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評鑑茶,看看怎樣能做得更好,」瑪莉邦莊園的唐丘里亞說:「這是為了明天的茶。」雖然在大吉嶺的莊園工作將近四十年,濃厚的鬍子開始灰白,頭髮開始稀疏,但唐丘里亞每天評鑑茶的工作依然沒有改變,而且對於身為製茶師是很基礎重要的。每一天,他跟著工廠經理為前一晚萎凋、當天早上製成的茶葉仔細取樣。

《Queendom》專輯有個標語,叫做「以女孩的形態當神」。這句話擷取自她自己的歌詞,Aurora說的並不是當「女神」(Goddess),而是「神」(God)。如果是當女神,意味著她不可能是唯一真神,也不可能是她的世界中唯一重要的力量來源。因此,她說的是當「神」,不是從神這個字根變出來的什麼次級附屬品。

大衛在那間寢室中所見到的自己的一生,也正是隱喻人類的生命短暫。不過將個體的生命放大來看,人生卻又像是無限地長久。片尾的嬰孩,正是生命永不止息的象徵,他代表宇宙和時間永恆的存在,我們在宇宙中是多麼的渺小、卻又是多麼偉大。大衛當時在神秘臥房裡用餐時打破的酒品,杯子的碎塊最後消失了,唯獨飲料的污漬還留在地上,這就如同佛學中所提到的,有形的肉體會消逝,但存在於肉體中的靈魂將永不滅亡。看似白駒過隙的生命,實則是永恆。

  • 帶走我的罪,我就能變乾淨。洗刷我,我就比雪還要潔白。
  • 當黑夜降臨,你始終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從未真正遠離。
  • 2018金馬奇幻影展,召喚大家回到台北的電影之心──西門町電影大街。
  • 於是我們發現,最危險的未來存在於完美的幻夢之中。
  • 嬉皮、希區考克、迪倫,關於承先啟後的60年代你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