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的名字叫做〈沙漏〉,與書名互相呼應。所有的信念都像是沙漏,隨時間慢慢流失直到一滴不剩。《一點一點流光》既可以解釋成「流動的光線一點又一點」,也可以解釋成「流失到一點都不剩」。前者的流光,是擊空明兮溯流光的流光,後者的流光,則是流到空空如也的流光。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是一次財富重新再分配。有些人踩著別人的屍體發大財,有些人被無情捨棄墜入無底深谷。《分秒幣爭》紀念了韓國1997年面臨金融危機並加入IMF而被印上「國恥日」的過去。本片對話雖然穿插不少經濟名詞,但韓國電影近年對於歷史事件詮釋的特別到位,不僅演員操作起來毫不生澀,更因為這是關乎每個國民的重大事件,同樣逃不過2008年金融海嘯的臺灣應該同樣有感。

  • 如果不看金馬國際影展,電影文青就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高塔的風不旋轉風向雞的羽片,牠以沉默報曉。」—德國詩人赫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