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大明星》:笨拙的隱匿,坦然的勇氣

 

就如同片名《隱藏的大明星》般,影片中許多情節都與「隱匿」相關。

 

  近年來,似乎無論在華語圈或海外,都興起一股素人的演唱選秀節目熱潮。挾此風氣,相關影視與排場也越見浩大,從佈景、打光、音效、攝影、取鏡、道具等都越發專業。甚至在這種精細的安排之下,節目中評審和參與者的肢體動作與表情反應,幾近讓觀眾有一種所有拍攝到的畫面,包含驚呼尖叫、感動落淚等應是自然流露的情緒,似乎盡在算計好的流程之中。

 

  但素人精神之容易引起大眾共鳴,或許就在於其質樸且與社會平民能夠共通的特質。《隱藏的大明星》同樣以想要一圓星夢的女孩作為背景,卻能在敘述故事的過程中,將性別、階級、親情與愛情等議題和元素統攝於其中,藉此反映出印度的生活面向。導演藉由以身處中低階層且家庭不圓滿的女學生視角,一方面凸顯出主角的質樸,一方面也拉近與社會的距離,不僅讓觀眾更能感同身受,也更增進電影情節的立體感。

 

  當然,在此以母女為刻畫重點的印度片中,性別議題絕對無法缺席於相關討論中。但除此之外,電影中更有趣的地方,或許更是在隱匿/坦然的二面性上,環環串起女主角的家庭、感情、夢想等相關情節,並到結尾時釋放開來,成為劇情的高潮所在。

 

《隱匿的大明星》以中低階層的女孩為主角,鋪陳她想成為歌手的夢想。

 

  就如同片名《隱藏的大明星》般,影片中許多情節都與「隱匿」相關。影片甫開始,因家暴而以墨鏡掩飾的母親娜吉瑪(Najma)笑稱是不小心意外撞到,即使輕描淡寫仍掩不住女主角茵希雅(Insiya)的目光,茵希雅甚至直接不滿地以愚蠢形容只願一味容忍的母親。娜吉瑪在此不僅隱藏傷痕,同時也隱匿事由,為的是要成全一個她希望能夠守住的完整家庭生活。

 

  在影片中的隱匿,幾乎都與求全有關。對於母親娜吉瑪而言,遠走他處生產茵希雅是段隱匿的孕育過程,對於茵希雅而言,蒙面化身為「secret superstar」是段隱匿的圓夢過程,甚至對於茵希雅的弟弟古度(Guddu)而言,藉由看似莽撞孩童般濺灑出咖啡的動作也是為完整家庭而採取的隱匿手段。這種隱匿,面對的是來自於性別與經濟雙重父權體制下不得不採取的方式。

 

本片由天王阿米爾罕監製,免不了也要下場去演。

 

  導演不僅用這種隱匿的方式來點出家庭、生活、人權的相關議題,劇中亦以隱匿的手段更進一步展現出情感的含蓄與內斂。劇中可觀察出導演善用小細節去側面描述內心的刻劃,從母親娜吉瑪項鍊的遺失、茵希雅「secret superstar」的帳號密碼、弟弟古度擅自偷拿科學勞作用品的膠帶,都一步步加深劇中各人物彼此間的連結。即使採取這些隱匿的手段,往往都需以更為刻苦或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所進行,但這就是在體制的限制之下,如同娜吉瑪對茵希雅所說的,作為一個母親所能給予女兒「儘可能的自由」。

 

電影從開始,便是在不斷的限制、忍讓的隱匿之下,選擇對於家庭與夢想的迂迴求全。

 

  電影從開始,便是在不斷的限制、忍讓的隱匿之下,選擇對於家庭與夢想的迂迴求全,但在連忍讓與隱匿的退守亦無法求全的狀態下,電影情節在雙方來回拉鋸的衝突下,達到最後的高潮,迸然激發出勇敢、抗爭的坦然,更顯難能可貴,「隱藏的大明星」也在此時呼之欲出。但在高潮的同時,導演也不忘再度向觀眾提問,真正「隱藏的大明星」到底是誰?

 

  影片或許在開頭以電視節目為敘述主軸和稍後擷取網路搞笑影輯的片段上有些突兀,另一方面,關於茵希雅與欽坦(Chintan)間似乎刻畫不夠深刻無從看出兩人間的關係與轉折,但皆無傷大雅,不影響本片的可觀性。從影片的深度而言,在隱匿、掙扎、求全、選擇的有限性中,精準將角色的困境與突破性彰顯開來。或許,以更老生常談的說法而言,影片中正以一系列的衝突情節召喚出角色的自我主體意識,也卸下「隱藏的大明星」那層神祕的面罩。

 

 

電影資訊

隱藏的大明星》(Secret Superstar)-Advait Chandan,2017

分享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