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把注意力從能動性是什麼、發生在哪裡,轉移到什麼時候會有能動性、能動性在特定狀況下屬於誰,我們或許會開始看到將演算法比喻為黑箱的概念,不只是個本體學或認識學的主張,而是一個政治的主張。把一樣東西比喻成黑箱有很多功能。演算法的黑箱不只是未知,而且在很多狀況下構成了林賽‧麥克高伊所稱的「策略性未知」,策略性未知強調「對組織和個人來說,培養無知通常比培養知識更有利」。以災難控制來說,專家宣稱無知,可以緩和大眾對於災難或醜聞究責。有策略地動員未知,組織和個人可以堅持他們不可能提早知道,或偵測到災難。

賽普勒斯東正教會要求自己國家退出2021年的歐洲歌曲大賽,他們指責愛琳娜・薩格里奴(Elena Tsagrinou)的〈El Diablo〉使國家的道德基礎淪為國際笑話,因為它宣揚「向魔鬼投降並崇拜魔鬼」的理念;另一個東正教國家俄羅斯也出現雜音,保守派團體指控曼尼查‧桑金(Manizha Sangin)的〈Russian Woman〉歌詞「煽動仇男情緒,破壞傳統家庭的根基」。

《阿依達的救援行動》是一部殘酷的電影,殘酷在於片中並沒有任何的奇蹟,而只有現實。這個現實並非是說對當時歷史環境的重現,而是對於一種永恆情境的塑造,那麼奇蹟是什麼?奇蹟是一種神聖的偶然,這部片裡沒有什麼神聖的偶然,只有人與人間的談判。

  • 去年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停辦,今年金馬奇幻影展回來啦!
  • 居斯塔夫‧庫爾貝:「我不畫天使,因為我沒見過。」
  • 經歷疫情的延宕,第12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捲土再起。
  • 嬉皮、希區考克、迪倫,關於承先啟後的60年代你了解多少呢?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