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莉‧賓德爾:我不想成為TED講者的原因

 英國女性主義學者朱莉‧賓德爾投書《衛報》抨擊TED演講。

 

  「想像一下這幅景象:在漆黑的禮堂內,一群虔誠專注的聽眾盯著前方,屏氣凝神注視大螢幕上無人能破譯的圖片。接著,一個萬眾矚目的人昂首闊步地走到聚光燈下,他戴著耳機手拿投影片遙控器,光彩奪目的造型和整齊的衣著打扮。當他準備演講時,現場安靜到連針掉下來的聲音都能聽見,隨後他說出第一句話:『你以為,世界是圓的,但今天我會讓你開始相信,它其實是方的。』」

 

  這幅景象虛偽、做作與尷尬,也是英國女性主義學者朱莉‧賓德爾(Julie Bindel)覺得TED演講已經走火入魔的主因。她日前投書《衛報》抨擊,在這個滿街都是「思想領袖」的年代,真的需要那麼多自命不凡的講者告訴我們世界長什麼樣子嗎?賓德爾認為,全球蔓延的TED演講在自訂的標準化格式之下,已經不僅是知識的傳達,更大程度上是一種劇場表演,而且是很爛的那種。她寫道:「我無法忍受講者精心排練的踱步方式,討厭他們傳達資訊時的浮誇態度,被台上那個自信過頭而且自鳴得意的『思想領袖』當成傻瓜,更是完全讓人無法忍受。」

 

  賓德爾提到自己一些朋友也做過TED演講,她尊重他們付出的心力。但深入的想這個問題之後,她腦中浮現卻是更多的疑問:在今日社會中,TED演講為何如此受歡迎?觀眾為什麼願意付幾千美元買票進場?為什麼有些人處心積慮想登上TED舞台?更別提主辦單位根本不願付一毛演講費給講者

 

  「TED的宗旨相當冠冕堂皇,其官方網站寫著『為思想家、夢想家和教師提供平台傳播絕妙創意的思想……此目標的核心在於堅信沒有任何力量比想法更能改變世界。』但是,當演講風格重於實質內容時,很難讓人相信它真能改變世界。」賓德爾說。

 

TED演講的基本舞台配置。

 

  那些被受邀為「可能的TED講者」的候選者必須先參加好幾次試鏡,假如他們最後被選上還要先進行多次彩排演練,等TED認為講者準備好了才能上台。賓德爾認識的一名TED講者為了參加試鏡,大老遠自費機票從倫敦飛到紐約,只希望有幸能在公開場合演說和推銷幾本書。所有的演講橋段都經過精心安排和無數次排練,以至於那些看似恰到好處的停頓和即興亮點也顯得相當虛假做作。

 

  她形容:「這些被TED訓練出來的演講機器人在舞台上走來走去、做出手勢和擺出早就預備好的微笑和皺眉。就像在看一場業餘拙劣的戲劇表演,對象是那些想當知識分子又當不上的人。」許多講者只是不斷重複陳述顯而易見的事實,卻演得像是再次發現相對論那樣浮誇。他們所做的,不過是透過裝腔作勢的手勢、排練過的停頓和刻意的演說特色,將原本很簡單的想法包裝成複雜難懂的藝術。

 

  賓德爾說:「讓我們瞧瞧某些演講到底長什麼模樣:『為何慈善商店應該取代高級時髦的設計商店?』、『擁抱開放性和做你自己』(這個主題大約有一萬種版本)、『學校殺死創造力』、『孩子應該自主學習』、『我們都把鞋帶綁錯了──教你如何綁對它』,還有我個人最愛的經典『我沮喪是因為鳥事太多,假如事情沒那麼糟糕,我們就不會得憂鬱症也不用吃藥』。」

 

  賓德爾幾十年來到過大大小小的場合演講,演講開始前她總是特別緊張。這個問題曾經非常困擾她,但後來她才意識到「緊張其實是對聽眾的尊重」,她說:「為什麼有人願意花錢去聽一些自信心過剩的人講那些排練過幾百次的話?或者應該說我為什麼要特地去看他們的成果發表會?」

 

  賓德爾相信TED演講還是有一些很棒的想法,但問題是這種流於風格形式的演講,實在很難專注在內容,她說:「如果你真心想告訴成千上萬的人為什麼雞會過馬路,身體站好手不要亂動的演講很難嗎?他們真的應該嘗試沒有排練過的苦笑表情,還有拋開那些安排好的橋段。」

 

 

參考報導:Guardian

分享閱讀:

贊助我們: