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正著手創作的人而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吸引讀者的關注。作者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故事能在各種不同層面俘虜讀者,讓登場人物宛如真正存在於這個世上,直到故事結束之後仍活在讀者的心中。為了能寫實到這種程度,作者必須徹底了解自己描寫的角色與其存在的世界。這樣才能在每次機會來臨時,就點出登場角色的為人與性格,讓讀者更能深入這個故事。

悲傷的事實是傳奇搖滾樂團和歌手不斷地步入死亡,近年搖滾專輯發行量和銷售量也比過去幾十年少許多,甚至經常被娛樂產業貼上討人厭的「老派」標籤,儘管如此搖滾樂還是長存在許多人心中。不過,雖然搖滾樂還沒死,電吉他的主導地位卻有所動搖,而且正快速凋零。

嚕嚕米長得像是河馬卻又不是河馬,一如哆啦A夢像是狸貓而不是狸貓,麗莎與卡斯柏像是兔子而不是兔子。在古代,這種難以分類的生物會被當作禁忌,不得食用或接觸;到了今天,人們卻反過來鍾愛不清不楚的事物。《嚕嚕米冬日樂園》中的故事背景正是處在這種灰色地帶,位於舊年與新年之間,黑夜與白晝之間,動物與人類之間。或許,在兒童的世界裡,一套固定的秩序尚未成形,而事物的界線依然顯得模糊。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
  • 眾多線條組成,平整的、曲線的、放射開展,組合為54符號。
  • 精神的毀滅、肉體的毀滅、信仰的毀滅、國家的毀滅,而我們依然繼續。
  • 一幅充滿慾望的狂想,傳承高雄電影節無限想像奇幻風格。
  • 不只是戰鬥民族而已,深入了解東斯拉夫文化的憂傷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