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的名字叫做〈沙漏〉,與書名互相呼應。所有的信念都像是沙漏,隨時間慢慢流失直到一滴不剩。《一點一點流光》既可以解釋成「流動的光線一點又一點」,也可以解釋成「流失到一點都不剩」。前者的流光,是擊空明兮溯流光的流光,後者的流光,則是流到空空如也的流光。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幸福定格》原指拍下婚紗照的瞬間,婚姻是否就停留在那麼夢幻美麗的時刻裡,甜甜笑容加上深情對看,這就是幸福該有的樣子吧?人們希望成為所有人目光的焦點,永遠的男女主角和公主王子;只是進入婚姻後,能成為另一半的主角、目光焦點就是最美好也最重要的角色設定。而幸福,從來不會以靜止的方式呈現出來。

  • 如果不看金馬國際影展,電影文青就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高塔的風不旋轉風向雞的羽片,牠以沉默報曉。」—德國詩人赫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