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學過量化分析方法的文科生就等同於沒有「硬」技能或相關能力這種謬論,也必須加以破除。為此我們得回頭探討法芮德.札卡瑞亞等眾多人士對人文教育所傳授的思考、探究、問題解決及溝通這些基本方法所提出的論據。這些技能的養成之所以被誤以為不夠嚴謹,其癥結點之一有可能是曲解了人文科目。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我們的父輩》德文片名直譯成中文為「我們的母親、我們的父親」,直接且平淡,沒有過多的贅述。故事才進行到一半,所有人都因為戰爭的殘酷而改變了。原本的書卷少年在上了戰場後,變得能正面朝敵軍的臉上開槍,甚至吊死敵人;原本的賢淑少女在前往前線當護士後,變得在急救傷患時,雙手沾滿鮮血也不吭一聲。當被問到為什麼轉變如此大時,少年說:「很簡單,你不殺人,人就殺你……確定的是,沒有人能再和從前一樣。」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2018金馬奇幻影展,召喚大家回到台北的電影之心──西門町電影大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嬉皮、希區考克、迪倫,關於承先啟後的60年代你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