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家庭的特徵是霸凌、攻擊或虐待,有時候這種行為嚴重到犯法的程度;即使還沒有如此嚴重,這些情況仍然是殘酷傷人的。更糟糕的是,這些殘酷行為會傳染下去。爸爸欺負自己的大兒子;兒子自己知道被欺負的感覺有多麼可怕,理應更清楚知道這樣不好才對,卻反過來欺負弟弟。自己受到傷害的時候,似乎只教會了我們如何去傷害別人,而非提醒我們不要傷害別人──這是人性中令人遺憾的特徵!

送走了去年大獎贏家以色列電音創作歌手Netta Barzilai,2019年歐洲歌曲大賽獎座再度回到歐洲本土,由荷蘭浩室樂手Duncan Laurence的〈遊樂場Arcade〉奪得。與其他國家推出的華麗歌曲相比,〈遊樂場Arcade〉是一首相當清新簡單的流行情歌,沒有任何要拯救世界的壯志,也沒有打算向眾人傳遞什麼政治正確的訊息。Duncan Laurence用英語輕輕慢慢的唱一首關於「沒有回報的愛」的歌曲,就連編曲也盡可能不繁重,讓人聲與琴聲柔和迴盪。

只出現在電影不超過十分鐘的 Didier 資訊非常少:從他與 Alexandre 對話的場景與台詞,我們知道他在工地從事勞動,有一名同性戀認同的兄長因不明原因亡故,兩人都於兒時遭受教會神父性侵犯。我們不知道他與兄長的關係親疏、確切的性向認同、恐同的程度、處理自身創傷的進度;我們看到他的現身,隨之而來卻是靜默與暴力,我們看到這樣的角色不願意將話語權與受害者身份套用在自己身上,這部電影因此不是由他的視角切入的電影,但卻又必然是他的電影,是向社會代表他的電影。

  • 雖然是蝴蝶,卻被人說像是羅夏克墨漬測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2019金馬奇幻影展邁入第十屆,今年的視覺主題是: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