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主導了我們「所有的」時間。作者提到大多數人忽略的重點,工作控制我們的時間不只有合約明定的時數,除了無薪的加班外,我們也並非一下了班就完全擺脫職場的束縛,如果工作太累,平日的晚上只能拿來休息,為隔天上班做準備,所謂的週末也不過區區兩天,且被明確規範限制,這些根本不算能長期妥善運用的自由時間。對於零時契約(zero-hour contracts)或自雇的不穩定勞動者而言,想生存甚至不能奢望多少休息時間。如果受不了現有的工作,或是失業中,求職的過程更是極度耗時傷神。

剛果裔比利時饒舌歌手Damso經常思考人類存在的本質,他說:「我常捫心自問關於死亡的事情,但不是對於身體死掉,而是生活的死去。有些人活著,卻活得像死了一樣。他們不求努力進步,但我知道人生苦短,因為我見過一個人就那樣死在街頭。所以這個問題告訴我:我們怎能缺席自己的人生呢?」

父母在車禍中雙亡的女孩安達桃子,放棄升學獨自撫養三個弟弟長大,終於家裡的長男即將大學畢業,桃子也依隨自己的心意交了男友,但這個男友的身分卻曾是受刑人。在社會極度嫌惡犯罪者,不管青紅皂白一律抹殺的前提之下,桃子與吉岡在工作場合一同計畫聖誕節活動而萌生的戀情,本來註定還沒開始就該結束。觀眾等待的是究竟桃子與她的親友要怎麼面對吉岡的過去,而誰又會先感覺到相信對方太過困難而放棄。不過,觀眾期待的事情幾乎都沒發生,這不是過去看過的任何一種劇本。

  • 穿越時空,喜迎雄影20週年。對城市有想像跟期許才會有電影節。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可喜可賀,武漢肺炎疫情稍有緩解,台北電影節按照原訂日期開跑。
  • 那些磨損耗竭你的青春的國民教育時光,應該這樣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