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猶豫或許出於個人的恐懼,或許出於個人對於風險的理性計算,但從集體的角度來看,此種決定卻會增加疾病在社區中傳播的風險,還有可能導致疫情警戒級數無法下降,連帶造成集體的社會問題與經濟損失。本書在第八章以群體免疫的概念和賽局理論「囚徒兩難」的邏輯來說明此種個人決策的後果。群體免疫也是這次疫情經常聽到的字眼,從早先英國政府被懷疑打算讓疾病流行、感染相當健康人口以便達成群體免疫,到疫苗問世後出現不少關於需要多高的覆蓋率才能達成群體免疫的討論,此一概念在過程中引發不少爭議。

第一主打〈I Still Have Faith In You〉雖然聽起來「就像是原汁原味的ABBA歌曲」,但卻不是一首真正的迪斯可舞曲,而是一首帶有音樂劇風格,以柔和敘事開頭的強力民謠。編曲也捨棄了招牌的迪斯可時代強勁配樂,而引入更為纖細、扣人心弦的管弦伴奏,後製的人聲渲染亦減少許多。而且最奇怪的是,這首歌記憶點最強的地方,並非ABBA過去歌曲中女聲合唱的高音部分,而是鬼魂一般繚繞的低音呢喃:「Do I have it in me? I believe it is in there.」

電影有很多難解之謎,你很難解釋為何一個一直在修理機械的老頭會養黑色紅眼的馬,或許是因為他曾記住有個騎黑馬的獵人拯救了還是小孩的他?你也很難解釋為何D在這個有槍枝的世界,還堅持要用手中的劍來斬殺敵人,明明有車不開卻要堅持騎馬,還在大熱天穿著一身看起來很熱的皮衣在沙漠中前行,這件事連他的手都吐槽他。對,他的手上有張臉會講話,而且有別於俊俏少言的D,這張臉的話比死侍還多,但他卻肩負在D獨自行路時的氣氛調節任務,因為觀眾可能無法忍耐D一路無語。

  • 精神的毀滅、肉體的毀滅、信仰的毀滅、國家的毀滅,而我們依然繼續。
  • 非常巧的再度躲過疫情高峰如期舉辦,呼籲大家有疫苗就去打喔。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去年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停辦,今年金馬奇幻影展回來啦!
  • 居斯塔夫‧庫爾貝:「我不畫天使,因為我沒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