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東西刺著她的髖骨處,她把手探到腿下,摸出一支不比手指長的小塑膠矛──沒什麼好驚訝的,因為她總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一些小小的武器。「這是你掉的矛嗎?」她問,「還是這是權杖?」林肯沒回話,但已經從她攤開的手上拿走那根塑膠棒。他顯然一直在等著坐到她腿上──他往後退,舒服地歇在她腿上,而身上乾淨得連一粒沙子也沒有。這孩子很有潔癖;像手指畫那種東西他從來不喜歡。「媽咪,妳想不想要一個鼻子?」林肯開口問。

送走了去年大獎贏家以色列電音創作歌手Netta Barzilai,2019年歐洲歌曲大賽獎座再度回到歐洲本土,由荷蘭浩室樂手Duncan Laurence的〈遊樂場Arcade〉奪得。與其他國家推出的華麗歌曲相比,〈遊樂場Arcade〉是一首相當清新簡單的流行情歌,沒有任何要拯救世界的壯志,也沒有打算向眾人傳遞什麼政治正確的訊息。Duncan Laurence用英語輕輕慢慢的唱一首關於「沒有回報的愛」的歌曲,就連編曲也盡可能不繁重,讓人聲與琴聲柔和迴盪。

作為趙德胤第五部劇情長片,灼人秘密無疑是其生涯以來最大膽的嘗試,第一次拍心理驚悚片,就像第一次騎腳踏車,雖然歪歪斜斜,但仍然成功迎風而行,走出詭譎怪異的邪道,並遊走在邪典與大作之間,更重要的是,作為心理驚悚電影,其並非一部劇透了就被榨乾價值的電影,其秘密並不存在於迷宮中心,而存在於迷宮的轉角與牆面。

  • 雖然是蝴蝶,卻被人說像是羅夏克墨漬測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2019金馬奇幻影展邁入第十屆,今年的視覺主題是: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