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種族主義科學可能會消失嗎?由於社會不斷向著更進步、更寬容的價值觀邁進,因此那些深信某個群體天生比其他群體更聰明或健壯的種族主義科學總有一天會消失?那你就錯了。科學記者安琪拉‧賽尼說:「知識領域的種族主義始終存在,它是存在於學術界核心的一顆有毒小種子。無論你以為它死得多徹底,但它只需要一點點水就會捲土重來,而現在的環境正下著傾盆大雨。」

送走了去年大獎贏家以色列電音創作歌手Netta Barzilai,2019年歐洲歌曲大賽獎座再度回到歐洲本土,由荷蘭浩室樂手Duncan Laurence的〈遊樂場Arcade〉奪得。與其他國家推出的華麗歌曲相比,〈遊樂場Arcade〉是一首相當清新簡單的流行情歌,沒有任何要拯救世界的壯志,也沒有打算向眾人傳遞什麼政治正確的訊息。Duncan Laurence用英語輕輕慢慢的唱一首關於「沒有回報的愛」的歌曲,就連編曲也盡可能不繁重,讓人聲與琴聲柔和迴盪。

而當一個人對暴力有所覺察,他必然已經設想到自己或自己珍愛的人有可能成為受害者。暴力尚未發生,但暴力已經藉由可能性滲透入受害者的頭腦,於是暴力不再是陰影裡那不可描述者,它具備了理由、具備了對象、具備了正當性,於是暴力不再是令人畏懼的,而是令人興奮且帶來狂熱的,因為當受害者決定成為加害人時,他便獲得了力量,而暴力也獲得了新的奴僕。

  • 雖然是蝴蝶,卻被人說像是羅夏克墨漬測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2019金馬奇幻影展邁入第十屆,今年的視覺主題是: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