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補償性控制,我們可以有幾個選擇。其中一個最常見的方法是相信自己有一個力量強大的盟友。譬如以慈愛、全能的神作為中心思想的宗教會讓信徒相信凡事皆事出有因,又或者務實一點,我們改而相信政府這類機關。另一個補償性控制的方法,是相信我們有一個勢力龐大的敵人。

阿姆斯壯用老式跑車比喻說:「你必須時時刻刻調整狀態,否則就會乾坐在原地等著生鏽。」他們現在每週練團多達六次,彷彿是一組準備首次登台演出的高中樂團。貝斯手麥克‧迪恩特笑說:「雖然非常滑稽荒謬,但我覺得這樣很好。我們低頭莽撞地衝了二十年,卻從沒有真正抬起頭。」

今年初黃惠偵導演以《日常對話》紀錄片,在柏林影展一舉擒獲泰迪熊奬最佳紀錄片,並搭上最近在台灣同性婚姻議題的潮流,近日上映時備受矚目。引人注目的不只是導演跳牽亡陣的庶民背景,還有童年創傷的勇敢剖露。片名《日常對話》分外引人深思:傷痛怎麼會是日常呢?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2017年金馬奇幻影展將於4月7日在台北盛大開幕,今年你也準備好了嗎?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不只是戰鬥民族而已,深入了解東斯拉夫文化的憂傷與美麗。
  • 精神的毀滅、肉體的毀滅、信仰的毀滅、國家的毀滅,而我們依然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