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談論越境這件事或多或少讓我覺得有點無奈,並不是說《越境》這本隨筆集不好,事實上非常有趣,也很好閱讀。讓我無奈的是將東山彰良的作品歸類在越境文學的這件事情。當然,把一件事物歸類是人思考世界的必然方式,畢竟我們永遠不可能收集到完整的訊息再做判斷,先將事情歸類,這對人類的溝通是有幫助的。

2020年,住在德國柏林的冰島音樂家 Daði Freyr 本應帶著在網路瘋傳的熱門歌曲〈Think About Things〉代表冰島參加2020年的歐洲歌曲大賽。但很顯然,這件事不會發生:歐洲歌曲大賽因武漢肺炎取消。

長期執導電視劇和電視電影的導演托爾扎哈維,於《交響狂人》中選擇以柏林歌劇院總監丹尼爾巴倫邦曾以1:1比例湊集以色列與阿拉伯音樂家,期望能藉由音樂消弭仇恨的創舉事件,將之作為《交響狂人》的敘事核心進行改編。《交響狂人》援引真實事件作為電影的基底,再以音樂、溝通和生命(仇恨)根源三項子題作為電影的敘事經緯,交織出精采動人的作品。

  • 穿越時空,喜迎雄影20週年。對城市有想像跟期許才會有電影節。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可喜可賀,武漢肺炎疫情稍有緩解,台北電影節按照原訂日期開跑。
  • 那些磨損耗竭你的青春的國民教育時光,應該這樣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