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投擲的石頭顯然沒有殺死歌利亞,只是將他打昏,為自己爭取時間把他的頭割下。其中最誘人的一個細節是石頭砸進他的額頭(不是太陽穴)。請問歌利亞在被石頭砸中之前到頭被大衛割下,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有一天,音樂家突然失去了語言和音樂能力,那會是多麼恐怖的惡夢?對於西岸小有名氣的韓美混血DJ「TOKiMONSTA」來說,這場惡夢是她的親身經歷。

我絕對沒想到,最後是在映後座談跟導演說:「看完我整個人沮喪到沒辦法跟朋友推薦這部片…」為什麼一部滿是女人的電影,卻看不到任何女性價值?只有女性對女性深深的仇恨?我還記得發問當時,全身顫抖的衝擊。

  • 一幅充滿慾望的狂想,傳承高雄電影節無限想像奇幻風格。
  • 電影既視,無懈形式──與羈絆/伴共舞的女性影展第24屆。
  • 絕非爆炸性的事件,不過就是化學家的遺願──願世界和平,理想繼續。
  • 「看見了音樂,於是聽見了故事」,2017台北電影節如今展開。
  • 那些童話以奇妙繽紛的色彩,保護我們不接觸到亂石嶙峋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