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格審視了把裸體女性描繪成被動的欲望對象,以迎合男性窺淫癖的西方藝術傳統,他寫道:「男人窺視女人,而女人看著自己被他人注視。」雖然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熱愛繪製古典裸體畫,但他們尤其喜歡帶有道德色彩的宗教題材,丁托列托的《蘇珊娜與長老》一直深受人們喜愛,伯格寫道:「我們都加入了長老的行列,監視著蘇珊娜洗澡。她回看我們注視著她。」伯格認為,無論這幅畫是當成藝術品繪製,還是當成軟色情圖片進行複製,其意圖都一樣,他寫道:「女性被描繪成跟男性截然不同的形象,並不是因為女性和男性不同,而是因為『理想的』觀眾總是被假定為男性,而女性形象則是為了迎合男性所設計。」

喬治‧哈里森的第一首個人冠軍單曲〈My Sweet Lord〉在搖滾樂史上獨樹一格,因為它與世俗背道而馳,這是一首獻給造物主的情歌。當然,海灘男孩的〈God Only Knows〉和諾曼‧格林鮑姆的〈Spirit In The Sky〉都開過先例,但〈My Sweet Lord〉有所不同:歌詞中提到40次「上帝」,16次「哈利路亞」和9次「哈瑞奎師那」。就像約翰‧藍儂在1970年調侃哈里森的歌曲時所說:「每當我打開收音機,聽見的都是『哦,我的上帝』,聽到連我都開始覺得上帝真的存在。」

對自己作品《下女》的翻拍,金綺泳的這部作品我只能說是一部「全員瘋狂中」的魔性電影,在大多時候裡頭的演員都像著了火一樣相當過火,無論是禁慾導致暴走的作詞人丈夫,還是要女僕不惜殺人也要別讓丈夫出軌的太太,或者是與片名火女相稱的女僕,尹汝貞真的好會演,演出這個又可憐又瘋狂又可惡的女子。

  • 精神的毀滅、肉體的毀滅、信仰的毀滅、國家的毀滅,而我們依然繼續。
  • 2022年,俄羅斯被禁賽的歐洲歌曲大賽,簡直超清爽!!
  • 恭賀今年最佳金馬紀錄片得主,《時代革命》。
  • 女性主義導論早就已經上完了,麻煩各位同學翻到第二章。
  • 非常巧的再度躲過疫情高峰如期舉辦,呼籲大家有疫苗就去打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