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被聯合國選評為2018年最快樂的國家,但是對於不了解芬蘭文化的人們來說,總會覺得納悶──怎麼會是芬蘭呢?印象中的芬蘭人總是比較嚴肅,且他們在公共場合中總是格格不入。事實上,就連芬蘭人自己也對於這個選評感到疑惑,甚至聽到這個消息並沒有特別開心呢!怎會如此呢?在這兩本《芬蘭人的惡夢》的書中,作者用一位典型的芬蘭人「馬帝」作為主角,馬帝總希望自己可以擁有個人空間、不打擾他人,且也對別人很有禮貌,他總希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是現實中總是常常事與願違呢。

送走了去年大獎贏家以色列電音創作歌手Netta Barzilai,2019年歐洲歌曲大賽獎座再度回到歐洲本土,由荷蘭浩室樂手Duncan Laurence的〈遊樂場Arcade〉奪得。與其他國家推出的華麗歌曲相比,〈遊樂場Arcade〉是一首相當清新簡單的流行情歌,沒有任何要拯救世界的壯志,也沒有打算向眾人傳遞什麼政治正確的訊息。Duncan Laurence用英語輕輕慢慢的唱一首關於「沒有回報的愛」的歌曲,就連編曲也盡可能不繁重,讓人聲與琴聲柔和迴盪。

歐容對此沒有進行任何批判,他只是呈現出教會的遲鈍,正如他只是呈現出教會的巨大,這樣遲鈍與巨大體現在培耶納神父蒼老的容顏上。他臉上的皮厚厚的,垂垂的,當他微笑時,這些巨大的肉才慢慢隨之舞動,我們不知道那是善意的微笑,還是惡意的奸笑。我們只知道他對著還沒得到正義的受害者笑,握著他們的手,並用幼時的暱稱稱呼他們,好像他們還是他玩弄於股掌的禁臠一般。而當他崩潰的告訴所有人,他早就告訴教會自己的所作所為,然而教會卻沒有幫助他,我們也不知道到底該可憐他還是該對他唾棄。

  • 2019金馬奇幻影展邁入第十屆,今年的視覺主題是:月球。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這世界難免需要超級英雄,他們的存在,是我們共享的華麗大夢。
  • 你不相信死神住在/櫻桃的太陽裡面?春天的吻/殺不死你嗎?
  • 不只是戰鬥民族而已,深入了解東斯拉夫文化的憂傷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