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詩人奧克塔維奧.帕斯曾說過一段名言,他說紐約、巴黎、倫敦等西方城市的人,光是說出「死」這個字,就好像會「燙到嘴」一樣,而「另一方面,墨西哥人則訪之、戲之、撫之、共眠之、思之想之。是最愛的玩具,也是最海枯石爛的愛。」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導演刻意於《北方一片蒼茫》植入當今中國北方農村的眾生相:人口販賣、留守兒童、人口老化、人才流失、外地打工族等問題,表面看來「低端人口」不幸的問題歸咎於一切早已記載於生死簿的無能為力,但再仔細洞察,註解於各個問神事件下的批判,可不僅僅只是拿來共勉於觀眾的道德勸誡,反而更傾向於將悲劇的源頭指向於人。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2018金馬奇幻影展,召喚大家回到台北的電影之心──西門町電影大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嬉皮、希區考克、迪倫,關於承先啟後的60年代你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