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語言》可以作為一本義大利語學習日記閱讀,更是一本極其困難的非母語創作的嘗試,它代表鍾芭‧拉希莉找尋自我的決心。透過閱讀,我們更能明白夾在三種語彙虛空的三角之中,鍾芭‧拉希莉對己身身分認同的焦慮。於熟悉的語言環境中,永遠因為外表或膚色被當作外國人,說著一口流利的義大利文,受到的待遇及卻遠遠不如根本不熟該語言的丈夫,只因他的外貌及名稱酷似義大利人。收錄在〈牆〉的段落,滔滔述說的偏見歧視,真實的有些刺痛。

Billie Eilish的床邊有面被布蓋住的牆,牆上畫著過去幾年她用黑色麥克筆紀錄的情緒和想法,她說:「當你把布揭開,你會看見完整的噩夢。如果你在別人家看到那面牆,你會想盡快逃離。」她解釋說:「這是我的腦袋——我對所有事物的靈感。」

《大體臨門》以不落俗套的幽默和惡趣味,述說了一個中產家庭為過上更好的日子而做出極大犧牲和奮鬥的故事,同時也諷刺現今社會上爭名逐利的貪婪之輩。

  • 2019金馬奇幻影展邁入第十屆,今年的視覺主題是:月球。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這世界難免需要超級英雄,他們的存在,是我們共享的華麗大夢。
  • 你不相信死神住在/櫻桃的太陽裡面?春天的吻/殺不死你嗎?
  • 不只是戰鬥民族而已,深入了解東斯拉夫文化的憂傷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