令人驚訝的是(或者可以說愚蠢)博物館竟然拒收退回。幸好在家族與藝術史學家Åke Fant的堅持努力下,克林特作品最終在1986年公開展出。克林特一生共畫了超過1200張抽象畫,並寫下約23,000字的筆記,目前皆由「希爾瑪克林特基金會」擁有和管理。

 

克林特的筆記本。

 

《The Ten Largest #7》,1907年。

 

《The Ten Largest #4》,1907年。

 

《The Ten Largest #3》,1907年。

 

《The Swan #17》,1914年。

 

《The Swan #18》,1914年。

 

《Evolution》,1908年。

 

《Doves #3》,1915年。

 

《Chaos #2》,1906年。

 

《The key to the work up to this point #5》,1907年。

 

圖片出處:Hilma af Klint

 

既然您在這裡… 您知道MPlus這些年來一直都是非營利網站嗎?我們秉持「思想自由」與「價值共享」的信念,希望打造一個不受商業操控、專注在讀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認同我們正在努力呈現的觀點,請您點擊以下的贊助連結。只要新台幣20元,您就可以支持我們,而且只需要您一分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