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爆發之前,誰知道媽咪對人生有什麼期待?我敢說一定是比嫁給一個年紀較長、戴著眼鏡的教書匠要更燦爛輝煌的日子。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粉碎了每個人的希望與期待,而她在戰爭結束後能夠投入我父親的懷抱已經是很幸運的了。戰後的日子很不一樣,嫁給一個年長的人在當時並不稀奇,因為太多年輕人戰死了。最後她下定決心接受了他的求婚,在一九一九年八月九日成為法蘭西斯‧賽爾菲太太。她在婚禮上穿了飄垂的雙層繡花蕾絲禮服,剪裁寬鬆,腰線低,整體風格走在一九二○年代的時尚尖端。衣料得來不易,因為戰後物資短缺,可她還是想辦法弄到了。

「我先是感覺到很不解,因為發生的當下我感覺到這件事情是很美麗的。但後來其他人要我懺悔,於是我才真的開始覺得,很丟臉,原來我這麼做很丟臉。」Dan Reynolds說,整個社區都知道他被大學趕出去了,而且他們或許隱約猜到原因是什麼,這讓他非常難熬,接下來一整年都在與抑鬱症搏鬥。

在看完電影之後譴責或同情片中角色,這無疑是一種天真的觀影經驗,誤把虛構的人物當作活生生的人類;更何況,一部優秀的作品通常不存在單調的好人/壞人之分,往往會保留更多的反思空間--這種看法大多時候是合理的,卻剛好不適用於《家戰》這部傑作。儘管本片的鏡頭盡責地維持中立的態度,並不時提醒觀眾不要過度帶入情感,但我們還是難以抗拒地屈服於片中的高壓氛圍。攝影機的暴力牢牢抓住了觀眾,沒有留下思考的餘裕。在這個意義上,《家戰》幾乎可以說是一部「爽片」,帶來的是感官層面的刺激與打擊。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2018金馬奇幻影展,召喚大家回到台北的電影之心──西門町電影大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
  • 當不世出的天才仍然躲在陰暗角落,當眾人尚未察覺他們的曼妙舞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