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沮喪失意、陷入谷底的蒙古人相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出現, 讓中國人變得充滿自信。他們變得比以前更看不起蒙古人,認為蒙古人是文明低下的民族。如果是一九四九年之前,中國人還有自覺, 知道自己是向蒙古人借土地生活的外來者,但現在成了「站起來的中國人民」之後,不僅在蒙古人的故鄉享受與蒙古人同等的權利,甚至態度一變,覺得自己更優異。對於烏蘭夫而言,身邊的中國人幹部, 他們蠻橫的行為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紅盒子》除了揭露陳錫煌師傅欲脫離父親國度的掙扎外,也迎來布袋戲的遲暮。布袋戲本是某些人們的生活工具,但它在台灣社會變遷的過程中,偶被高高舉起,偶被棄於暗室,被尊為傳統藝術,也代表著它於這個現代的殘喘之姿。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2018金馬奇幻影展,召喚大家回到台北的電影之心──西門町電影大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嬉皮、希區考克、迪倫,關於承先啟後的60年代你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