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末期和文藝復興初期,貴族的舉動也是放貸變遷的關鍵影響之一。除了國王與貴族的信用低,皇室金庫裡的錢財價值也保不住。放貸因此漸漸步入新的發展階段,而其罪惡性終於打開了一個缺口。

剛果裔比利時饒舌歌手Damso經常思考人類存在的本質,他說:「我常捫心自問關於死亡的事情,但不是對於身體死掉,而是生活的死去。有些人活著,卻活得像死了一樣。他們不求努力進步,但我知道人生苦短,因為我見過一個人就那樣死在街頭。所以這個問題告訴我:我們怎能缺席自己的人生呢?」

《偷畫男孩》的攝影從第一秒就相當搏人眼球,無際的沙洲、海鷗和濱海帶來一種遼闊的體驗,穿著納粹軍服的男人眺望遠方,一旁有個男孩,他們一同尋找到另一個畫家。畫家是男人的朋友,這是一個小鎮,然而權力帶來的神經質反應即將席捲男孩的生活,就從一紙禁畫令開始,而男孩的兩個父親即將決裂。

  • 穿越時空,喜迎雄影20週年。對城市有想像跟期許才會有電影節。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可喜可賀,武漢肺炎疫情稍有緩解,台北電影節按照原訂日期開跑。
  • 那些磨損耗竭你的青春的國民教育時光,應該這樣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