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會創造出一種系統,裡面最瘋狂、最殘虐的暴力均有其合理而且實用的邏輯。它是必要的,必然有所回報。毒品不若我們想像的那樣,毒癮亦非我們所習知的那般,而毒品戰爭更不是政治人物推銷了百年不歇的那種商品。

事情或許也不盡然樂觀。樂團唱道:「如果我手上有一把AK,我一定把妳轟回老家!」如果女孩果真長得像是自己的親戚,那麼這裡說的「老家」無非就是主角原來的部落。主角很可能即是從那處家鄉來到城市中。這麼一來,這句歌詞便透露了回家的想望。

奇怪的是,許多人常以「拍不好」來否定一部電影,卻往往很能包容「拍得好」但故事爛的東西。就「技術上」而言,你當然可以說《台北物語》是一部粗糙的影片,甚至比學生製片的品質還要差;然而它也絕非爛片,至少它具備了一個非常重要且根本、也是現今台灣電影最欠缺的元素,就是它有一個非常好的劇本。

  • 「看見了音樂,於是聽見了故事」,2017台北電影節如今展開。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2017年金馬奇幻影展將於4月7日在台北盛大開幕,今年你也準備好了嗎?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不只是戰鬥民族而已,深入了解東斯拉夫文化的憂傷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